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从北大留学生 到驻华大使

    發布時間:2019-09-27 作者:塔希爾·埃爾茲/口述 來源:中國教育報

    阿爾巴尼亞與中國在1949年11月建立了外交關系。在20世紀50年代,中國已經開始幫助阿爾巴尼亞,比如援建中學和大學的實驗室和粉筆廠等。從1960年開始,阿爾巴尼亞與中國的關系逐漸親密,正因如此,我才有機會被選派到中國留學。這是我以前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1961年夏天,我中學畢業了。許多同學都拿到了地拉那大學的通知書,可我一直沒有接到任何消息,就在家裏幫著幹活。好像是9月份的一天傍晚,我弟弟氣喘籲籲地跑來,對我說:“哥哥,通知來了,你要去一個特別好的地方讀書了,去中國留學!”

    我記得,到了北京,我們出海關後,有一些中國朋友來迎接我們,對我們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由于我們不懂中文,接我們的人也不會阿文,所以交流只能用俄語。很快,他們就帶我們前往如今西三環的北京外國語大學,那時叫北京外國語學院,第一年就在這裏學習中文。

    1962年暑假之前,我們結束了在北外的語言培訓,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大學學習專業。我們六七個同學來到了北京大學,我是在化學系,專業是物理化學。我們在北京大學學習了6年,1968年畢業。

    北大和北外完全不同,不但學校大,風景也不一樣。到了北大後,我得跟中國同學在一起學專業課。老師普通話雖然不錯,但是有的地方口音比較重,特別是物理和化學等一些課,我剛開始幾乎聽不懂。所以,在北大的第一年實際上還得提高中文水平。爲此,北大又專門給我們編了一個單獨的班,來提高我們的中文水平。我們就一邊學專業,一邊學漢語,而且難度不斷加深。

    在北大學習期間,我參加過中國大學的“開門辦學”實踐活動,時間是1964年。當時,北大和其他大學一樣也在進行教育改革,比如說考試時是開卷的。另外,中國學生還時常到農村去,參加一些生産勞動。我多次向留學生辦公室提出跟中國同學一起去農村的要求,1964年終于獲得批准,我和一名越南留學生到中朝友誼公社去勞動。

    1964年,中國還發生了一件使我們非常興奮的事情,第一次核試驗成功。那時候,我感到我們的命運和中國緊緊地連在一起。中國有了核武器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是我們共同的節日。1965年10月1日,我在北京參加了國慶慶祝活動。我們的感覺是阿爾巴尼亞與中國的關系越來越好,兩國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密切。

    1969年大學畢業後,我回到阿爾巴尼亞工作。其間有兩次到中國進修。1992年6月的一天,當時的外交部部長問我,能不能接受到中國當大使的任務。得知我被任命爲駐華大使後,我和家人都特別高興,特別自豪。雖然有一些擔心,但我也有決心,努力完成好這個任務。我相信,只要我盡力正確對待和處理問題,中國人民會支持我的工作。

    1992年8月18日,我和太太、兒子乘飛機到達北京。當時,我不僅是駐華大使,同時也兼任駐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五國的大使。其間,我的兒子在中國完成了幼兒園和小學的學習,並進入了北京五十五中讀書。如今,他雖然在英國畢業後留在當地工作,但一直沒放棄到中國工作的想法,因爲他是在中國長大的,對中國有感情。

    我的兒子常對我說:“爸爸,有時候我談及中國問題,有些人會認爲我是故意支持中國,實際上我說的就是一些真實的情況。”我告訴他,在談論這些問題時,如果發生很大的分歧,你要盡量離開這種場合,但不能說不該說的話。你說的就是中國的客觀情況,並不是故意要支持中國。要看到中國就是這樣發展的,你做的是對的。

    (北京大學孔寒冰 整理)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27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