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在愛與對話中打開萬物之心

    發布時間:2019-12-02 作者:王利娟 來源:中國教育報

    打開《萬物的鑰匙》(二十一世紀出版社),清新宜人的氣息撲面而來,這是來自大自然的氣息。可以說,“大自然”是解讀《萬物的鑰匙》的“鑰匙”。花、木、蟲、鳥、風、雨、雲、霧……幾乎大自然的任何點滴元素都可以被作者巧妙采摘,在文字的土壤中生長出一棵一棵大大小小的“文學樹”,這也是這部作品在取材方面最引人注目的特點。由此,也許我們可以把《萬物的鑰匙》歸入“自然文學”的行列,我們會想起現代自然文學的經典之作,如亨利·梭羅的《瓦爾登湖》、約翰·巴勒斯的《醒來的森林》,或者文學色彩更爲濃郁的《花的智慧》。其實,不必遠迢迢地追溯外國文學史,在我們所熟悉的從古典到現代的中國文學中,“大自然”幾乎無處不在。許多詩文都反映著古人對自然的態度以及對人與自然關系的思考,這種思考方式呈現于現當代作家筆下依然閃閃發光。

    那麽,對于久居都市的我們,具體而言,“大自然”“自然物”究竟在哪裏呢?是不是一定要到渺無人煙的原始森林、崇山峻嶺,或者至少要驅車百余裏到人迹罕至的郊外才能“遇見”大自然、自然物呢?在作者肖定麗眼中:“大自然不僅僅是在曠野,在遠方,在傳說中,也鑲嵌在城市裏。”《萬物的鑰匙》中很多篇目都體現了作者對“身邊自然”的敏銳觀察。除了“觀”,作者還喜歡“聆聽”,如《聲音》即是這方面的佳作。實際上,肖定麗的“觀察”往往融合了多種感覺經驗,真正將視覺、聽覺、膚覺(觸覺、溫覺、痛覺)、嗅覺、味覺等多種感覺經驗綜合起來,化作細膩的文字訴諸筆端。作者還善于在觀察中融入思考。如《小雨輕輕落下》以“下小雨了”開頭,很快將讀者引入具體的雨中情景:雨點滴落于水面形成許多圓圈兒,作者沒有直接使用“漣漪”一詞,而是耐心地描繪了“圓圈兒”的變化,同時呈現了“生”與“滅”、“滅”與“生”的動態畫面,而“生生不息,似乎要一直新舊交替下去”即爲點睛之筆,這就在如此平凡的自然之景中寫出了生命的哲思。

    最讓我眼前一亮的,要數仿佛隨意點綴其中的“小詩”。如《仰望》:“因爲仰望太久,天空染藍了我的眼睛。”僅一句,仰望者之專注,天空之湛藍,一一呈現在讀者眼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鳳梨的铠甲》中“頭頂著尖利的箭葉,身穿厚厚的铠甲,卻有一顆甜蜜的心”讓人想起羅隱的“謎語詩”《蜂》以及李峤的“謎語詩”《風》。

    翻阅《万物的钥匙》,我的眼前不时浮现出《小王子》中狐狸与小王子的对话,特别是他们对“驯养”一词的探讨:“驯养就是建立情感联系。”带着爱与好奇同自然万物建立情感联系,在愛與對話中打開萬物之心,这也许是《万物的钥匙》带给我的最深的共鸣。

    (作者系複旦大學中文系博士後)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02日第1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