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以“工匠精神”育工匠之師

    發布時間:2019-06-04 作者:夏德強 來源:中國教育報

    国家高度重视職業教育发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職業教育发展置于宏观调控层面予以重点部署,进一步彰显了職業教育在调整产业结构、人才结构、教育结构方面的重要作用。为推进職業教育大改革大发展,国务院印发了《国家職業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教育部等部门也密集出台了一批含金量高的配套政策,启动了一批职教改革重大项目,集中释放了推进改革发展的政策红利。

    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推动職業教育大改革大发展,“双师型”教师是关键。他们既有广博的理论知识,又有娴熟的实践技能;既能在讲台上传道解惑,又能在车间里传技授业;既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又是工匠精神的传播者。只有他们,才能让“手脑并用”“做学合一”“理论与实际并行”“知识与技能并重”等教学原则落到实处。因此,我们只有积极构建“双师型”教师队伍才能使職業教育办出特色、办出水平。那么,如何打造一支技艺精湛、专兼结合的“双师型”教师队伍?“职教20条”提出了明确要求,作出了具体部署,这为职业院校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

        “雙師”之要求

    “職教20條”中有9條涉及師資隊伍建設,其中第12條更是明確了“雙師型”教師隊伍的建設目標和具體任務,提出通過加強制度建設、標准建設、平台建設等,推動建立一支素質過硬的“雙師型”教師隊伍,努力打造一批專業帶頭人、職教名師和教學創新團隊。筆者認爲,可以從“定性”和“定量”兩個角度理解相關要求。

    从“定性”的角度讲,就是要建立职业院校教师专业标准,明确“双师型”教师的准入标准、认定标准和评价标准,明晰“双师型”教师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同时具备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能力。换言之,要成为“双师型”教师,必须既要有广博的理论知识,又要有娴熟的实践技能;既能在讲台上传道解惑,又能在车间里传技授业;既要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又要当工匠精神的传播者。这既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教师“四有”标准和“三传三塑”时代重任新要求的具体举措,也是缓解當前就业压力、培养生产必需和生活急需领域技术技能人才的现实需要。

    从“定量”的角度看,集中凸显了三个层面的七个量化指标。一是引进层面,要求从2019年起,专业教师原则上从具有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并具有高职以上学历的人员中公开招聘。二是培养层面,要建立100个“双师型”教师培养培训基地,分专业分批建成360个国家级職業教育教师教学创新团队,引导一批高水平工科学校举办职业技术师范教育。三是培训层面,落实教师5年一周期的全员轮训制度,教师每年至少1个月在企业或实训基地实训。通过以上举措,最终实现“双师型”教师占专业课教师总数超过50%的目标。

        “雙師”之現狀

    國將興,必貴師而重傅。國家層面已經設立專項資金,實施了職業院校教師素質提高計劃,推動“雙師型”教師專業發展。整體而言,我國職業院校“雙師型”教師隊伍規模基本穩定,整體素質大幅提升,隊伍結構持續優化。然而,受體制機制制約,“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還存在以下幾個薄弱環節。

    一是總量不足。據統計,2018年,全國1.17萬所職業院校有在校生2686萬人,專任教師133.2萬人,中職、高職生師比分別爲18.6:1和22.8:1;中高職“雙師型”教師45.6萬人,在專業課教師中的占比與50%的目標還有一定的距離。

    二是標准不清。長期以來,業界對“雙師型”教師的概念有多種解釋,“雙師型”教師的國家標准尚未出台,地方標准各有千秋,院校標准更是五花八門,各地公開的“雙師型”教師占比尚不具備橫向比較價值。

    三是路径不畅。“双师型”教师培养的关键在实践,前提是“校企共育”,即企业要为教师提供充足的实践平台和机会,然而,目前的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迫切需要激发企业参与職業教育的内生动力,推动校企共育“双师型”教师。

    四是吸引力不强。職業教育对师资的实践素养要求在某种程度上要高于同阶段的普通教育,但是,部分职业院校教师的待遇与其职业要求还不匹配,职业院校绩效工资及其他收入分配机制还需调整,职业院校教师的吸引力还有待增强。

        “雙師”從何來

    “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是一項系統工程。要補齊職業院校師資隊伍建設的短板,必須堅持需求導向、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本著“缺什麽補什麽”的原則,抓好“五大關口”。

    一抓“入门关”。职业院校“双师型”教师主要来源于校内专业教师和企业兼职教师,扩大其规模的关键是建立職業教育教师准入标准,落实“职教20条”提出的“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硬性规定,这是由職業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本质属性决定的,也是提高職業教育办学质量、提升社会认同感的必然要求。这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大“放管服”力度,松绑职业院校编制束缚,在高职院校推行“人员总量管理”,扩大职业院校用人自主权,落实高层次、高技能人才“直聘”制度,推动“固定岗+流动岗”人事管理制度改革,建立校企专业人员“互聘”制度。

    二抓“培养关”。在院校布局方面,需要加强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建设,抓紧构建以师范院校为主体、综合性大学和产教融合企业参与的職業教育师资培养新体系。在师资培训方面,海外研修—国培计划—省培计划—校本培训“四位一体”的“双师型”教师培训体系已经建立,关键在扩大教师的受益面和提高培训的针对性。笔者认为,“双师型”教师培训的重点是学习借鉴国外職業教育先进经验,培养教师的信息化素养,提高教师开展“1+X”证书制度、进行模块化教学改革的能力,帮助教师掌握新技术、新工艺、新规范。

    三抓“共育關”。從人力資源價值角度分析,“雙師型”教師源于企業,又反哺于企業,是校企人員雙向交流並形成良性反饋機制的主體。源于企業是指“雙師型”教師的成長離不開企業實踐平台的支撐;反哺于企業是指“雙師型”教師具有雙重使命,既要承擔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的神聖職責,又要積極參與産教融合、校企合作,聯合開展技術研發,爲企業創新發展提供智力支持。因此,企業尤其是産教融合型企業要徹底轉變“雙師型”教師的培養是企業利益單向輸出的觀念,充分利用好“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組織式激勵政策,與政府、院校合作共建一批高水平産業化産教融合實訓基地和國家級“雙師型”教師培養培訓基地,爲“雙師型”教師的培養提供平台支撐,爲落實“5年一周期”的全員輪訓及“每年至少1個月”的企業實踐制度提供條件保障。

    四抓“质量关”。一方面要落实《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建立分层分类的职业院校教师专业标准体系,尽快出台新时代“双师型”教师的国家要求,明确“双师型”教师的资格条件,地方和职业院校也应根据国家要求,结合实际细化标准内容,制定任用管理制度。另一方面要发挥职称评审的导向作用,落实《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克服唯论文、唯学历、唯奖项等倾向,建立符合職業教育特点的教师职称分类评价指标体系,尤其突出对职业院校专业课教师技能水平和专业教学能力的评价,将“双师”素养作为专业课教师晋升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的基本条件。

    五抓“保障关”。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社会上对職業教育的认识还存在偏见,职业院校教师的吸引力不强、地位不高。提高职业院校教师吸引力,关键在提高職業教育自身吸引力的同时,厚植尊师文化,营造尊师氛围,落实职业院校教师的权益保障和激励机制,让职业院校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落实保障权益,就是要改革绩效工资制度,扩大职业院校收入分配自主权,落实职业院校教师参与职业培训、校企合作、技术服务、成果转化、自办企业等所得收入可按一定比例作为绩效工资来源的政策。建立激励机制,不仅需要打造一批国家级职业院校教师教学创新团队,建立多层次的職業教育名师工作室、技能大师工作室等,还需要扩大职业院校在国家级教学名师、“万人计划”教学名师、国家精品在线课程遴选等方面的份额,从而提高职业院校教师的幸福感、成就感和荣誉感,提升职业院校教师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和职业地位。

    (作者系蘭州石化職業技術學院副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04日第11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