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四代育桃李 家风亦师风

    發布時間:2019-11-14 作者:周卓行 來源:中國教育報

    出身于書香門第的我,22歲跨入教師隊伍,至今已有10年。我的太爺爺、爺爺、外公和父親都是教師,到我這兒已經是第四代人民教師了。家風浩然,祖父輩並沒有告訴我很多爲人師表的技巧,只有無形的榜樣和潛移默化的熏陶。我們用同一種信念在相同的工作崗位上陪伴著一代又一代的學子,也書寫著自己平凡的人生。

    太爺爺17歲就被選爲當地私塾的校長,我出生時他早已仙去,我對祖輩師風的記憶始于爺爺。小時候,每到過年,鄰裏鄉親都會帶著大紅紙來請爺爺寫對聯,隨手帶著的總還有一袋花生、兩個雞蛋、幾顆硬糖。爺爺樂呵呵地給每一家“量身定做”,東家是“雞鳴喜報豐收果”,西家是“蟾宮折桂寫華章”。耳邊一聲聲“周老師”的尊稱,嘴裏一顆顆糖果的甜蜜,我的童年彌漫著墨香的味道。

    奶奶是傳統的重男輕女的老人,她一生養育了3個兒子,卻只有一個長孫,接下來都是清一色的孫女。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最小的兒媳婦——我母親身上。看到呱呱墜地的我依然是個女孩時,奶奶氣得臉色發青。年幼時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麽錯誤,可是總覺得相比于堂哥、堂姐,奶奶對我很冷淡。

    爺爺卻是對所有的孫輩一視同仁,給予一樣多的關愛,每人一個蘋果,每人一句表揚、兩毛零花錢……每當夕陽西下,孫輩們就搬著小板凳圍坐在他身邊,聽他講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看他用粗毛筆蘸著墨汁練書法,爬到他身上爭相“占地爲王”。當我有機會和爺爺獨處時,他總是用溫暖的手拉著我說:“好孩子,以後一定比男兒還強!”我好像能感受到爺爺想對我說什麽,卻又不是很明白。爺爺去世的那天,我覺得天空一片灰暗,仿佛身後的大樹轟然傾倒。我一遍遍回憶爺爺臨終前對我說的話:“還記得彩虹嗎,那是聯結親人之間的一座橋。彩虹出來的時候,爺爺就在天上看著你、保護你。”

    童年雖有陰影,但在爺爺的庇護下,我總能看到彩虹。從爺爺身上,我知道了何爲“潤物細無聲”,也知道了“公平”對每個人的重要性。每個人的身份和處境不同,但人人都需要維護自尊、自信和對未來的希冀。

    父親37歲時被任命爲我所就讀小學的校長,別看我是他女兒,其實我和其他同學一樣,對他即畏懼又崇敬。畏懼的是他每日巡視校園的身影,是他對學生們的高標准、嚴要求;崇敬的是他在國旗下講話的出口成章,是他對教育孜孜不倦的追求和突破。

    時光沖淡了兒時的記憶,唯獨卻還記得五年級的那個冬天,江南百年一遇的大雪紛飛,把校園裝扮得像童話裏的雪國。孩子們在教室凍得瑟瑟發抖,又忍不住把眼睛不停地往外偷瞄。父親一聲令下,各班取消下午最後一節課,由班主任帶隊赴操場打雪仗!忘不了腳踩積雪的興奮,忘不了熱火朝天的歡呼,更忘不了同學們偷偷跟我咬耳朵:“你爸爸真棒!”

    更多的時候,父親是一位銳意進取的教育工作者。在位20年,正逢素質教育推廣之際,他開設了當地學校第一個興趣班,目標是讓每個孩子學會一門樂器;他大力支持體育課程發展,希望每個學生都能強健體魄;他帶領學生們走出農村,參加各類區級、市級活動,屢屢拿下大獎;他沖破萬千險阻拆危樓、建校舍,承諾給每個孩子安全的學習環境……他堅毅挺拔、不知疲倦的形象,成爲無數學子心中的英雄。現在每次回老家,我總能遇到父親的學生們,有的和我同齡,有的已白了頭,他們總喜歡拉著我問:“周校長最近還好嗎?身體健康吧?有什麽需要我們做的嗎?”

    從父親身上,我知道了什麽是“俯首甘爲孺子牛”,也體會了“桃李滿天下”的幸福感。父親總說:“政聲人去後,民意巷談時。不用急著證明什麽,要經得住時間的考驗。”

    大學畢業後,我成了一名高中心理教師。雖說出自教師世家,可初入職場的我還是感到茫然,尤其是任教一門冷門學科,當我看到同事們每天埋頭批改作業時,當我聽到學生們熱烈地討論數學難題時,當大家爲小高考、高考成績歡呼雀躍時,我不禁扪心自問:我該做些什麽?我的價值在哪裏?

    也許是親人間心有靈犀吧,中風多年的外公臨終前爲我寫下了3條箴言:工作上要做到兢兢業業、銳意進取、追求卓越,有特色成績;人際關系上要做到謙虛謹慎、戒驕戒躁、修身重德、爲人師表;經濟上要做到清清白白、絲毫不差。看到外公的字條,我不禁潸然淚下,外公當了一輩子教師,他放心不下初爲人師的外孫女,把自己畢生的經驗凝聚成幾句話來囑咐我、引領我。我一遍遍地琢磨,什麽是兢兢業業和特色成績,什麽是戒驕戒躁和爲人師表。思來想去,唯有做好手頭的每一件事,上好每一堂課,做好每一次心理輔導,辦好每一次心理活動……

    當我開始踏實做事、認真育人時,漸漸地就成了學生最信任的大姐姐、班主任所依賴的智囊、校園裏的一顆定心丸,而我的未來也逐漸明朗。感到勞累、遇到困難時,總會拿起抽屜裏那張發黃的字條看看,好像看到了外公用顫抖的手在紙上一筆一畫書寫的樣子。這大概就是“春蠶到死絲方盡”吧!學科再小,也有存在的意義,工作再不起眼,也有其自身的價值,而人生的價值要靠自己奮力贏得。

    如今,我已步入而立之年,每當走進校園、看到學生,總能感覺到肩頭的重量,左肩承載著親人們的期望,右肩擔負著孩子們的未來。一路走來,留在背後的是辛酸和艱難,迎面而來的是堅定和希望。

    (作者單位:常州市第一中學)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14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