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對話教學應充滿生命意蘊

    發布時間:2019-08-29 作者:魏同玉 來源:中國教育報

    新一轮基礎教育课程改革以来,对话教学因理念与形式的进步性而广受认可。在肯定、推崇对话教学的同时,课堂中知识传授式的“虚假对话”、预设性的“程式化对话”和漠视差异的“标准化对话”仍然存在,对话中探究性、体验性、情境性、生成性等因素被弱化,引导与激励功能在一定程度上被掩盖。因此,应引导教师找寻教学问题,全面剖析原因,还原对话教学的本来面目,以实现对话教学的真正价值。

    對話教學中不良傾向産生的原因

    上述對話教學中的不良傾向是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除受教師對話素養不高、相關保障條件欠缺等因素限制外,還受更深層次思維與觀念的影響。

    其一,實用理性“求用”思維。教師在對話教學設計、實施與評價上過分追求對話效率,對學生的不同聲音與個性化需求不夠重視,對生成性、體驗性內容常采取不求甚解的態度。一些教師習慣采用讓學生輪流回答問題的方式,對學生的評價也多以“對”“不對”“回答得很好”等簡單詞語進行反饋,鮮有針對性的引導和鼓勵。

    其二,单一的、线性的“规范逻辑”的束缚。对话教学追寻教学的确定性与规范性,教师事先规定对话的时间、主题、方式等,学生必须遵循统一的对话方案。當前课堂教学中的“满堂问”现象是规范化对话的典型,像“你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是……”“很好,但这个问题我们一般认为是这样……”过度强调规范化对话,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课堂的发散性和学生的思维。

    其三,“預成論”教學哲學導向。在這種導向下,教學活動是在確定性對話預設與結果之間進行的重複性線性運作過程。例如,有些教師爲防止學生在公開課上回答問題偏離預設答案,提前進行多次演練,最後呈現教師精心預設的對話流程。學生的真實學習情況,並沒有在對話中體現出來。

    其四,主体哲学的主客二元对立思想。在对话教学中,教师是主导、中心,学生处于从属、边缘的境地。在當前的课堂中,我们会听到这种声音,“同学们,照我说的做”“不明白就看书上是怎么讲的”。这极易固化师生、生生之间对话的空间,漠视学生批判性思维的发展,造成课堂教学失语现象。当然,教师可能主观上并不想以虚假的、标准的对话来教学,只是不得已或在思维模糊的情况下,将这种对话日常化。

    還原對話教學的本真形態

    糾正、轉變對話教學中的“虛假化”“程式化”“標准化”“控制化”等傾向,還原對話教學的本來面目迫在眉睫。

    首先,對話教學應以育人爲根基,站在學生的立場聆聽並接納他們的需求,關照他們個性化、完整性聲音的自主表達與呈現,忌借對話之名控制課堂和規訓學生。

    其次,對話教學應是“我與你”的對話關系。它不是“我”對“你”的同化,也不是“你”與“我”的彼此同化,而是在平等、民主、和諧的氛圍中,師生作爲獨立的對話主體共同進入課堂場域,在雙向傾聽、包容與理解中建構會晤關系。

    再其次,對話教學應是師生話語、情感與思想的自由表達與精神相遇的過程。對話教學的本來面目是,師生在精神敞開與悅納的對話中,彼此走進對方的精神世界,體驗精神對話的愉悅感與自由表達的成就感。

    最後,對話教學應是開放的、生成性的、探究性的。對話教學不完全是預設的、固定的、程序化的,而是在一個開放、動態、充滿生機與活力的對話情境中,師生的經驗與思想産生碰撞交流,在持續的合作性對話中探究教學意義。

    建構富有生命意蘊的對話教學

    在理清對話教學本來面目的基礎上,重構有效、充滿活力和富有生命意蘊的對話教學,對于匡正與超越對話教學的“控制化”傾向意義重大。

    首先,教師在對話教學實踐中要實現由控制向引導的定位轉向。教師應理性審視對話教學實踐,不過分推崇標准與程序而重回灌輸式教學的原點。對話教學的原初意義是,通過對話將師生從“考試車間”的束縛中解放出來。教師的職責是引導學生敞開心扉,傾聽與表達,培養獨立人格與完整個性。

    其次,提升教師教學的對話智慧。一是在對話中反思對象、情境和觀點的變化,防止學生聲音被掩蓋或遮蔽;二是敏銳感知學生話語,對其來源、特點、變化及隱含意義保持警覺,適時給予反饋和引導;三是學會換位思考,了解辨別學生話語的本意;四是真誠、謙虛、主動參與學生的話語環境,與學生達成認知、情感與精神上的緊密聯系。

    最後,給予教師一定的人文關懷,以協同的方式引導師生在對話教學中成長。一方面,爲教師減負,減少事務性工作的束縛,讓教師有更多時間走近學生、研究教學,弱化控制性行爲;另一方面,地方教科研室、師範院校課程與教學研究者需提供適宜的專業保障與引導服務。引導教師不僅要關注對話教學中的“事”,更要關注教學中的“人”,即在對話教學中,不僅關注教學任務的完成,更要關照學生成長。對話教學中的“成人”指向學生與教師的共同成長,讓師生在“有話能說、有話要說”的話語空間中表達自我,體驗課堂的存在感、歸屬感和幸福感。

    對話教學呈現“虛假化”“程式化”“標准化”“控制化”等傾向,缺乏活力和生命意蘊,很大程度上是學校教育、家庭及社會等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對話教學的匡正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們不能以“他者”姿態批判甚至無端指責一線教師,而應站在共同體的立場上與教師真誠合作,引導教師優化教學觀念,淡化對話教學中的控制與規訓行爲。

    (作者單位:南京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本文系全國教育科學規劃“十三五”項目“中小學STEM教育基本理論與本土實踐問題研究”[BHA180126]成果)

    《中國教育報》2019年08月29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