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從哪裏開啓女孩的成長之旅

    發布時間:2019-09-05 作者:張蔚 來源:中國教育報

    奧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被稱爲“心靈捕手”,他的長篇小說《變形的陶醉》講述一個女孩成長過程中不可挽回的“變形”,這個發生在上世紀初奧地利鄉村小鎮的成長故事,對今天的父母也是一場深刻的情感教育。

    從單調生活奔向花花世界

    故事主人公克裏斯蒂娜的成長環境很單純,略受教育後從事一份穩定的郵政員工作,無怨無悔地照顧臥床的母親;小鎮上一位本分的小學地理老師,用含蓄而熱烈的方式,表達著對她的追求和對平凡日子的向往。然而,克裏斯蒂娜隱隱察覺到生活日複一日的單調,青春在對日常支出過分的精打細算中黯然神傷,重複又低級的工作,則將本來就平淡如水的生活壓縮得面目可憎。

    一封電報的到來,打破了尋常而平庸的生活。克裏斯蒂娜的姨媽克拉拉年少時私奔離鄉,于美國發迹,如今要回歐洲度假,邀請克裏斯蒂娜同去。年老臥床的媽媽眼睛放光:女兒一輩子的機會來了!相較于媽媽的心情激蕩,善良的克裏斯蒂娜考慮的是誰來照顧病重的母親。直到出發前,她依舊懷著焦慮和愧疚。

    抵達瑞士五星級度假酒店門口的那一刻,克裏斯蒂娜第一次體驗到自卑與惶恐。花花世界的大門向她打開,她無法拒絕姨媽送的華服穿在她身上後別人投來的目光,無法拒絕隨之而來發生的生活巨變:所有的上流人士開始向她打招呼,年輕優渥的男子開始邀請她參加派對,尊貴的爵爺想向她求婚,姨父送給她優厚的零花錢……“變形的陶醉”之旅,仿佛讓她的年輕與美麗重新勃發。

    就在歡樂的頂點,另一個姑娘因爲嫉妒克裏斯蒂娜,發現她對上流生活並不了解,便開始搜集證據證實她並非貴族小姐,而是姨媽家的窮親戚。于是,惡毒的流言在度假村流傳,令姨媽恐懼的是——自己費盡心思成了體面人,而流言的發酵很有可能讓她不光彩的私奔曆史浮出水面。驚慌之中,姨媽決定停止休假,讓克裏斯蒂娜回家。

    慌不擇路逃離現實卻走錯路

    激蕩的圓舞曲突然按下了終止符。這次度假仿佛打開了潘多拉魔盒,釋放出所有脫缰的欲望,卻獨獨關上了希望之門。現實的落差讓克裏斯蒂娜心靈失衡落入萬丈深淵。面對母親的去世,她很麻木;面對親戚的來訪,她厭煩那股窮酸氣;曾在郵局裏兢兢業業工作的她,換了一副和人吵架的嘴臉;小學老師的追求也讓她感受到莫名的厭惡。

    比怨天尤人的絕望更可怕的,是在慌不擇路逃離現實的時候,握住了一根錯誤的救命稻草。此時她認識了一個男青年,兩人惺惺相惜且一見如故,卻很快發現彼此的感情對生活的改善于事無補,從獨自絕望到雙雙深陷泥沼,正當兩人約定一起放棄生命時,男青年發現了郵局讓女孩保管的一筆數目可觀的錢。在他的蠱惑下,他們決定制訂周密的計劃,把錢拿走,亡命天涯……

    小說至此戛然而止。不難想象他們後來的日子,要麽在監獄度過,要麽在流浪中困頓,總之一定與幸福安甯無緣。小說自然是傳奇,人生的陡變卻真實。

    克裏斯蒂娜的命運,讓我不由想起許多女孩的成長。在生活中我們常聽說,有的女孩遇人不淑卻不自知,有的孩子遭遇突發事件後就性格大變,有的孩子離開父母就像脫缰的野馬般不計後果……這些現象讓我們不得不思考,我們該如何養育孩子?

    當下也有不少流行的教育觀念,如女孩要富養,要給予豐富的物質條件,別讓一頓大餐就蒙了眼。後來還有人更進一步提出要貴養,在物質條件基礎上要培養貴氣,別讓女孩被“大尾巴狼”用點花式手段就哄走。

    然而,不得不遺憾地說,這兩種養育觀念都是僞命題,是短視的父母愛子心切的美好幻想,實際上都不足以給予孩子與真實世界相對的力量。

    富養、貴養不如慧養

    富養,會讓父母背負過重的經濟壓力,挑戰父母的經濟上限,是物質社會刺激下不長遠、不正常的反應。更糟糕的是,富養的教養理念甚至在暗示所有父母,如果你不夠富有,你不僅教育不好自己的孩子,還不能夠護她周全。實際上,富有永遠沒有標准,教育從來不是用錢堆出來的成果。

    貴養也有局限性,根本原因就在于沒有從教育的根本出發,培養目標還局限在對“貴族社會”的幼稚幻想,以及從技藝層面讓孩子看起來優于常人。遺憾的是,類似藥家鑫這樣的孩子,就是貴養而不得法的極端典型。

    基于以上思考,我想倡導慧養,用真正的智慧養育孩子,父母和孩子共同成長,共赴一場靈魂的旅行與智慧的修煉。孩子有權知道世界的多元性與複雜性,她的世界應該足夠豐富、美好和真實,這種立體的認知會讓孩子更強大。在這場靈魂的旅行中,父母應學著在變動不居的世界裏有一顆現世安穩、積極創造並自足圓滿的心,讓自己和孩子過上富足的精神生活,擁有“絕不會靈魂入不敷出”的人生。

    智慧的父母不會一味滿足孩子的所有需求,而是適時適度地讓孩子意識並承認父母的有限性。承認自己有限是有難度的,父母要有節度、知界限,在點滴的熏陶中讓孩子知道現實與幻想的邊界,孩子就不會沈迷在自以爲是、自我幻想的陶醉中。

    孩子的成長漫長而又瑣碎,茨威格筆下的“變形的陶醉”離今天既遠又近。願爲人父母者多一些發自教育原點的思考,幫助孩子的成長“變形記”多一些春風沈醉的美好,少一些觸目驚心的破碎。

    (作者單位:北京師範大學)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05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