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每周推薦

    爲地球呼籲

    發布時間:2019-07-09 作者:卡爾·薩根 來源:中國教師報

    隨看隨想

    卡爾·薩根是美國天文學家和科普作家,一生致力于向公衆普及科學。本文選自他的科普作品《神秘的宇宙》(英文原名Cosmos)的最後一部分。他站在宇宙的維度上看待人類的自我認知,提出我們應該抛棄偏見,抛棄戰爭,致力于探索宇宙,探索我們人類的淵源。人類是宇宙獨一無二的存在,人類只有一個地球,人類應該設法避免自我毀滅,走出地球,探索宇宙。這是卡爾·薩根在冷戰時代的呼籲,也是人類所有世代的共同願景。(楊贏)

    充滿星球的太空多麽浩瀚,與其他星球相比,我們的地球多麽渺小。但是,我們的一切宏偉的計劃,一切航行,一切戰爭,卻都是在地球這個小小的舞台上進行的。那些不惜犧牲無數生靈而發動戰爭的王公貴族真該好好地反省一下,他們的野心充其量不過是成爲世界的一個可憐的小角落的主人。

    ——引1690年惠更斯所著《關于星球世界及其居民和生命的新猜想》

    我們,不管是什麽人,都抱有一種奇特的觀念,一個人或者一個社會,只要與我們有些差別,我們就覺得有些奇怪或異乎尋常,就覺得難以信任或令人討嫌。請想想,“外國的”和“稀奇古怪的”這類詞所包含的含蓄的貶義。然而,我們文明社會的任何遺迹和文化,只不過代表人類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假如有一位天外來客看到我們,他就會發現他所看到的人類及其社會中的不同與其相似相比是微乎其微的。宇宙中可能存在許許多多有高級生命的世界。但是根據達爾文主義的理論,除地球以外,其他地方不存在人類。只有在這裏,只有在地球這顆小小的行星上才存在人。我們是稀罕的受到危及的物種。從宇宙的角度來看,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極其珍貴的。如果有人與你有隙,讓他活下去吧!因爲在1000億個星系中,你找不到第二個這樣的人。

    人類的曆史是緩慢地認識這樣一個真理的過程:我們都是一個更大家族的成員。人類社會的初期。人們只忠實于自己和直系親屬,隨後,他們的忠誠也只局限在四處流浪漂泊的狩獵——采集群落;再往後是效忠于自己的部落、小地區、城邦、國家。我們現在已大大擴展了我們所愛的人的範圍。我們還組成了簡稱爲超級大國的國家聯盟,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人在一起爲某種事業一起工作,這顯然是更富人性和有利于性格塑造的嘗試。但是假如我們要繼續生存下去,我們的忠誠還必須進一步擴大、它應該包括全人類,包括整個地球。當然,對那些統治國家的許多人來說,這種觀點是令人不快的。他們害怕失去權勢,我們將會聽到許多有關叛逆和不忠誠的喧囂。富裕的國家必須同貧窮的國家分享他們的財富。但是正如H.G.威爾斯在另一篇文章中所說的,要麽保留人類社會,要麽共同毀滅,沒有其他的選擇余地。

    幾百萬年以前,地球上尚無人類。而再過幾百萬年,誰還會在地球上?在我們這個星球46億年的整個曆史中,尚沒有什麽東西離開過地球。可現在,無人駕駛的探測飛船正閃爍著銀光,矯健地穿行在太陽系中。我們已對20個天外世界進行過初步的探測,包括肉眼可以看得見的行星,它們都是在夜空中遨遊的光點,它們曾激勵我們的祖先去醉心探索。假如人類能繼續生存下去,那麽有兩點理由會使我們的時代爲人永志:在這技術蓬勃發展的危險時刻,我們設法避免了自我毀滅;在我們這個時代,星際航行開始了。

    然而,嚴酷而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用來把探測器送往行星的火箭同樣也能用于向別國發射核彈頭,“海盜”號和‘旅行者”號飛船采用的核技術又正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技術;無線電技術和雷達技術既用于跟蹤、制導彈道導彈,以及防禦核攻擊,也可用于監測和控制宇宙飛船,捕捉地外文明發出的信息。假如用這些技術來毀滅我們自己,無疑就再也不能去探測其他的行星和恒星了。相反也是這樣,假如我們繼續我們的航天事業,沙文主義將會進一步崩潰,人們就會從宇宙的角度來看待問題。我們將會認識到,我們只能代表整個人類去進行宇宙考察。這樣,我們就會全力以赴去爭取光明,而不是走向滅亡,去擴大我們對地球和地球上生物的了解以及尋找其他地方的生命。無論是進行載人的還是不載人的空間考察,所采用的科學技術和組織管理,以及所需要的獻身精神和勇敢無畏精神,與進行戰爭的要求是基本相同的。因此,只要在核戰爭爆發之前實現了真正的裁軍,這樣的考察就會使主要國家的軍事工業去從事一項長遠的、無可非議的偉大事業。耗費在准備戰爭的精力能夠比較容易地轉變到從事宇宙的開發事業之中。

    進行較大的空間探測的費用十分高昂,如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基地和人到火星上去探險。因此,我認爲在最近的將來,不可能籌措到這樣的巨款,除非在核裁軍和“常規”武器的裁減上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即使實現了這樣的裁軍,那時也許會有更緊迫的事情要做。盡管如此,我仍然堅信,假如人類能避免自我毀滅,我們就遲早能實現上述計劃。一個社會不可能停滯不前。人們存在著某種複雜的心理、在探索宇宙過程中哪怕是小小的退縮趨勢,也會給許多代人帶來明顯的退卻。相反,哪怕對地球以外的探險給予輕微的資助——我們可以學哥倫布,把它稱爲“星際事業”,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人類就能最終出現在其他世界上,來慶賀我們參加了宇宙的事業。

    大約在 360 萬年前,在今天的坦桑尼亞北部發生了一次火山大爆發,火山灰覆蓋了周圍的大平原。1979年,古人類學家瑪麗·李基在火山灰中發現了一些腳印,她認爲這是早期人類的腳印,也許是現代地球上所有人的祖先的腳印。在38萬公裏遠的地方,在我們曾經樂觀地稱之爲靜海的一片幹燥平坦的大平原上,人類也留下了其他天體上最早的腳印。我們已經走過了 360 萬年的旅程,走過了46億年和150億年的旅程。

    因爲我們是産生了自我意識的宇宙局部的化身,我們已經開始考慮自己的淵源了。我們是在深思其他星球的星球物質,是由1028個原子組成的集合體,我們正在探索原子的演化過程,正在追蹤意識産生的漫長曆程。我們應該忠誠于全人類,忠誠于整個地球。必須由我們來爲地球大聲疾呼。維持人類的生存不僅是對我們自己負責,也是對宇宙負責,對這個古老的、浩瀚的、孕育了我們的宇宙負責。

    (選自《神秘的宇宙》,卡爾·薩根著,周秋麟等譯,天津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8年版)

    《中國教師報》2019年07月10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