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融合是特殊兒童的權利

    ——專訪北京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教授鄧猛

    發布時間:2019-05-26 作者:本报记者 赵彩侠 來源:中國教育報

    ■成長話題·融合教育③

    近年來,早期融合教育發展迅速,許多幼兒園或專業機構都在開展相關工作,但我們對此仍然知之甚少。融合教育究竟有何意義?融合教育的整體情況怎樣?目前開展融合教育的核心困境是什麽?如何解決這些困境?爲解答這些問題,記者專訪了北京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教授鄧猛。

    早期融合教育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記者:您長期研究學前階段的融合教育,能不能介紹一下我國學前階段融合教育的整體發展情況?

    鄧猛:我们国家的融合教育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包括特殊学校、特殊班、资源班级、随班就读等在内的特殊教育体系。但这方面的探索主要是针对义务教育的。大规模的系统的早期融合教育还处于比较初始的发展阶段,这与我们国家學前教育整体发展相对滞后是一致的。但早期融合教育的发展潜力是很大的,社会需求也越来越大。

    隨著時代的變化,社會經濟、醫療保健、生育方式及教養方式的變化,孩子早期出現發育性問題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幼兒園裏,處境不利、因爲各種原因被邊緣化的孩子也在不斷增加。例如,自閉症、注意力缺陷、多動症、情緒困擾、發育遲緩等,都是較爲常見的。當然有很大一部分孩子,可能有問題,但因爲年齡或者技術的原因,在年幼階段很難被明確診斷出來。

    從總體上來說,處境不利的孩子數量有加速增加的趨勢。對他們的早期幹預十分重要。如果不能及時對這些孩子予以關注和支持,幾年之後,他們可能就會進入殘疾的範疇。如果早期幹預到位,他們則有可能像平常人一樣生活與學習,即使不能像平常人一樣生活,也可以有較大改變。早期幹預和教育非常關鍵,但目前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

    融合的環境與專業技術方法需相互配合

    記者:您曾說過,融合對特殊孩子是權利而非恩賜。對特殊孩子來說,融合教育最大的意義是什麽?

    鄧猛:孩子終究是要在社會中生活與發展的。所以,主流的社會,包括主流的教育系統是孩子最應該去享受的機會與資源。也只有在主流的社會、幼兒園裏學習和生活,他們的社會技能才能發展好,才能更好地學會與其他人打交道,將來才可能在主流教育體系、社會裏學習與生活,實現社會的參與和融入,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因此可以說,主流的生活與教育環境,爲特殊孩子的成長提供了基礎條件。

    記者:學前階段,所有的特殊孩子都適合融合嗎?

    鄧猛:從理想的角度來說,所有的特殊孩子都是適合融合的。但從現實情況來看,我們還做不到。目前只能爭取爲更多的孩子提供融合的環境與支持。我認爲,絕大多數特殊孩子是具備融合的基礎與潛能的。

    記者:普通孩子與特殊孩子所需要的關注是不一樣的。融合的環境固然對特殊孩子好,但會不會存在因爲教師不能專門關照,使他們出現發展受阻的現象?

    鄧猛:每個孩子本身就是不同的。這些特殊孩子與普通孩子無非是差別大一些,但本質上還是相同的。在早期階段,孩子之間的差異表現相對會小一些、可控一些。舉例來說,孩子之間的歧視,就不像高年級時那樣明顯,因爲學前階段的孩子並不懂得歧視。所以如果從早期開始重視,融合更容易實現,孩子之間也能很好地相處。

    另外,特殊孩子與普通孩子差別大一些,需要教師花費更多的精力去照顧他們也是事實。但每個生命的價值和權利是同等的,差異不是拒絕的理由。這就是爲什麽我們要推動融合幼兒園的原因。我們需要給教師提供一些支持,讓他們有後盾,讓他們能夠應對不同孩子的需求。

    如果孩子的問題比較嚴重,可能超過了幼兒園能夠把控的範疇,可能需要到康複中心甚至醫院做專業的康複或治療;或者這些專業人員到幼兒園裏提供支持也是可以的。但這樣的孩子數量是極少的。幼兒園裏很多被認爲有各種問題甚至殘疾的孩子,表現出來的往往是這樣或那樣較爲輕微的問題,如注意力不集中、情緒困擾、動作不協調、語言發展緩慢等。這些基本都沒有超出教師現有專業能力的範圍。如果給他們一些培訓和各種必要的支持,效果就會更好。

    記者:我們是否可以說,在學前階段,融合的環境甚至比專業的技術與方法更重要?

    鄧猛:不能那樣說。專業的技術方法與融合的環境,換個角度說,就是康複幼兒園與融合幼兒園。它們應該是相互補充、相互結合的。應以融合幼兒園爲主,康複幼兒園爲輔。康複幼兒園更專業,它的訓練或教育方式更有針對性。融合幼兒園專業資源更少一些,但它的環境、文化更適合特殊孩子。二者結合起來比較好。但最根本的還是要看孩子的需求與能力。

    比如對自閉症孩子或者聾兒的訓練,在康複機構中,他們能夠學會發音、說話,但他們的語言發展需要到更真實複雜的環境中去使用,這樣才有效果。那麽,他們就需要普通的同伴與集體環境。因爲在特殊孩子與普通孩子玩耍與交往的過程中,他們會更好地表達,有表達的興趣、動機、情境及具體內容,這更加重要。

    因此,在早期康複過程中,或者康複一段時間後,也應讓特殊孩子回到主流的環境中去與普通孩子發生關系,去玩耍、交往。

    觀念的轉變是開展融合教育的核心

    記者:據您的研究,目前特殊孩子進入幼兒園,被接納的程度如何?

    鄧猛:這更多取決于教師及幼兒園的觀念。只要幼兒園真正以兒童爲中心,就不會出現拒絕的情況。因爲幼兒園的孩子是不懂也不會拒絕的。在他們眼裏,都是玩伴而已。不接納一方面來自教師,一方面來自普通孩子家長,但是家長的態度還是受教師的影響,是可以引導的。

    我接觸過許多各種層次的幼兒園,每個層次都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好的。這就說明,資源的差別並沒有導致在接納特殊孩子方面的顯著差異。主要是幼兒園是否有一個好的氛圍。其實,我們看到,當特殊孩子在幼兒園裏不能得到好的待遇時,普通孩子的境遇也不盡如人意。相反,如果特殊孩子得到了好的關照,普通孩子就不言而喻了,肯定會得到很好的教育。這是由幼兒園的觀念決定的。

    當然,從總體上來說,特殊孩子入幼兒園目前還是相對困難的,這需要政策的強力支持。

    記者:當前开展融合教育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鄧猛:最大的难点是教师观念的缺乏。长期以来,我们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精英教育观念,对儿童权利的认识与尊重都不够,这就造成很长一段时间,特殊孩子进幼儿园十分困难。观念包含许多东西,比如儿童观、残疾观、教学观等。教师的观念决定着他们如何看待不同的孩子,如何看待幼儿园教育。当然,随着近些年我国學前教育的快速发展,教育体制也越来越多元化、均衡化。相应地,大家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更多地开始认识并尊重孩子的差异,能够更加公平地对待他们。现在许多幼儿园已经开始主动去研究特殊孩子,并真正开始承担起教育培养他们的责任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持续推动这件事。

    做好融合教育師資培養的制度設計

    記者:除了觀念外,開展融合教育還有哪些困難?

    鄧猛:在觀念之外,難點主要是教師專業知識與方法的缺乏。目前,除特殊教育專業外的其他師範教育專業,並沒有開設特殊教育的相關課程。所以教師在面對特殊孩子時,就會出現恐懼與無知。恐懼是因爲沒見過,無知是不了解。所以我們在師範教育的課程裏,應該加入特殊教育的相關課程。

    另外是在職培訓,我們需要通過培訓,給教師更多的專業成長機會,至少讓他們了解特殊孩子的基本特點。比如他們行爲的表現形式、原因等。在此基礎上,幫助他們掌握一些基本的應對方法。只是現在,教師得到的培訓機會還比較少,我們需要做好頂層規劃與制度設計,努力爲他們提供系統化的專業培訓。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專業支持,比如建立資源教室,聘請特殊學校或康複機構的專業人員提供一些專業指導。如果這幾個方面都能夠做到位,那麽融合教育開展起來就不再是一個難題了。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26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