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70年 良匠筑梦 职教兴邦

    發布時間:2019-09-21 作者:本报记者 高靓 來源:中國教育報

        本期關注

        從一所職院變遷看職教發展

        计划经济、改革开放、信息化浪潮、智能革命,从1953年建校至今,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几乎经历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时期,不止一次因时代的变化陷入困顿,却始终不改为国家培育良才的初心。新中国成立至今的70年,也是職業教育持续培养大国工匠、助力国家从贫弱走向富强的70年。今天,在推动中国由制造业大国转变为制造业强国的道路上,職業教育仍在持续发力。

    從手動操作的車、銑、刨、磨實習車間,到整條智能生産線的實訓基地;

    從組裝收音機、電視機,到組建物聯網、現代通信網,組裝智能機器人;

    從爲國家培養技術幹部,到爲産業培育技術技能人才;

    從傳統專業到信息技術專業,再到技術與技術、技術與産業交叉融合的專業群、專業集群……

    打开时光的大门,一所学校的发展历程,在全国一万多所职业院校中犹如沧海一粟。但即使是一滴水,也与整片海洋有着共同的起伏跌宕。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让我们走进一所职业学校,探寻職業教育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的潮汐脉搏。

        廢棄船廠裏辦學校

    南京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校史館裏,陳列著一台學校自主研制的名牌産品——三勤牌收音機。它無聲地見證著技術的變遷、生活的變化和學校的變革。

    剛剛走入20世紀中葉的中國一窮二白。收音機、縫紉機、自行車被統稱爲“三大件”,對于老百姓來說,那便是“好日子”的象征。而一台收音機的背後,關聯的是支撐國防、科技、通信等諸多領域的無線電工業。

    1953年,新中國開啓第一個國民經濟五年計劃。學習蘇聯經驗,中國率先恢複工業基礎。無線電工業作爲重點之一從零起步,急需大量人才。“建一所無線電工業學校”被列入“一五計劃”蘇聯援華的156個重點項目之中。

    “當我們討論辦什麽類型的學校時,是蘇聯專家建議,辦中等專業技術學校。因爲中專的培養周期短、人才實用。”曾參與學校籌建的老校長俞家琦回憶說。

    这个办学定位,与新中国的職業教育设计不谋而合。当时各行各业基础薄弱、人才短缺的局面,使国家将職業教育重心放在中等教育阶段,建立起以中专和技校为主体、行业企业办学的職業教育体系。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简称“南无”)由此诞生,隶属于当时的第二机械工业部,培养无线电设备制造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

    “爲了趕上新建的工廠用人,二機部要求學校籌建當年就要招生。”俞家琦說,“沒有校舍,我們在南京市郊一個廢棄船廠搭建草房作爲臨時校舍;沒有教材,我們拿著蘇聯原版教材,邊翻譯邊教學。大家情緒高漲,似乎有馬上就要上戰場的味道。”

    中国職業教育的发展始终与富国兴邦的使命感紧紧绑定。第一个开学典礼,俞家琦记忆犹新,没有桌椅、没有礼堂,师生席地而坐,一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滚滚长江。

    “教育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这是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的精髓。在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的起步阶段,这一理念在教育领域被付诸实践,而職業教育同生产劳动的联系更加紧密。

    成立之初的南無共設4個專業:無線電零件制造、無線電機制造、電真空器件制造、電話機與自動電話台制造。每個專業都有自己的實習車間,每個車間都有自己的産品。

    “當時的理解,學生要參加勞動就要參加真正的生産勞動。一車間生産鑽床;二車間生産電源變壓器,三車間生産收音機,四車間生産電子管。”俞家琦回憶,“實習輔導老師大多數是從工廠調來的高級技工和老師傅。”

    1959年,南京市籌建電視台,將發射和接收裝置的研制工作交給了學校,裝置的金屬外殼就出自學校八級鉗工趙明高之手。此外,學校還嘗試研制過“遙控拖拉機”“模擬計算機”“電子氣象設備”等。

    在俞家琦看來,“頂用”是職教人才培養的核心要義,也是從南京無線電工業學校到南京信息職業技術學院發展中一以貫之的育人信條。

    “一到工作崗位就發現,在學校都學過!我們學校畢業的人,上可給職工講課,下可組織車間生産。”1963級校友、曾任內蒙古TCL集團副總經理的奚長蔭說起母校倍感自豪,“1970年發射的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那上面的示波器,就是我們班同學參與制造的。”

    據統計,從建校到“文革”前,南京無線電工業學校累計培養畢業生一萬余名,他們分布在全國各地的無線電研究、制造、應用領域,爲我國電子工業起步、發展提供了直接支撐。

    當時的南無不僅全國聞名,也蜚聲海外。作爲外事接待窗口單位,周恩來、陳毅、習仲勳等國家領導人都曾陪同國際友人前來參觀。三勤牌收音機還被作爲禮物贈送給西哈努克親王。

    職教之路並非一帆風順。撫今追昔,俞家琦不無感慨:“當時的學校完全體現計劃經濟的特點,當國家無線電工業急需人才時,學校就大上;當無線電工業萎縮時,學校就縮小規模。我們國家的工業在20世紀50年代曾經大起大落,所以學校也跟著大起大落,給辦學造成了困難。”

    “文革”期間,南無更是被直接轉爲工廠,人才培養功能不複存在。

        市場大海中學遊泳

    “把全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爲隆冬時節的中國帶來春天的消息。

    這次會議閉幕僅僅4天後,第四機械工業部致函江蘇省革命委員會,“決定另選校址恢複南京無線電工業學校”。

    1981年,南京無線電工業學校在南京城外的滄波門鎮複校招生。由于師資和場地緊張,複校的前三年,學校只開設一個專業——無線電技術,每年招生200人。

    “就一棟四層教學樓、一棟宿舍樓、一個食堂。”老南無子弟王維平大學畢業後回校任教,從小穿梭于寬敞校園、氣派教學大樓之間的他,對眼前學校的新面貌無法接受。

    然而,在這樣的條件下,學校首先想到的是恢複實習工廠。校史記載,1982年,學校就已開設了鉗工實習、電類實習。和過去一樣,學校找來真實工作任務讓學生動手,具體內容從組裝收音機變成了裝配十二英寸黑白電視機。

    百廢待興的上世紀80年代,讀中專炙手可熱,無線電專業的用武之地更加廣泛,畢業生出不了江蘇就被一搶而空。除了傳統的無線電設備制造企業,在學校的就業檔案中,還出現了電視台、廣播電台,甚至是紫金山天文台青海射電站。

    供需兩旺的局面、即將竣工的新校園、越來越好的生活……當1987年新年鍾聲敲響時,青年教師施澤波滿懷信心,准備在新學期大幹一場。誰知,施澤波和教師們等來的卻是“下放”。

    “到今天都忘不了當時的情景。”施澤波記得,前一天剛從老校區往新校區搬完家,第二天上級來人宣布,“電子工業部所屬的南京無線電工業學校下放至江蘇省,由江蘇省電子工業廳歸口管理”。

    “原來我們是正廳級,一下放變正處了,落差很大。”施澤波回憶道,“更重要的是,宿舍樓還沒有蓋完。計劃經濟時代,基建經費是‘上面’按年撥,當年用不完還交回去。現在一下子斷了來源,學校頓時陷入經費困難。”

    “要到市場的大海裏學會遊泳。”電子工業部的領導在會上給學校撂下了一句話。

    “當時非常不理解,但是也沒辦法。下放的不僅僅是我們,還有一大批部屬企業。”施澤波說。

    當時的中國初嘗改革的甜頭,也開始感受到傳統體制機制的掣肘。1987年,國務院發出通知,要求“各部門必須按照簡政放權、政企職責分開的原則,盡快把所屬機械制造企業放下去”。在這次改革中,電子工業部成爲“最早吃螃蟹的人”。

    “過去是按照行政指令辦專業,一下放,沒人告訴你要辦什麽專業,這下蒙了。而且,1988年以後畢業生就業也從分配變成了雙向選擇,後來又完全市場化。市場需要什麽樣的人才,就得認真考慮了。”施澤波說。

    下放後的第一個假期,南無的教師沒有休息,去鄉鎮企業發源地蘇錫常地區摸索需求,去南方改革開放的前沿尋求市場。此後,市場調研成爲學校的慣例。機電一體化、計算機、電子外貿、通信設備制造……南無的專業開始“擴容”,頂峰時達到48個。

    “有一個全國開先河的專業就是調研出來的。”王維平說,“上世紀90年代初,江蘇昆山開始吸引台資企業,成爲中國電子産品制造的重鎮。台資企業的一大主業是生産印制電路板(PCB)。我們看到了需求,在全國率先辦起了‘印制電路技術’專業。”

    學校和當時全國最大的PCB制造企業南亞龍騰公司合作,在校內建了一條生産線,轟動一時。“當時,學校投資200萬元,需要很大的魄力。但是,我們的學生畢業後一到企業直接就可以上手,值得!”王維平說,“直到今天,這家企業的技術‘大拿’中,隨便一問,保不齊就是南無畢業的。”

        産業鏈上遊問需求

    世紀之交的中國,經濟、科技、文化日新月異,信息化浪潮風起雲湧,無線電工業與通信、計算機、互聯網等技術交叉融合,擴展著“信息技術”“信息産業”的外延,牽引著教育跨越發展的新模式。

    高等教育擴大招生、高等職業學校大規模建設,對于傳統的中專校來說,這一頁曆史上寫著的更多是挑戰。2002年,南京無線電工業學校幾經周折,得到江蘇省政府許可,在原有基礎上建立南京信息職業技術學院。

    升格建院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高职和中职的区别在哪儿?”“开同样的专业,我们的学生就业时怎么跟本科生竞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数据显示,随着扩招政策推进,1999年至2004年的5年间,普通高校毕业生数量从80多万激增到280多万。对于職業教育来说,生源质量、培养方式、就业机会等都面临新情况。

    隨著一項國家層面自上而下的行動,學校找到了答案。2005年,教育部下發《關于進一步推進高職高專院校人才培養工作水平評估的若幹意見》,第一次對獨立設置的專科層次院校進行評估。

    “评估指标体系就是高职办学指南,全校围绕着指标体系开展大学习、大思考、大讨论,从思想上完成从中专到高职的升格。”当时的评估办主任施泽波回忆道,“因为一直是行业办学,跟企业走得近好像很顺理成章。通过评估,我们更确定,这就是職業教育应该走的路,校企合作是学校的特色,必须坚持。”

    最終,全校在辦學特色上形成共識——“圍繞市場辦學校,緊扣行業設專業,依據崗位定課程,強化素質育人才”。

    回應産業需求,老牌的無線電技術專業派生出電子信息工程技術專業,無線電專業則專攻強項射頻微波技術,通信技術專業擴建爲學院、從通信設備制造轉向通信工程服務,萬金油式的計算機專業向軟件領域進軍……“從‘十一五’規劃到‘十三五’規劃,我們牢牢抓住服務信息産業鏈這條生命線,而不是什麽專業熱就開什麽。”教務處處長徐胤莉說。

    校企合作逐漸成了學校各個專業的人才培養常態,但教師們發現,越往深裏走難度越大:搞“訂單班”,到第三年便難以爲繼,企業反饋,整班建制地招工,給管理帶來困難;搞“校中廠”,企業要效率,希望學生固定工位,而學生要學習,希望多崗位輪換。

    這個裉節上,2010年教育部、財政部啓動第二輪“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計劃”,重點支持100所院校立項建設國家骨幹高職院校,讓學校有了新的思考。

    “這一輪建設特別強調産教融合體制機制的創新,我們對校企合作重新進行了設計。”徐胤莉說,“以前講按照崗位需求培養人,但是如果只向未來工作的崗位問需求是不夠的,要到就業目標企業的上遊那裏去找,比如提供生産設備的、研發新技術標准的,跟這樣的上遊企業合作,學生再到下遊企業去就業,就會大受歡迎。”

    南信院將這種合作模式命名爲UPD(Up—Plat—Down,上遊企業—平台—下遊企業)模式。第一個試水的是通信學院和中興通訊的合作。中興通訊需要爲客戶提供售後培訓,但沒有足夠的師資;學校擁有教學經驗豐富的教師,但苦于接觸不到最新技術。把雙方需求對接起來,企業在學校設立客戶培訓基地,學校教師和企業培訓師組成混編團隊。

    “中興通訊生産出來的最新設備,首先會送到我們這裏。來培訓的客戶企業一看,他們學的東西我們學生已經掌握了,常常是設備買回去,帶走畢業生。”通信學院院長湯心怡說。

    這條路走通了,學校先後在質量檢測、工業機器人等多個專業進行成功複制,這種校企合作新模式獲得了國家級教學成果獎。

        專業群建設謀蛻變

    今天的南信院校園裏,智能家居小木屋實現了遠程遙控、自動調溫;實驗室的無人駕駛沙盤上,小車在模擬城市中往來穿梭。

    信息技術正在快速向生産生活的各個領域延展,萬物互聯的時代已經來臨。在以信息化爲特征的新一輪産業革命中,中國正借助新技術,實現産業的轉型升級和彎道超車。

    同時,來自行業內校友的反饋發人深省:“過去,老學長們學一門技術,幹一輩子;現在,一個技術最多能用三五年。”

    職業教育如何服务国家战略?如何回应市场需求?《国家職業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了“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集中力量建设一批引领改革、支撑发展、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高职学校和专业群;引领職業教育服务国家战略、融入区域发展、促进产业升级”。

    信息技術的演進特點是融合:技術與技術交叉融合,技術與産業跨界融合。按照技術或學科設置的傳統二級學院,比如電子信息、通信、微電子等,如何適應技術融合發展大勢?借助“雙高學校”申報,學校完成了以專業群複合培養應對技術融合挑戰的策略轉型。

    “一個群裏有若幹專業,本身就可以産生交叉。課程設計采取‘底層平台課+專業模塊課’模式,各專業可以交叉互選。學生在學校裏不一定能學到未來要用的技術,但能學到思維,懂得技術通過交叉是能夠産生創新的,這個很重要。”作爲改革的設計者,校長田敏解釋說。

    按照這一理念,南信院將全校專業統整爲三大基礎技術類專業群和四大應用類專業群,開啓了新一輪改革。

    “例如,我們把電子信息工程技術和電子産品質量檢測作爲一個專業群。”田敏介紹,“‘中國制造’轉向‘中國質造’,瓶頸在哪兒?在制造産品的技術質量管理。所以,我們把電子信息這個老專業和質量檢測融合起來,培養懂質量的制造人才和懂制造的質量人才。”

    “都說5G改變社會,到底怎麽改變,現在很難想象,但會來得非常快。怎麽辦?”南信院心中有數:一方面要“拓展優勢,做好底層架構。無論什麽技術,萬物互聯的基礎是網絡通信,就像鐵路提速,首先要把路修好。無論將來路上跑什麽車,路都是我們建的”。另一方面要“提前布局,做好技術積累。一個專業走上坡路還沒到頂的時候,就要有一批教師去看下一個專業;到這個專業開始下坡的時候,這批教師已經儲備好了,開始開發下一個專業”。

    在電子信息學院教學樓裏,一個叫作“微組裝”的新專業剛剛起步。在與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共建的實訓基地,學生們正在顯微鏡下,用金絲把元器件焊接到晶圓片上。“5G、衛星、雷達都離不開它,因爲精度太高,目前機器無法取代,只能靠人眼和人手。”這個專業有多重要?電子信息學院教師魏欣說,“去年集團在學校搞行業技能大賽,所有工程師參加,第一名升高級技師、分一套房。”目前,南信院是唯一一家擁有微組裝實驗室的高職院校。

    机器与人力,是这个时代给職業教育天平留下的两个砝码。自动化生产使普通电路板的制作工艺从一个专业缩减为一门课程。随着电子信息产品向小型化、轻量化、高工作频率等方向发展,又出现了新的依靠手工的技能。不难想象,随着技术向前推进,这个专业所传授的手工技能终有一天也会被机器所替代。而職業教育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应对变化的过程中实现着自身的蜕变。

    “纵观新中国70年的‘南信烙印’,专业变了、名称变了、培养对象变了、技术环境变了、生活环境也变了,但是職業教育服务国家战略的使命始终不变、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定位始终不变,把学生培养成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宗旨始终不变。”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王丹中说,“现在,党和国家越来越重视職業教育,政策、条件、环境、氛围越来越利于職業教育发展,产业转型升级越来越需要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可以说,我们赶上了職業教育发展的最好时期。”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21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