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言意關系就是語文之母、之本,各種言語作品是語文之子、之末

    玩味語文的言意關系

    朱學坤

    發布時間:2019-09-05 來源:中國教育報

    馬克思說過,最一般的抽象總是産生在最豐富的、具體的、發展的地方,在那裏,一種東西爲許多東西所共有,爲一切所共有。列甯也說,當思維從具體的東西上升到抽象的東西時,它不是離開——如果它是正確的——真理,而是接近真理。物質的抽象、自然規律的抽象、價值的抽象等,一句話,一切科學的抽象,都更深刻、更正確、更完全地反映著自然。

    語文廣大無邊、豐富無比、龐雜無比,它能不能經過“科學抽象”,有一個“更深刻、更正確、更完全地反映”語文全部的“具體的東西”,成爲語文的“一切所共有”的“真理”?

    語文一切所共有的真理,其實就是哲學的原理。王國維說:“知識之最高之滿足,必求諸哲學。”古希臘哲學家亞裏士多德把形而上學稱爲“第一哲學”,德國哲學家康德把形而上學稱爲“科學的女王”,德國哲學家胡塞爾把形而上學稱爲“科學皇後”。形而上學是對世界的終極關懷,是超越經驗之上的追問,屬于本體論。本體論作爲世界終極存在的追問,不屬于經驗世界,而屬于超驗世界。《易經》有言,“形而上者謂之道”。那麽,語文形而上的本體之道是什麽?筆者認爲,就是言意關系。它就是對各種語文現象(言語及文本)進行科學抽象後而爲語文的“一切所共有”的“真理”。

    语文之道作为“道一”,生出“言—意”——“言—象—意”——各种言语作品,其中文学就是通过“言”塑造“象”来表“意”的。所以,言意關系就是語文之母、之本,各種言語作品是語文之子、之末。

    不要認爲形而上學、本體、道是孤立、靜止、陳舊的教條。對于一種知識而言,如果缺乏形而上學思維,缺乏本體論建構,就無法超越經驗事實和實踐理性,就沒有一個統攝整個知識體系的東西,因而就難以做到高屋建瓴、勢如破竹地論述問題。宋代文學家歐陽修《易或問》雲:“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未有學其小而能至其大者也。”宋代思想家朱熹《四書集注》說:“器者,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意大利哲學家維柯認爲,哲學語句愈升向共相,就愈接近真理。康德說,形而上學便是知性世界的知識形式。“言意關系”語文之道,就是語文的最高知識形式。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說,道,很可能是,那種使所有那些我們由此才能思考的東西活躍起來的途徑。……在“途徑”亦即道的這個詞中,也許隱著思想進行著說的所有秘密的秘密。

    言意關系之道意味著對人生之道的探索和追求。人總是通過對生活世界的認識、解讀和表達,以達到對現實生活的理想超越,不斷地爲人類尋找精神的最高支撐點,使人類對未來充滿美好的希望。任何意義的表達都不可能是一次完成的,都不是終極的在場,都永遠在叩問的路上不斷延伸。表達之道——語文的本體,永遠處于艱苦卓絕的尋求和發現之中,永遠處于無與倫比的認識和發展之中。

    需要指出的是,言意關系作爲語文的形而上之道,與古代“文道之爭”中的“道”是不同的。“文以明道”“文以載道”……的“道”指的是孔孟儒家之道,屬于道德哲學,是闡述怎樣成爲“君子”的學問,不是闡述語文內在生成及規律的學問。而語文言意關系之道,是一種科學哲學,闡述的是語文生成發展內在規律的學問,言意關系就是語文的“自然”(道法自然)之道、科學之道。“文道之爭”千多年來綿延不已、難成定論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這兩種“道”一直沒有分辨清楚。

    (作者系江蘇省語文特級教師、江蘇省邳州市教師進修學校教師)

    相關閱讀鏈接:《語文需要什麽樣的哲學》,中國教育報2018年8月2日第3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05日第7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