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朱旭東:加強對中國兒童發展規律及其教育的研究

    發布時間:2020-01-19 作者:朱旭東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人民教育》雜志

    [摘要] 中国儿童发展的内涵应包括大脑发育、身体发展、认知发展、情感发展、道德发展、公民性发展、个性-社会性发展、安全发展、健康发展、艺术和审美发展等十个维度。當前,由于对中国儿童发展的片面认识导致社会出现了诸多错误的教育观念、主张和行为,因此需要学界基于中国文化背景加强对中国儿童发展规律及其教育的研究,全面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

    [關鍵詞] 兒童發展;內涵;規律

    [作者簡介] 朱旭東,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部長,教授(北京100875)

    儿童发展是关涉中华民族素质提升和人力资源强国建设的重要战略课题,也是教育学和心理学领域中重要的学术与实践话题。當前,不仅不同社会群体对儿童发展的认识存在严重的经验主义倾向,而且教育实践领域中也存在着诸多认识误区,如对学生发展的认知偏差以及儿童学科学习的目的不清等。这些棘手的问题表明,以往以心理学为主要逻辑开展的研究显然无法直面中国儿童发展的全局,中国儿童健康发展迫切需要更科学、具有鲜明文化特质的理论指导。但遗憾的是,目前对中国儿童发展内涵的可操作化界定比较欠缺,结合中国文化背景进行的儿童发展研究极为匮乏,对中国儿童发展规律的中国模式的研究更是近乎阙如。因此,有必要全面深刻认识中国儿童发展的内涵,加强对中国儿童发展规律的中国模式的研究,并据此采取教育措施。

    一、全面深刻認識中國兒童發展的內涵

    中國兒童發展是一個具有多重維度和複雜結構的概念,是由成長過程中的差異化的個體發展融合而成的整體性發展形態。考慮到基因、環境、教育等條件的不同,中國兒童發展的內涵應包括大腦發育、身體發展、認知發展、情感發展、道德發展、公民性發展、個性-社會性發展、安全發展、健康發展、藝術和審美發展等十個維度。

    1.中國兒童的大腦發育。根據人腦發育規律,大腦依次發展的區域分別是感知覺皮層、運動皮層、颞葉,最後是前額葉。0-3歲是早期語言爆發期,是聽覺感知能力發展的關鍵時期。小學階段是基礎認知能力發展時期,中學階段是情緒動機和決策能力發展的關鍵期。

    2.中國兒童的身體發展。從完整性說,身體包括肉體、骨骼、血液、肌腱、激素、細胞、神經元等,而細胞和神經元是上述的大腦發育內容。要刺激並促進兒童大腦發育,有必要深悉兒童身體發展規律。

    3.中國兒童的認知發展。認知是個體通過形成概念、知覺、判斷或想象等心理活動來獲取知識的過程,即個體思維進行信息處理的心理功能。認知發展的過程是心智模式、心智素養的形成過程。其基本路線是,通過認知積累知識和經驗,最終促成心智的開啓、升級。其中,心智是個體過往獲得的一切知識及經驗的總和(包括基于這些知識和經驗造就的思考方法、思考模式)。

    4.中國兒童的情感發展。情感由家庭和基礎情感與社會和高級情感構成,表現爲積極情感和消極情感兩個方面。其中,家庭和基礎情感由血緣和原始情感構成,社會和高級情感由社會紐帶和民族、國家情感決定。

    5.中國兒童的道德發展。它由誠實、貴生、自尊、謙虛、智慧、節制、勇敢、中庸等道德內容譜系組成,體現爲知、情、意、行一體化的兒童道德發展過程。

    6.中國兒童的公民性發展。它是兒童公民性品格的養成過程,內嵌著政治、倫理和法律價值要素,具體指向兒童個人信念和國家信念的塑造,民主法治價值觀的形成,以及權利、義務和責任觀念的樹立。

    7.中國兒童的個性-社會性發展。它既包括促進兒童的合作、分享、團結、尊重、包容、理解、妥協、心理韌性等積極個性-社會性的發展,也包括減少兒童的利己、不合群、對抗、沖突等消極個性-社會性的發展。

    8.中國兒童的安全發展。它有兩個維度:一是兒童的安全認知、安全意識、安全能力和安全行動;二是兒童的家庭安全、校園安全、社會安全、公共安全、自然安全、交通安全、運動安全、衛生安全(包括性安全)、信息安全等。

    9.中國兒童的健康發展或自我保健能力。這裏主要指兒童保證並維持自身健康的能力,它要求兒童具備諸如環境健康、精神健康等方面的知識和倫理,以及保健、保險等方面的素養。

    10.中國兒童的藝術和審美發展。藝術發展是指兒童藝術技能的形成和提高,包括音樂、舞蹈、繪畫、書法、工藝、建築、詩文和小說等不同藝術形態中的技能;審美發展是指兒童感受美、欣賞美、體驗美和創作美等能力的獲得和提升。

    二、中國兒童發展存在一些片面認識

    对中国儿童发展内涵的认识程度与水平直接影响到教育活动开展的质量,进而决定了儿童早期乃至终身发展的质量。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當前对中国儿童发展内涵的认识不够理性、比较片面,由此所致的教育观念、主张和行为错误屡见不鲜,令人心忧。

    1.對兒童大腦發育的科學認識不足

    日本腦科學家林成之教授曾在《影響腦的七種惡習》中強調“教育即腦育”,提出了腦神經細胞具有“尋求生存、尋求知識、尋求夥伴”三種本能。[1]盡管如此,腦科學的研究發現、研究成果在我國教育實踐中的應用卻嚴重不足,更鮮有運用腦科學發展兒童思維與素質的做法。例如,睡眠和飲食作爲影響兒童大腦發育的極爲關鍵的要素,在我國尚未得到足夠的重視。2018年調查顯示,中小學生中僅有23.99%的學生可以睡到自然醒;而由鬧鍾或他人叫醒的學生比例高達76.01%;更嚴重的是,還有29.26%的學生睡不到8小時就被叫醒。[2]不僅兒童的睡眠未充分尊重腦科學規律,而且不少中小學校的配餐被簡單地理解爲學生“吃飽喝足”,並沒有從兒童大腦發育的專業、科學角度來認識。這種情況在我國中西部地區環境較差的鄉村學校尤爲嚴峻。

    2.運動作爲兒童身體發展的先決條件未獲重視

    運動被許多腦科學家認爲是鍛煉腦的唯一方法,在體力、腦力發展中具有重要的決定作用。然而,運動作爲促進兒童大腦發育不可缺少的條件並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城鎮化進程中小區配套建設未給兒童身體發展配備足夠的戶外運動空間,以及由某些地方政府用地決策失誤導致的“擁擠的學校”,均是不懂兒童發展規律所致。而以安全爲由關停部分體育項目或減少戶外活動時間,忽視學生運動技能培養,甚至“剝奪”兒童運動的權利,實際上是一些學校領導沒有認識到運動是兒童身體發展的先決條件所致。

    3.對創造力是兒童認知發展重要內容的認識匮乏

    兒童認知發展水平決定了其對塑造未來的自主參與度。將陳述性知識掌握程度視爲學生發展的唯一內容長期占據著人們教育觀念和思想的主流,以至于記憶力好即被視爲智力好或聰明,導致對創造力是兒童認知發展重要內容的認識嚴重欠缺。特別要強調的是,兒童認知發展中的創造力該如何培養?這是一個長期沒有得到重視並解決的問題。自然和曆史是激發創造力的重要源泉,但現實是,中國兒童接觸自然的機會太少,曆史學習又過于強調曆史知識識記而非曆史靈感培養,這對兒童的認知發展極爲不利。

    4.對兒童情感發展的認識尚不清晰

    情感發展對兒童智育水平提升和創新素質培養具有較大制約。理想的狀態應是,借由教育的途徑,在培育兒童家庭情感和基礎情感的基礎上,使其逐漸養成社會情感,進而形成國家情感。比如,被叫停的大規模“撤點並校”之所以值得反思,一定程度上源于追求教育“規模與效率”的片面主張切斷了家庭情感和基礎情感培育的路徑,中斷了社會情感和國家情感産生的源泉,從而違背了兒童情感發展的規律。人類具有快樂、痛苦、憤怒、恐懼、驚訝、厭惡六大基本情感,愛、內疚、羞恥、尴尬、自豪、羨慕、嫉妒等七大社會情感,但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對兒童情感的認識並不清晰,因此誘發了兒童尤其是特殊群體兒童情感發育不良的問題。應該理性認識到,若留守兒童、單親家庭兒童、流動兒童、“撤點並校”後寄宿的兒童等長期得不到基礎情感和社會情感的培育,其未來發展勢必存在諸多隱患。

    5.兒童道德發展的內容譜系建構缺失

    促進兒童道德發展是踐行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重要著力點,也是建設優質教育系統不可或缺的條件。反觀我國現實,家庭德育力量薄弱、學校德育主題不夠突出、社會德育的引導和規範力度有待增強,而最根本的是兒童德育建設的內容譜系建構缺失。如只有兒童道德發展的知、情、意、行的過程建構,而沒有誠實、貴生、自尊、謙虛、智慧、節制、勇敢、中庸等[3]道德發展內容譜系的建構。學校作爲促進兒童道德發展的重要主體,在德育理念、德育課程、德育活動等方面均缺乏基于兒童道德發展內容譜系的探索,表現爲一定的知識化、形式化特征。而建基于道德發展內容的行動層面則存在著不同程度的知行脫節問題,“知行統一”意義上的教育活動偏移爲強調道德發展的“知”而相對忽視道德發展的“行”,導致教室裏道德發展的“知”與家庭、社會中道德發展的“行”不一致的問題比較突出。

    6.缺乏對兒童公民性發展的認識

    儿童的公民性发展对培养公民品德、建构主体性公共精神具有深远的影响。要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见实效,就需要依据儿童发展的规律重构核心价值观的内涵,使“规范层次”上的公民性发展目标转化为不同学段儿童能够理解的话语和言说。如“爱国”应该从娃娃抓起,但同时需要基于儿童发展中的认知规律和情感规律进行终身教育。理想的路径是,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下,结合儿童所处教育阶段的特点设计相应的公民养成教育模式,将国家公民当具备的“责、权、利、义”素养培育融入當前的教育制度与社会环境。

    7.對兒童個性-社會性發展的素養培育狀況堪憂

    個性-社會性發展所包含的思想情感、觀念和行爲是兒童作爲一名社會成員應具備的基本素質。雖然兒童的個性-社會性發展在學校制度中受到重視,但是被重視程度在幼兒園、小學、中學等不同的學段存在斷裂。幼兒園階段重視幼兒的個性-社會性發展,而到了小學、中學階段卻常常被忽視,由此産生了小學、中學階段以兒童道德發展替代兒童個性-社會性發展這一普遍性問題。今天,中國兒童發展可以歸結爲個人原子主義生存模式,這種模式表現爲兒童從過去現實中的小團體生存轉變成爲網絡中的小團體生存,從過去村落、街道、小院等的遊戲化團體生存轉變成爲互聯網遊戲化生存。互聯網虛擬小團體成爲兒童社會性發展的主要模式,由此導致兒童的“宅”式生活方式出現,陷入網絡虛擬世界的“旋渦”,有的兒童出現“抑郁、孤獨”症狀與之亦不無關系。這表明,兒童發展中存在社會性交往機會下降、集體性遊戲過程缺失和個人競爭性電子遊戲主導的特征。更爲嚴重的是,學校教室中缺乏集體性集體主義學習,學習過程的集體性和學習結果的集體性缺乏一體化,競爭性個人主義的學習和考試評價占主導,兒童發展集體性素養並沒有得到真正培養,這種狀況深刻影響到中國兒童參與全球競爭的社會性素養培育。

    8.只強調保護兒童的安全而非通過教育促進兒童安全發展

    教育部早在2007年已出台《中小學公共安全教育指導綱要》,要求加強中小學公共安全教育。在實踐層面我們多強調保護兒童的安全而對通過教育促進兒童安全發展的重視不夠,殊不知兒童的安全認知、安全意識、安全能力和安全行動是個體安全和社會安全的有機組成,家庭安全、校園安全、社會安全、公共安全、自然安全、交通安全、運動安全、衛生安全(包括性安全)、信息安全等都需要兒童的安全發展來實現。以信息安全爲例,兒童因不具備信息安全能力而損害國家安全、文化安全的事件時有發生,原因即在于學校教育沒有把兒童安全發展置于應有的重要位置,兒童的自我安全能力亟待提升。

    9.教育缺乏對兒童健康能力的培養

    由于社會結構、文化環境的巨大變遷和日益複雜,我國兒童的健康危險行爲屢被曝出。教育的功能之一本應包含提高兒童的自我保健能力、促進其健康發展。即通過日常生活、尤其是餐食生活、學生“食育”,培養兒童的自我飲食健康能力;通過衛生知識、衛生意識、衛生習慣、衛生能力等的培養,提高兒童的生理健康能力;通過營造家庭、社會的和諧氛圍,培養兒童的自我心理調適能力,促進兒童的心理健康;通過培育運動的一技之能,促進兒童的運動能力發展。事實上,沒有運動的一技之能者在兒童中大有人在。尤爲嚴重的是,人類傳統、常見疾病的蔓延已經呈現出低齡化態勢,肥胖、近視問題在兒童中更是十分突出。這一切與兒童的自我保健能力不強有關,更與教育缺乏對兒童健康能力的培養緊密相關。

    10.教育促進兒童藝術和審美能力提升的功能發揮不足

    藝術和審美能力通過潛移默化的“滲透”作用對兒童成長産生累積性、長效性的影響,教育有理由在養成一技之藝的藝術能力與欣賞、體驗和創造的審美能力方面發揮出價值和功用,爲兒童未來一生的發展奠基。然而,由于受到消費主義、信仰迷失、道德失範的侵襲,教育在喚起兒童的潛在藝術和審美需求、使中國每一位兒童具備一技之藝方面發揮的作用明顯不足,沒有爲中國社會的精神發育和精神文明建設所需要的兒童審美能力培養做好充足准備。促進兒童藝術和審美能力提升的家庭美育、社會美育和學校美育,甚至網絡美育的一體化體系並沒有建立起來,兒童藝術和審美能力結構與生成機制的複雜性未得到充分重視,社會美育尤其是社會培訓機構的兒童藝術教育又表現出明顯的功利化、商業化、名利化傾向,從而喪失了兒童藝術和審美教育的應有價值。未來這些縱橫交織的問題應重點予以解決。

    三、加強對中國兒童發展規律及其教育的研究

    中國兒童發展內涵的多維性、結構層次的複雜性凸顯出加強對中國兒童發展規律認識的必要性,由對中國兒童發展的片面認識導致的教育觀念、主張和行爲錯誤則進一步要求據此采取有針對性的教育措施。這是全面落實黨的教育方針,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重要講話精神的必然要求。

    1.緊緊圍繞“培養什麽人、怎樣培養人、爲誰培養人”這一根本問題開展中國兒童發展規律的中國模式研究

    要認識到“培養什麽人,是教育的首要問題”,而“我國是中國共産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就決定了我們的教育必須把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作爲根本任務,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産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鬥終身的有用人才”。“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雖面向兒童未來,但必須在兒童時期建立牢固的發展基礎,基于兒童的大腦發育、健康生理而獲得心智、情感、道德、公民性、個性-社會性、健康和安全、藝術和審美的發展,進而明確並解決“培養什麽人”“怎樣培養人”“爲誰培養人”這一重大問題。

    2.構建與德、智、體、美有機融合的勞動教育新體系

    新時代的勞動教育不僅僅是要強調教育與生産勞動相結合,更重要的是要突出勞動教育樹德育體、增智育美的功能,發揮勞動教育的精神價值和政治價值。因此,有必要構建勞動與德、智、體、美有機融合的勞動教育新體系,開展有教育性的勞動,培養學生的勞動素質,讓學生在勞動中養成崇尚勞動的精神、勇于創造的意識、健康強健的體魄以及求真向美的人格,通過勞動教育有效促進新時代的全人發展。

    3.增強和彌補對中國兒童發展地域多樣性規律的認識

    兒童發展是貫穿並深嵌于獨特的文化背景和社會現實中的,全面深刻認識其結構與內涵除了觀照不同方面的系統性和聯動性外,還要注意到中國文化背景下的地域性差異。既應該全面深刻認識中國兒童和世界兒童相同的發展規律,又應該全面深刻認識中國兒童的特殊發展規律,也應該全面深刻認識中國少數民族兒童的發展規律,應該全面深刻認識台灣、香港、澳門等地區的兒童發展規律,從而增強和彌補對中國兒童發展地域多樣性規律的認識。

    4.加強對中國兒童發展的創造性維度的認識並找到教育途徑

    兒童的創造力發展不僅表現爲具有好奇心和想象力,也體現在具備問題解決、專長等高級認知能力,更需要通過曆史源泉和大自然體驗、交往加以鞏固。中國兒童心智發展中的創造力培育是決定中國未來在世界競爭中取勝的關鍵和原動力。這是一項綜合性工程,需要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的全力配合,尤其需要學校系統在教育理念上進行積極轉變,在課程和教學上進行勇敢探索和嘗試。通過加強對中國兒童發展的創造性維度及其教育途徑的認識,探索出一條中國兒童創造力發展的獨特道路。

    5.加強對中國兒童發展的情感維度的認識並找到教育途徑

    要從“培養全面發展的人”的角度正確認識中國兒童發展的情感維度及情感教育的重要意義,同時要突破兒童情感教育的傳統定位,努力構建出包括家庭和基礎情感、社會和高級情感、積極情感和消極情感等在內的情感教育形態,還要找到更具有時代性、創新性,更容易爲兒童所接受的情感教育方式,更好地培育積極情感,培養兒童自我處理消極情感的能力。

    6.重視並加強對中國兒童的社會性和個性發展評價

    要轉變中國兒童發展的評價標准,建立經過理論和實踐雙重論證與檢驗的中國兒童社會性和個性發展評價指標,確保評價的科學性和專業性。在尊重地域差異和兒童發展動態特征的基礎上,保證評價能夠清晰地測度兒童社會性和個性發展的現狀、問題和未來趨勢,同時還要注意避免評價標准過于細密、太過冗長,不利于應用推廣。

    7.制定《中國兒童健康和安全法》,爲兒童的健康和安全提供法律保障

    通過制定《中國兒童健康和安全法》,將保障中國兒童的健康和安全提升至國家立法高度。從年齡階段的視角、兒童健康和安全發展的視角綜合考慮與設計規範內容,對發展成熟的政策規範予以確認,系統設計不同主體的權利、義務和法律責任,爲探索建立兒童健康和安全發展的一體化教育體系提供法律保障。

    8.加強促進兒童發展的教室文化建設

    中國具有的“九個一”(一塊黑板、一台電腦、一塊屏幕、一個講台、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本教材、一支筆、一本練習冊)教室文化不利于兒童大腦的充分發育,也難以促進兒童心智的全面發展,尤其是心智中的創造力發展。因此,有必要在尊重大腦分工規律的基礎上進行教室文化建設的探索創新,在設計中體現出知識學習系統、技能性系統的不同要求,體現出中國特有的文化特質與創新,進而爲集體性集體主義學習的實現提供有利條件。

    9.加強中國兒童發展數據庫建設

    大數據時代爲中國兒童發展提供了有利契機。要借助先進的信息技術和條件建立起全面涵蓋兒童發展內涵的大數據平台,形成種類繁多且便于測度、科學精准的數據庫。通過對數據的及時更新、多元交互分析,持續跟蹤、研究中國兒童發展的規律和特點,爲制定中國兒童發展規劃和采取教育措施提供科學、專業、權威、精准的技術性和工具性支持。

    《人民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