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課堂研究④

    從“教的專家”走向“學的專家”

    發布時間:2019-07-09 作者:鍾啓泉 來源:中國教師報

    西方最早期的教學論著作是12世紀的法國人休的《學習論》,這是一本系統論述“學知”及其學習方法方面內容精彩的代表作。但中世紀以來,西方教學方法交織著兩條路線的角力,一條是以“教”爲中心的,其代表人物是赫爾巴特;另一條是以“學”爲中心的,其代表人物是杜威。教育的核心終究是學習,因此晚近以杜威爲代表的教學思想成爲主流。我國的教學思想同樣走過了“學—教—學”的發展軌迹,傳統的教育話語就是以“學”爲中心的。例如在《論語》中,“學”字出現了64次,而“教”字僅出現了7次。《論語》的開篇是《學而》,我國第一篇專門的教育論著是《學記》,《荀子》的第一篇就是《勸學》,等等。我國自引進凱洛夫教育學之後,形成了以“教”爲中心的教育方法體系。新課程改革以來,強調兒童的學習主體性,以“學”爲中心的教學思想再次被關注。

    如今,我們對知識社會中作爲專家的教師形象應當有新的認識。在信息化、全球化進展的21世紀知識社會裏,我們要求教師擁有能夠培育兒童的“學術核心能力”的能力,並不停留于片段性知識與技能的有效傳遞,而是更深入地學習現實與學術體系的原理,從而創造出新的知識與智慧的力量。這樣,教師要知曉在教學中如何組織學習過程,如何在時間和空間維度設計課程和學習環境,如何構築學校的學習文化。教師不僅要反複運用學生時代掌握的知識、技能以及就職之後學到的學科知識和教學技能,還要能夠適應多樣的文化和社會背景的兒童實際,跟上日新月異的教育學術知識的變化,成爲知識的探究者和終身學習者。這種要求意味著,把教師視爲“教的專家”的時代已經結束。

    佐藤學界定的作爲“學的專家”應當具備的能力,即“教師的能力=娴熟手工者的能力+教育專家的能力”,具備三個基本特質:

    第一,娴熟手工者的技能=藝術創作的技巧和矜持(自豪感)=基于模仿和邊看邊學而獲得的能力(學徒制學習)。

    第二,專家的能力=知性判斷、倫理和自律性=理論與實踐的統一=基于探究與經驗而獲得=案例研究。

    第三,教師“學習共同體”的重要性。同僚性的建構,將娴熟的醫生的特點(細致)和專業性(知性與責任)的精髓集于一身。

    教師的成長靠課堂研究的實踐,而“案例研究”便是課堂研究的基本方式。從教師擁有的實踐性知識、思考方式和職業的獨特性看,這種課堂研究具有功能性的作用。教師的實踐性知識是特定的教學脈絡中發揮作用的複合性的多層次知識。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種內化了的知識、無意識地起作用的內隱知識,也是一種以個體經驗爲基礎的行爲理論。因此,教師要認識到這種自身的教學風格所表征的行爲理論與實踐性知識並加以言語化。教師專業的獨特性就在于,每天面對的都是嶄新的動態發展中的教育世界。在課堂教學中教師的專業見識是如何得以實現的,除了教學現場的合作、對話、分享之外,別無他法。

    從教師的這種實踐性知識的特質看,案例研究作爲教師的基本學習方式,具有以下意義:

    第一,教學觀摩的意義。走進同事的課堂,觀察同事的教學現場,並通過與同事的討論,認識自己與他人教學見解的異同,從而學會如何把握兒童的學習與教材,如何作出應對等實踐性知識和行爲理論。

    第二,教學切磋的意義。這裏的切磋教學是指開放自己的課堂,並借助與同事的切磋,對照同事的言說,認識自己的教學行爲和班級學生的學習,進而發現自身的教學風格和教育信念。

    第三,教學合作的意義。借助教師之間共同探討“課堂願景”的教學創造,分享各自的教育智慧,領略課堂氛圍之類的非語言側面乃至師生的情感體驗,從而獲得共振與共鳴。

    教师的成长是在教学创造中实现的,教师之间彼此开放课堂,分享各自的经验,是提升教师素养不可或缺的行为。可以相信,案例研究将一步一个脚印地引领学校现场的教师從“教的專家”走向“學的專家”。

    (作者系華東師範大學終身教授、華東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名譽所長)

    《中國教師報》2019年07月10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