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侯光炯:富有的窮教授

    發布時間:2019-10-09 作者:张晓华 窦运来 來源:中國教育報

    ■70年光輝曆程 70年難忘記憶·檔案故事

    《田間歸來》(上圖)是西南大學檔案館收藏的一張珍貴照片。

    或許你會覺得,這不過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農村的平凡場景:普通的竹椅、茶幾、木桶,一雙沾滿泥漿的筒靴、一雙普通的布鞋、一頂草帽,一個田間歸來的老農正在洗腳……但如果你知道他是誰,再看他戴著眼鏡凝視草苗的神情,你就知道,這張照片記錄了怎樣的珍貴瞬間,展示著怎樣的精神品質。

    他就是我國土壤科學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侯光炯教授(1905—1996),1955年選聘爲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曆任原西南農業大學(西南大學前身之一)教授、博士生導師、名譽校長。他畢生致力于創建和發展土壤學理論,開創了自然免耕理論和技術研究的先河。他一生和土壤打交道,是詩人筆下的“大地之子”。

    從20世紀70年代初開始,侯光炯就長期蹲點農村搞科研和技術推廣,特別是在四川長甯縣一蹲就是17年,直到生命最後一刻。在蹲點歲月,他的時間表上沒有周末和節假日,常常工作到淩晨3點半。“幹工作就要有這種3點半精神。”他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他認爲,自己的時間本錢不多了,想利用有限的時間爲土壤科學多作點貢獻,“爲人民多還一點債”。

    這張《田間歸來》記錄的就是侯老從田間地頭回到家裏邊洗腳邊工作的情景,是一位“富有的窮教授”最生動的寫照。

    作爲院士、一級教授,侯光炯的工資津貼自然不少,外加稿費等其他收入,他應該是富有的。可他反而總是缺錢,甚至顯得有些窮。

    富有的教授是怎麽變“窮”的?侯光炯對自己近乎苛刻,對他人卻樂善好施,有求必應。婦女節、兒童節他要捐錢,建新學校他也要捐錢。對農民生産生活的困難,他總是慷慨解囊,傾其所有。聽說有人用假激素騙農民的錢,他肺都快氣炸了,馬上派人去查訪,隨後自己掏錢代人賠罪,挨家挨戶登門退款。他長期按月資助免耕所4位工資低的臨時雇用人員。一個素不相識的農民因沒錢給孩子動手術而求助于他,侯光炯立即在衣服口袋裏找錢,翻了上衣兜又翻褲兜,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掏出來,還連聲抱歉:“太少了,太少了……”

    長甯縣至今流傳著侯光炯“賠錢”的故事。爲推廣半旱式免耕法,他向采用該法的農民承諾:“如果減産了,我來賠償。”可減産的事也確實發生過。他對助手說:“該賠多少賠多少,絕不能讓農民兄弟吃虧!”寒冬臘月,他和助手挨家挨戶去賠錢。後來才了解到,減産不是耕作技術,而是個別農戶把供應的化肥拿去賣了造成的。助手們很生氣,要去追回賠償,侯光炯勸阻了。他不僅“減産包賠”,農民遭了天災人禍他也“賠”,還自己掏錢辦培訓班、買竹種。

    1989年,侯光炯被評爲全國先進工作者,增加了兩級工資,他每月留下369元,余下的371元全部用來設立土壤學青年科學獎勵基金和交納黨費。他還將3萬元稿酬全部捐贈給學校作爲科研教育經費。1992年,四川省委、省政府授予他“四川省有重大貢獻科技工作者”稱號,並重獎10萬元。在頒獎大會上,侯光炯當場宣布:“這10萬元我一分錢也不要,將它全部用作農業科普博物館的建設和辦免耕技術培訓班,讓這筆錢再爲國家作貢獻。”

    幾十年來,受過他救濟幫助的人到底有多少,誰也說不清。他去世後,沒有將存款留給子女,而是清楚地標明了所有錢的用途——設立土壤學青年獎勵基金。

    1956年2月28日,侯光炯加入中國共産黨,成爲一名黨員。那天的日記裏他寫道:“今天是我的新生命開始的紀念日,從今天起,我把我的智慧、力量和生命都交給黨……”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文革”期間,學校處于半癱瘓狀態,侯光炯想的是:作爲普通黨員,自己應該責無旁貸地爲黨分憂,他請求將自己每月工資的一半用來交納黨費。面對別人的不解,他說:“這輩子生是共産黨的人,死是共産黨的鬼,天塌地陷也不能動搖這個人生選擇!”

    1966—1976年,他共交納黨費1700多元。他自己卻住著茅屋、廟宇、破爛的鄉公所,吃著最簡單的粗茶淡飯,抽著8分錢一包的“勁松”煙,衣食住行與農民沒啥區別。

    他曾寫下連詩人們也認爲是最美詩篇的一段話:“土壤生萬物。它忠于職守,千萬年來默默地爲人類奉獻出糧食和其他許多財富……這種沒有喧鬧、不求索取,但求無私奉獻的精神,時時啓發我:應該怎樣對待工作,對待生命。”

    是的,侯光炯就像土壤一樣,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了黨,獻給了祖國,獻給了人民。

    (作者單位:西南大學檔案館)

    《中國教育報》2019年10月09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