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校园欺凌发生时 如何保护“少年的你”

    發布時間:2019-11-14 作者:本报记者 杨咏梅 來源:中國教育報

    新近發布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增加了有關防控學生欺淩的強制報告制度和預防教育機制,近期熱播的電影《少年的你》也讓人們再次聚焦校園欺淩這個世界性難題。據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的全國調查數據,將近一半(49.6%)的初中生遭受過言語形式的校園暴力,37.7%的初中生遭遇過關系欺淩,19.1%的初中生在校園裏遭受過身體上的暴力傷害,網絡欺淩的發生率也達到了14.5%。

    11月1日,中國教育報家庭教育公開課“今天,我們怎樣做父母”邀請到中國教育學會中小學安全教育與安全管理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北京青少年法律與心理咨詢服務中心主任宗春山和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嶽坤,討論如何預防和應對校園欺淩。兩位嘉賓尤其關注到校園欺淩中的隱性欺淩和改變旁觀者態度的關鍵性作用。

    欺淩與犯罪僅一步之遙

    北京5名少女因毆打、辱罵同學造成其中一人精神抑郁被判有期徒刑;西安17歲少年跪地遭7名男女輪流毆打後不幸離世;4名女生在教室內輪流暴打一名短發女生,十多個同學圍觀,卻無一人上前阻攔施暴者……這些孩子一開始是在鬧著玩嗎?哪些行爲可稱爲欺淩行爲?

    宗春山認爲,在5種校園欺淩事件(身體欺淩、言語欺淩、財物欺淩、關系欺淩、網絡欺淩)中,首要的判斷指標是“不對等”。欺淩是一種不對等的攻擊行爲,包括力量的強弱、地位的高低、年齡的大小,以及欺淩者的獲勝感與受害者的痛苦羞愧這種情緒的不對等。還有三個關鍵點是動機出于蓄意或惡意、行爲上是欺負或侮辱、造成被欺淩者的身心傷害。

    宗春山特別強調:“尤其要關注受欺淩者的感受,是不是鬧著玩,要問問弱者,弱者說我受欺負了,那就是欺淩行爲。”

    什麽樣的孩子容易被欺淩?《少年的你》的女主角說“我沒有朋友”,這算她被欺淩的原因嗎?宗春山認爲,除了殘障、身材矮小、家庭貧困、性格軟弱、不善表達等特征,沒有社會支持系統落單的孩子也容易被欺淩,“比如中途轉學,帶著口音,孤立無援,加上初高中競爭非常激烈,新初一、高一重新組班等,都是家長要格外在意孩子是否被欺淩的時間節點”。

    什麽樣的孩子容易成爲欺淩者?宗春山發現,除了身體強壯的、自我中心的、家庭條件優越的、被老師寵愛的班幹部等,“還有一些是學習失敗者,嫉妒攻擊學習好的孩子,通過欺負人獲得存在感,也是很明顯的特征”。

    嶽坤認爲,校園欺淩多發生在青少年時期,這時大腦前額葉皮質負責自控的部分還沒有發育成熟,自控力比較弱,容易沖動,“如果來自學校和家庭的行爲規範指導不夠清晰或者缺失,有些孩子往往不能正確認知行爲的邊界,甚至不知道赤手空拳也可以把人打死,欺淩事件離犯罪真的就是一步之遙”。

    宗春山認爲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爲欺淩者,有些欺淩者本身就曾經是受害者,學會了用欺負別人來防禦和保護自己。他說:“欺淩者的共同點是社會規範不清晰、人際交往不成熟、情緒表達有問題,所以家長要教會孩子識別自己的情緒,適度表達自己的情緒,培養情緒自控力。”

    不可忽視關系欺淩和言語欺淩的傷害和影響

    “學習好的孩子也會被欺淩。”嶽坤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有個非常優秀的美國同學,高中念的是公立學校,就因爲愛學習而被其他孩子視爲怪咖,遭到聯合孤立,被起外號、傳謠言,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嶽坤說:“即使是受老師歡迎的孩子,因爲和其他孩子‘不一樣’,也可能受到欺淩。尤其是隱性的關系欺淩,不理你,把你當空氣一樣忽視你的存在,這種被邊緣化、被排斥的欺淩,沒有留下身體上的傷害痕迹,不容易被發現,甚至很多人不認爲那是欺淩,卻往往給被欺淩者留下持久的心靈創傷。”

    宗春山補充道:“關系欺淩有時候連話都不用說,比如一個剛到美國上學的亞裔學生,中午在食堂坐在兩個白人學生旁邊,那兩個學生互相對視一眼,端起盤子就起身離開。這飯還怎麽吃下去?這種被排擠的關系欺淩造成的憤怒情緒,對受害者是雪上加霜,會加深其自卑無力感。憤怒的情緒壓抑久了,總有一天會爆發,也許就引發了另一個欺淩事件。”

    被欺負的孩子爲什麽不求助于老師和家長呢?嶽坤認爲成人對校園欺淩普遍認知不足,而許多被欺淩的孩子也不會第一時間告訴老師或家長,“聯合國有個相關報告裏指出,被欺淩的孩子有四分之一不知道告訴誰;有些孩子遭到欺淩者威脅,擔心報告老師家長會遭受更嚴重的欺淩行爲;還有些則是對于被羞辱的經曆難以啓齒”。嶽坤認爲特別值得關注的,是有的被欺淩者從父母或老師那裏得不到正面反應和有效支持,反而被質問“一個巴掌拍不響,爲什麽那麽多人偏偏只欺負你?”“爲什麽不打回去?”嶽坤上中學時曾經陪被欺淩的同學去找老師,“結果卻是不光被欺淩的同學,連身爲旁觀者的我也被老師的反應所傷害”。

    調查數據顯示,比例最大的是言語欺淩。那同學之間互相起外號,是否算欺淩呢?“取決于被起外號的人的感受。”宗春山列舉了起外號、嘲笑、說粗話、頤指氣使、叫囂、奚落、講髒話、叫別人父母的名字、說閑話侮辱人等言語欺淩的方式,還指出有一種言語欺淩表面上聽起來像是開玩笑,“但正如弗洛伊德所說,所有的玩笑背後都是有意義的,是一種隱蔽的攻擊行爲。”

    開玩笑是不是欺淩?宗春山建議用兩點來判斷——你開玩笑的起心動念是善意的嗎?對方能接受嗎?“一方面看動機是否是惡意的,行爲是否是侮辱人的,另一方面看是否造成了身心傷害,重視被開玩笑的那個人的感受。”

    防欺淩的關鍵是改變旁觀者的態度

    2015年6月發生在洛杉矶的一個校園欺淩案件,震驚無數留學生家長。其中一位旁觀者章某,只是回家拿了一把剪刀,並沒有直接參與施暴,也被美國法庭判了3年。法庭認定這把剪刀被施暴者用來剪掉被欺淩者的頭發,成爲更嚴重的淩辱的開端。

    對此,嶽坤認爲,欺淩事件中,旁觀者實際上起到了助長欺淩的作用,冷漠的旁觀者也是施害者,旁觀者的默許是欺淩最大的幫凶。宗春山說欺淩者往往是學習的失敗者,心理能量缺失,現場如果只有他和受害者,氣焰還不太囂張,“如果有一群人旁觀、嘲笑、起哄,欺淩者就更加膨脹,受欺淩者越痛苦,圍觀者越多,他越來勁,仿佛是一種舞台效應”。

    宗春山從1989年開始調研校園欺淩,專門寫了《少年江湖》一書。他提到一次講座時做的一個實驗:一個人被蒙著眼,一群人反複推搡他,下面觀看的人忍不住發出笑聲。實驗停止時,問被蒙眼推搡的人有什麽感受。“他說:‘被推來推去不舒服,還有笑聲,那些笑聲讓我更痛苦。’這就是旁觀者助長欺淩行爲、讓受害者更加無力。”

    主持人提到芬蘭的防校園欺淩項目KiVa,他們研究發現,校園欺淩事件中,8%是欺淩者,12%是受害者,剩下80%的旁觀者群體是防範校園欺淩的重點。當旁觀者站在受害者一方時,欺淩事件就成爲92%與8%的對抗。他們在全芬蘭的234所學校開展試驗,喚醒旁觀者角色意識,增強旁觀者的責任感。一年後,試驗對象成爲欺淩者和受害者的風險都減少了50%以上。

    對此,宗春山深有體會:“站在受害者後面,即使什麽都不說,就是有效的聲援,就有震懾作用。”

    嶽坤認爲孩子在欺淩事件中可能成爲哪個角色,跟家庭教育有著密切的關系。“家長要鼓勵孩子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態度,不能要求孩子一味順從,家長做錯了事情要跟孩子道歉,教孩子學會尊重權威,而不是害怕權威;家長也不能溺愛孩子、總是對孩子妥協,從小過于自我中心的孩子就可能成爲未來的欺淩者。”

    家長還應該教給孩子如何自我保護,嶽坤提醒家長說:“教孩子學會保護自己,不是給他一本《防欺淩手冊》,而是要示範給孩子看,和他反複練習,直到他非常自如地使用那些技巧和方法。”嶽坤的孩子兩歲多時,親子班裏有個小孩經常打他,嶽坤就和孩子在家練習,先示範如果自己被欺負要如何自保,然後假裝欺負他,教孩子抓住對方的手大聲喊:“不許打人!”“我不喜歡你這樣!”

    如果發現孩子遭遇了校園欺淩,家長最該說的話是什麽?“這不是你的錯!” 宗春山說,“一定先跟孩子拉近關系,‘告訴媽媽哪兒疼,告訴爸爸誰欺負你了,爸爸媽媽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相信爸爸媽媽!’千萬不能說‘爲什麽不打回去?爲什麽單單欺負你?’這會讓孩子失去對父母的信任,關上求助的大門。”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14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