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突厥:第一個創制文字的漠北民族

    發布時間:2020-01-06 作者:《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來源:歐燕

    公元6至8世紀,我國北方活躍著一個強悍的民族,他們馳騁在廣袤的漠北草原,不斷南下威脅著中原王朝。

    這個民族,就是突厥。他們所建立的政權稱爲突厥汗國。突厥創制了自己的文字,對北方民族影響極大。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強盛一時的民族和國家煙消雲散。

    突厥人源自何處,又最終去了哪裏呢?讓我們一探究竟。

    突厥起源

    狼族的傳說。傳說突厥是狼的後代。《周書?突厥傳》記載了兩個傳說:一個傳說提出突厥是匈奴的別種,姓阿史那氏,自成部落。後來,部落被鄰國所破,部族被滅,只剩下一個10歲的小男孩。敵兵看小男孩年紀小,不忍殺他,只砍下他的腳,將他丟棄在草澤中。小男孩被一只母狼所救,長大後與之結合。多年後,鄰國的王聽說當初那個小男孩還活著,又派人去殺他。派去的人看到狼在他旁邊,想把他和狼一起殺掉。狼逃到高昌國北山的一個洞穴裏藏匿起來,並生下了10個男孩。這10個男孩長大娶妻生子後,各用一姓,阿史那是其中一姓。後來,子孫繁衍到數百家。另外一個傳說的情節稍有不同,說的是突厥的祖先出于索國,居住在匈奴的北邊。部落首領稱爲阿謗步,有兄弟17人。其中一個叫伊質泥師都,是狼所生,有特異的才能,可以征召風雨。伊質泥師都娶了兩個妻子,分別是夏神和冬神的女兒,生下4個男孩。大兒子讷都六居住在賤斯處折施山,山上還有阿謗步的族人,衆人共推舉大兒子爲首領,號爲突厥。讷都六有10個妻子,她們所生的兒子都以母族爲姓,阿史那是小妻子的兒子。讷都六死後,衆人想在這10個妻子所生的孩子中立一個爲首領,于是一齊到大樹下互相約定:向著樹跳躍,誰跳得高就立誰。阿史那年紀最小但跳得最高,于是其他兒子便共同奉他爲首領,號稱阿賢設。這兩個傳說在細節上雖不盡相同,但都說明突厥與狼有著密切的關系。突厥是一個以狼爲圖騰的民族,突厥可汗的旗纛上繪有金狼頭,便是因爲“蓋本狼生,志不忘舊”。

    突厥的族源。突厥一詞最早出現于《周書?宇文測傳》:“(西魏文帝大統)八年(542年)……每歲河冰合,突厥即來寇掠。”《周書?突厥傳》裏解釋突厥一詞的意思:因突厥人居于金山之陽,金山形狀似兜鍪(編者注:兜鍪,古代戰士戴的頭盔),其俗稱兜鍪爲“突厥”,便以此爲號。近代的研究認爲,突厥是丁零、敕勒、鐵勒的轉音。語言學家則認爲,突厥有強力、剛毅的意思。

    在突厥活躍的隋唐時代,人們對其來源便不是很清楚。因此,唐初所編的幾部史書有關突厥的記載就不一致。《北史》認爲:“突厥者,其先居于西海之右,獨爲部落,蓋匈奴之別種也,姓阿史那氏。”《周書》則說:“突厥之先,出于索國,在匈奴之北,其部落大人曰阿謗步……阿史那子年幼,而跳最高,諸子遂共奉爲主,號阿賢設。”《隋書》提出:“突厥之先,平涼雜胡也,姓阿史那氏。”雖然史書上的記載不同,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突厥的核心部分是阿史那氏。實際上,各書所反映的都是突厥先祖在不同時期的遷徙活動。

    結合諸書有關突厥傳說的記載,以及近世在鄂爾渾河畔發現的《阙特勤碑》和《毗伽可汗碑》古突厥文上有“九姓烏古斯者,吾之同族也”的記述(“九姓烏古斯”指“九姓鐵勒”),可以判斷突厥是鐵勒的一支。其先祖最初活動于葉尼塞河上遊,部落曾遭到滅亡。遺下的一支是後來突厥的核心種姓阿史那氏的祖先,逃到高昌國的北山,即今天的天山主峰博格達山。那裏是個方圓數百裏、四面俱山、水草豐茂的平壤,阿史那氏的子孫于當地生息繁衍,人口增多,“漸至數百家”。由此,突厥族開始形成。

    突厥汗國

    柔然鍛奴。突厥人在高昌國的北山生活了幾個世代後,“相與出穴,臣于茹茹,居金山之陽,爲茹茹鐵工”。後來,突厥人遷到金山(即今阿爾泰山),是爲柔然所迫。

    公元5世紀,高昌沮渠政權被柔然滅亡,居于高昌北山的突厥被波及,成爲柔然的俘虜被遷至金山,爲柔然所役屬。突厥因擅于冶鐵,被稱爲鍛奴,成爲專爲柔然提供冶鑄鐵制手工産品的部落。遷到金山後,突厥得到很大發展,至大葉護時代,實力逐漸增強。6世紀初,柔然因與高車之間發生戰爭,實力由此下降,突厥趁機脫離柔然的控制,勢力發展到河套以北的蒙古高原。

    汗国的建立。建立突厥汗國的是阿史那土门,这个名字在突厥语中是“万人长”之义。公元546年,土门击破并收降了5万铁勒部众,实力猛然增强,开始寻求与柔然平等的地位。土门派使者向柔然可汗阿那瓌求娶公主,却遭到阿那瓌的羞辱:“尔是我锻奴,何敢发是言也。”受到羞辱的土门愤怒之下转而求婚于中原西魏政权。在西魏的支持下,公元552年,土门率部击败柔然,建立汗国。“突厥土门自号伊利可汗,其妻为‘可贺敦’。”《阙特勤碑》称土门为“布民可汗”。

    到其兒子木杆可汗時,突厥擊滅柔然,西破挹怛,東走契丹,統一了漠北。統治中心設在漠北,“可汗恒處于都斤山,牙賬東開,蓋敬日之所出也”。都斤山即現在的蒙古杭愛山脈。當時,突厥的疆域東自遼海以西,西至西海萬裏,南自沙漠以北,北至北海五、六千裏。《阙特勤碑》稱頌曰:“人類子孫之上,我祖宗土門可汗及室點密可汗實爲之長。既爲之長,即與突厥人民制定統治國家的制度……吾祖宗皆聖賢可汗、英武可汗。”可惜,這種榮耀維持的時間並不長,到沙缽略可汗時,形成五可汗分立局面,最終在隋朝“遠交近攻,離強合弱”政策的分化瓦解下,突厥分裂爲東西突厥。

    东突厥汗國。在突厥内部斗争中,东突厥的突利可汗兵败后只身南投隋朝,被封为启民可汗,还娶宗室女义成公主为妻。在隋朝的扶持下,到启民可汗的儿子始毕可汗时,东突厥势力日渐强大,控弦之士百余万,开始与隋朝决裂。隋末,北方的割据势力都曾想借突厥的力量以逐鹿中原。李渊起兵太原,也曾派人与突厥结好。唐朝建立之初,突厥颉利可汗率兵至离唐长安仅20公里的渭水便桥北。唐太宗至渭水与颉利隔河而谈,后斩白马与颉利可汗盟于便桥,突厥军才退走。此后,东突厥又陷入分裂。公元629年,唐朝趁机派李靖等人率大军征讨,大败突厥,郁射设、荫奈特勤等率部投降唐朝,颉利可汗被擒回长安,东突厥汗國灭亡。唐太宗将投降唐朝的突厥部众安置在西起灵州(宁夏灵武)东到幽州(今北京)的地域之间,设顺、祐、化、长四个都督府。投降的突厥酋长被授予将军、中郎将,官位五品以上的有一百多人,“殆与朝士相半”,迁居长安的突厥人有1万户。唐永徽元年(公元650年),唐军击灭金山东北的突厥车鼻可汗阿史那斛勃,置瀚海都护府。

    由于唐政府对突厥实行“全其部落,顺其土俗”政策,公元7世纪末至8世纪前期,突厥再次复兴,默啜重新建立汗国。公元745年,回纥怀仁可汗杀突厥白眉可汗,突厥汗國灭亡。

    西突厥汗國。西突厥的兴起可溯至土门灭柔然后,其弟室点密和他所率的十姓部落大概10万人留居西域,分布在碎叶河(编者注:碎叶河,又名楚河,河谷位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一带。公元567年,室点密与波斯联合,灭亡了曾称霸中亚的嚈哒,中亚各小国纷纷归附于西突厥。室点密在世时,西突厥在名义上仍与东突厥维持统一。至其儿子达头可汗时,最终脱离东突厥,与其成为敌对方。西突厥鼎盛时期是统叶护可汗时期,他“勇而有谋,战辄胜”,控弦之士数十万,称雄西域。统治范围东至突厥国,西至雷翥海(今里海,或说咸海),南至疏勒(今新疆喀什),北至瀚海。西突厥曾向唐朝遣使通和,并请和亲,唐虽应允但因受东突厥之阻最终未果。

    統葉護可汗之後,西突厥內部出現汗位紛爭而衰落。公元639年,即貞觀十三年,西突厥分爲兩部分,後又分別稱爲南庭和北庭。南庭得到唐朝的支持,在公元647年擊敗北庭咄陸可汗于吐火羅。後來,北庭咄陸部的賀魯一度統一西突厥,但在與唐朝的戰爭中兵敗,逃往石國。公元657年,賀魯被石國人執獻于唐。唐朝在西突厥設置羁縻州,西突厥滅亡。

    文字與習俗

    突厥文字。突厥是蒙古草原民族中最早擁有自己文字的民族,大概于公元5世紀時就創造了自己的文字。《周書?突厥傳》載:“其書字類胡。”然而,突厥文的真正被認識是近代的事情。1889年,俄國人雅德林采夫在鄂爾渾河和碩柴達湖畔發現了《阙特勤碑》和《毗伽可汗碑》。這兩碑在《唐書?突厥傳》有記載,俱爲唐玄宗派人幫助突厥人所立。

    目前,已經發現的突厥文碑有二十多塊,是研究突厥史的重要史料。突厥文與古代日耳曼的盧尼文近似,字母來源是阿拉米文的草體字母。因其發現于鄂爾渾河流域,又被稱爲鄂爾渾盧尼文。

    突厥人擁有自己的文字,但可能僅限于上層少數人,一般的部衆並沒有使用。碑銘還反映出突厥以動物名稱紀年,如“朕父可汗狗年崩、豬年葬”。

    生活習俗。突厥是生活在漠北草原的遊牧民族,生活習俗深受環境的影響,具有一般遊牧民族的特點。《隋書?突厥傳》載:“畜牧爲事,隨逐水草,不恒厥處。穹廬疊帳,被發左衽,食肉飲酪,身衣裘褐。”生活在草原上,突厥人所畜養的馬牛羊成爲他們食物和衣服的原料。有時,狩獵的野物也是他們的食物。《暾欲谷碑》記載,突厥人“吃野山羊和兔子”。《毗伽可汗碑》則記載,唐朝曾給予突厥人大量的糧食,說明突厥人除了肉食外也有糧食。突厥人喜歡喝酒,往往伴有歡呼歌唱。“飲馬酪取醉,歌呼相對”,其中的“馬酪”指的是馬奶酒。《西突厥史料》裏提到,“可汗飲之以酒,酒非葡萄所釀,似爲馬乳所制”。據《通典?突厥傳》載,突厥人用以盛酒的器物稱爲“大羅便”,形狀類角而粗短。

    婚喪習俗。突厥人選擇配偶的場所非常奇特,往往是在死者下葬的地方。《北史?突厥傳》記載,每到死者下葬的那天,突厥年輕男女都打扮得非常漂亮,會聚于下葬的地方。如果男青年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回家即派人到女方家求婚,女方父母一般也不會拒絕。這種特別的習俗可能與突厥人的生活特點有關,突厥是遊牧民族,居無定所,流動性和分散性很強,平常相聚不易。死者下葬時,所有親朋會聚一起,正爲青年男女物色對象提供了場所和機會。

    突厥人對喪葬禮儀非常重視。人死後,把屍體停放在穹帳,子孫和親屬都要各自屠宰羊馬陳列在帳前,祭品中以馬爲最上等。突厥人的哭祭最具特色,是喪禮的主要內容。哭祭的人繞帳一圈到帳門以刀剺面,放聲號哭,血淚俱下,“如是者七度乃止”。剺面包括劃面、割傷耳朵、剪頭發等內容。據《阙特勤碑》和《毗伽可汗碑》記載,來赴喪的人不管是親屬或是其他人,都要按突厥風俗獻祭品及剺面。哭祭之後,通過占蔔確定一個吉利的日子進行火化。火化是把屍體以及死者生前所用的器物和所乘馬匹一起焚燒,然後把余灰收集起來。用什麽器皿盛放骨灰,史書無載,難以考證,已發掘的突厥人石棺墓也沒有發現盛裝骨灰的器皿。但有學者認爲,突厥人有一種穹廬式骨灰甕,只是沒有普及。屍體火化後並非馬上下葬,而是要等待一段時間,一般是半年。春夏死的,要等到秋冬草木黃落;秋冬死的,要等到第二年春夏華葉榮茂。如阙特勤開元十九年三月卒,要到九月二十七日才舉行葬禮;毗伽可汗狗年十月二十六死,要到豬年五月二十七日舉行葬禮。突厥人一般葬在家族或家庭墓地,下葬之日,要舉行隆重的儀式,把牲畜等祭品擺在墓棺前,親屬再次走馬繞墓地號哭、剺面,一如初死之儀。只是入葬時的場面要比初死哭祭隆重得多,參加的人數也更多。下葬後,在墓前立石樹標,標上畫有死者的容貌和他生前作戰的戰陣之狀,並以羊馬頭作爲祭品懸挂在標上。如果死者作戰時曾殺一人,就會在墓前立一塊石頭,殺人越多,立的石頭就越多,有的甚至有千百塊石頭。這些殺人石至今仍矗立在草原上,似乎在述說著勇士們當年的戰績。有些上層貴族還會造石像立在死者墓前,一般東向立。姿勢爲左手執杯,右手按刀脅下。考古發掘出的突厥墓,往往有很高的石柱圍繞,如新疆阿勒泰地區克爾木喬墓群13號墓,便有一石像,左側有一根石柱,石柱上部鑿有凹槽,顯然是用來懸挂東西的。

    突厥的消失及後裔

    東突厥滅亡後,有10多萬人南下歸降唐朝,其余部衆有的依附薛延陀汗國,有的西入西域。

    歸降唐朝的突厥人曾參加安史之亂。《資治通鑒》記載:“阿史那從禮說誘九姓胡、六州胡諸胡數萬衆,聚于經略軍北,將寇朔方。”五代時期,突厥人仍見于史載,但被稱爲“小蕃”。《遼史》載:“秋七月壬申,親征突厥、吐渾、黨項小蕃、沙陀諸部。”當時,突厥首領已改爲漢姓。(後唐)明宗天成二年正月,突厥首領張慕晉入朝納貢。宋初,突厥活動仍見于史載。《續資治通鑒長編》載:“開寶四年(公元971年),豐州言願誘吐渾、突厥內附。”此後,突厥不再出現于史籍。文獻記載常把突厥和吐渾相連,可能兩者聯系較爲密切,最終互相融合了。從突厥首領爲漢姓看,可能也有部分融入了漢族。

    西遷的突厥在宋代文獻仍有記載。宋王延德《高昌行紀》提到,高昌王“所統有南突厥、北突厥”。《遼史》也載,遼聖宗統和元年(公元983年),“西南路招討請益兵討西突厥諸部”。此後,中國漢文史籍中不再有關于這支突厥的記載。

    但在外文文獻中卻仍有突厥之稱出現,不過,這些文獻中提到的突厥的含義與漢文史籍中的突厥已有所不同。波斯常把烏浒水以北的非伊蘭語民族稱爲突厥,包括突厥本部和他們的屬部。後來的人也沿用這種稱呼,像葛邏祿、樣磨、處月諸部以及後來遷到西域的回纥,都被稱爲突厥。11世紀編著的《突厥語大詞典》中,“突厥”成爲所有操阿爾泰西支語言的共名,突厥便由一個民族專稱轉變爲民族泛稱及語系名稱。

    20世紀80年代進行的少數民族語言調查發現,新疆西部存在一支Turk人,僅31戶,200多人,分布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也有一些散居在鞏留、昭蘇及昌吉回族自治州瑪納斯縣。Turk是突厥本音,這些人的語言中保留著古突厥語音的特點,依然過著傳統的遊牧生活,他們很有可能是古突厥人的直接後裔。

    作者:歐燕,單位:雲南民族大學人文學院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19年第12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