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教育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十字路口,通往不同的方向,鑄造不同的人生。

    在人與永恒之間,教育何爲?

    發布時間:2019-09-23 作者:周國平 來源:中國教育報

    30年前,我把隨手記下的點滴人生感悟彙集起來,整理成一本小書出版,書名叫《人與永恒》。出版不久,贛南師院的一個大學生讀到這本書,無比喜歡,一字一字抄錄了全書。他描述當時的感覺說:“在一瞬間,我領會了哲學的力量,思想的力量。”30年後,這個大學生已經是一位知名的教育學家,但仍然不忘當年充滿喜悅的激動,也用點滴感悟的形式寫下他對教育的思考,于是有了這本《教育與永恒》(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書有自己的道路。一個作家寫了一本書,他不可能知道他的書會以何種方式與不同的人相遇,靈魂的共鳴會以怎樣出其不意的方式發生。人與人之間這種精神交感和影響的奇妙現象,每每令我感動和喟歎。

    由《人与永恒》触发,李政涛教授写了《教育与永恒》,按照我的理解,此书要追问的问题便是:在人與永恒之間,教育何爲?

    人,生存于宇宙之中,宇宙是永恒的存在,人的生命卻很短暫,在人與永恒之間,似乎隔著無限的距離。但是,人不甘于短暫,要尋求永恒,人類的一切精神生活皆是爲了鋪設一條超越之路,使人能夠達于永恒。哲學和科學,用理性的思考鋪路,以求達到的永恒是真。詩和藝術,用情感的體驗鋪路,以求達到的永恒是美。宗教和道德,用意志的自律鋪路,以求達到的永恒是善。人類精神的這三種形式,在教育中融彙,教育的目標正是要使理性、情感、意志這三種精神能力得到良好的生長,培養人性意義上優秀的人。好的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擁有自由的頭腦,豐富的心靈,善良、高貴的靈魂,這樣的人就會成爲肩負著人類使命的踐行者,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人類朝向真善美行進的努力和希望。

    當然,這只是我的回答,而且相當籠統。在本書中,作爲教育學的研究者和教育事業的實踐者,作者給出了具體的回答,貫穿在各個章節中。對于作者來說,“教育與永恒”這個題目有雙重含義:其一,教育是他爲自己選定的永恒的志業。其二,教育本身是對人類永恒的精神價值的追尋。教育者心中有永恒之目標,在教育的路途上盡管仍然會有迷惘,但內心是明亮的,前程是光明的。

    本書的風格,是詩性的感悟,直覺的捕捉,自問自答式的內心獨白和質疑。我欣賞這樣的風格,隨處有真知灼見閃爍,下面僅舉幾例。

    關于教育的作用。教育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十字路口,通往不同的方向,鑄造不同的人生;但是,教育也有限度,是對人生限度的有限突破,它在個體身上最大的成功,就是最大限度地克服了這個人的人生限度。

    關于教育與時代的關系。教育在時代面前要保持獨立性,不向風雲變幻的時代妥協,而應該讓時代向守護永恒價值的正確的教育妥協;優秀的個體要在自己身上克服時代,在沒入時代的深水暢遊之時,經常伸出頭來仰望天空。

    關于教育時間。現在學校制定的時間表貫穿著權力邏輯,是對人的肉體的操控,導致肉體喪失了精神和理性;教育時間設計中極大的弊端是“滿”和“精細”,導致了機械化和碎片化的人生。

    關于學校。正向問:學校是一個什麽樣的地方?是給學生以歡樂和希望,還是帶來恐懼和厭倦的地方?是給學生以生長和發展,還是帶來束縛和壓制的地方?反向問:學校不是什麽?不是生産物質財富的企業,不是推行行政邏輯的機關,不是讓教師無條件服從長官命令的兵營,不是全方位管控師生的監獄,等等。正向和反向的诘問,皆促人反省創立學校的初心,學校遭遇的諸多困境,根源往往在于不把學校當學校。

    读者可以看到,上述种种思考,都是在回答这个问题:在人與永恒之間,教育何爲?

    如果說,作者把本書當作對我的致敬之作,那麽我的這篇序言便是對作者的回敬之言。這個回敬,同時也是一個新的致敬,我以此向中國教育界一位有良知和獨立思考的學者表達敬意。

    (本文爲李政濤所著《教育與永恒》一書書序)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23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