• 登錄  |  注冊
  • 首 頁 綜合新聞 學前教育 基礎教育 高等教育 職業教育 家庭教育 國際教育 民族教育 思想理論 書香校園
    首頁>檢索頁>當前

    突破關鍵因子,閃耀素質教育之光

    —— 我眼中的新教育实验

    發布時間:2018-09-12 作者:成尚榮 來源:中國教育報

    18年前,朱永新教授《我的教育理想》一书出版了。这成为新教育实验诞生的标志。18年来,朱永新和他的团队,将问题导向与使命导向结合在一起,把教育理想扎根在中国大地,扎根在校园,新教育实验不断开掘、不断发展,逐步完善了新教育的育人范式。与此同时,朱永新以他的实践哲学与美学方式,影响着学校,影响着中国基礎教育改革,彰显着重要的引领作用。

    作为以理想主义和田野行动为主要特征的新教育实验,在高举理想主义的大旗、唤醒教师的生命激情和教育梦想的同时,特别强调田野意识与行动精神。而这样的田野意识、行动精神,是有“田野设计”与行动框架支撑的:有营造書香校園、师生共写随笔、聆听窗外声音、构筑理想课堂、研发卓越课程、缔造完美教室、家校合作共育等十大行动,以及晨诵、午读、暮省的生活方式等,还分别就艺术教育、科学教育、生命教育等做专题研究。

    新教育實驗以專題的方式作爲行動的主題,一個個專題即一個個行動;專題與專題、行動與行動之間相互銜接、相互促進與推動,形成行動鏈條,讓計劃逐個落實。這一行動鏈中有幾個重點,形成了突破點,演繹爲生長點,進而成爲行動的動力源,推動了新教育的深入發展,成爲影響素質教育的幾個關鍵因子。

    关键因子之一:营造書香校園

    新教育创生了“書香校園”概念,倡导“营造書香校園”。新教育的阅读理念、推进机制、营造方式以及研究、实验的品质,不仅在实验地区和学校得以落实、体现,而且产生了辐射作用,影响了一大批学校。

    朱永新有著自己獨特的閱讀理念。“一個人的精神發育史就是他的閱讀史。”“一個民族的精神境界取決于這個民族的閱讀水平。”他的這兩句話已成爲當下中國閱讀活動的核心概念和主流話語,讓閱讀站到了個人精神成長以及民族精神培育的戰略高度。至于社會,朱永新將城市的精神、氣質和品格與閱讀聯系起來,確定了“人人溢書香”“處處有書香”“時時聞書香”“好書飄書香”四個書香社會的標志,他認爲,書店應該成爲一個城市的風景線,圖書館應該成爲一個城市的精神客廳。新教育的閱讀方案影響了城市的氣質和文化品位。至于學校,朱永新認爲:“一個沒有閱讀的學校永遠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他認爲,當教師自身擁有閱讀興趣、閱讀能力、閱讀習慣的時候,教育就不用發愁了,因爲我們擁有了一雙飛翔的翅膀。的確是這樣,閱讀本身就是教育,既是教育的內容、教育的方式,更是教育的根基和境界。從國家到城市到學校,新教育建構了閱讀理念體系,改變了一個陳舊的觀念和行爲偏差:素質教育就是唱唱跳跳;告訴人們:素質教育需要唱唱跳跳,也需要讀讀寫寫,而且讀讀寫寫是素質教育的核心內容。

    新教育推进机制和营造書香校園的方式极有创意,逐步建构了自己的方法论。阅读推进的策略主要是共读、共写、共同生活,显然,只有当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阅读才会成为一种习惯。亲子共读,让父母和孩子之间有了共同的语言和密码。共同的阅读、共同的情感、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愿景,点燃了共同的生活和生命。这种具有哲学、美学深度的阅读推进方式与机制让阅读成了一种享受。

    關鍵因子之二:締造完美教室

    朱永新有個比喻:“教室就是一根扁擔,一頭挑著課程,一頭挑著生命。”生動而深刻的比喻,不僅道明課程的價值意義,而且闡明教室的地位以及由此産生的使命與責任。無論是課程還是教學,無論是理念還是具體要求,都發生在教室裏。扁擔,是種工具,也是一個支點。工具與支點都可以撬動,但工具撬動的是教學改革,而支點可以撬動整個地球。在一個偌大的教育改革系統中,新教育實驗把締造完美教室當作關鍵因子,既是對現實狀況的反思與判斷,也是理論上的深思與選擇。

    新教育實驗的教師這樣诠釋教室:“教室是我們的願景,是我們想要到達的地方,是決定每一個生命故事是平庸還是精彩的舞台,是我們共同穿越的所有課程的綜合,它包含了我們論及教育時所能想到的一切,我們就是要守住一間教室,讓生命在教室裏開花。”素質教育應該發生在課外,也應該發生在教室,如果教室裏沒有真正發生素質教育,那麽課外的素質教育也不可能真正發生。教室的完美,其實是教育的完美。

    新教育力圖解決“挑扁擔的人”,即教師與學生的問題。教師與學生都是“挑扁擔的人”,其中最爲關鍵的仍然是教師。對于挑扁擔的教師,新教育將核心置于創造性的認可與開發上。于是在教室裏,誕生了新教育的獨特語言密碼:“毛蟲與蝴蝶”“犟龜”“相信種子”“相信歲月”……當教師的創造性被激發出來的時候,“扁擔”才會被挑起來。學生是不是挑扁擔的人,確實是個問題,但新教育正在破解它。破解的關鍵詞是:決定一間教室的,不是教室的好壞,而是誰站在教室裏。教師要關注教室裏的每一個孩子,守住屬于每一個孩子的日子。教師挑起扁擔的最終目的,還是讓學生挑起扁擔,學生挑起了扁擔,挑起了教室,便挑起了世界和未來。

    關鍵因子之三:建設新父母學校

    “教育,從家庭開始”,這是新教育的主張。朱永新認爲:所有人的人生遠航,都是從家庭港灣開始的,家庭是真正的人誕生的搖籃。可現實狀況是,“家庭是最容易出錯的地方”“父母是容易犯錯的人”“閱讀是最容易被忽視的事情”。如果囿于學校,而不改變家庭,教育最終也不能成功。新教育有足夠的勇氣,有開闊的視野,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爲此新教育做了整體設計,並全面實施。家長學校、家庭教育、學校合育,都在設計中有了安排,都有長足的進展和突破。值得關注的是,新教育將這些思考與安排,聚焦于一種教育形態:新父母學校。

    朱永新不贊成用“家長”概念,而代之以“父母”,首先,讓父母站在教育的角度,在概念上實現平等。在這一前提下,新教育的新父母學校有許多創新。比如,責任的明晰。“養不教,父之過”,不能將父母育子、教子的責任全部推給學校,不應存在家庭與學校所謂的“責任轉移”,家校合育在責任上雖有分割,卻應當共同擔責。又如,確立共同成長理念。新教育認爲,“只有和孩子一起成長,父母才是真正的父母”,才是“新父母”,而不是“同一個屋檐下的陌生人”。一起成長,進一步從理念上營造平等、和諧、民主的家庭氛圍,從教育者轉向成長者,在共同成長中誕生新父母、新家庭教育、新教育。再如,尋找教育的密碼。“童年時代,一天猶如一年……要進入童年這個神秘之宮的門,就必須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一個孩子。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孩子們才不會把您當成一個偶然闖進他們童話世界的人。”朱永新轉引蘇霍姆林斯基的話,期望父母成爲這個掌握密碼鑰匙的人。最後,贈送孩子們最幸福的禮物。這禮物就是那些最偉大、最美好的圖書,用圖書滋養孩子的心靈,也滋養父母的人性與人格。

    不只是以上三個關鍵因子,新教育的一系列關鍵因子和系列行動,讓教育的理想主義紮紮實實地落在大地上,讓素質教育在整體推進中有突破,在突破中整體向前,行程中一直閃耀著素質教育之光。

    (作者系國家督學、原江蘇省教科所所長)

    《中國教育報》2018年09月12日第11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中國教育報熱線影響教師的100本書我要寫教育評論教師招聘我愛校服教師大本營教育項目合作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