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納西族姓氏背後的文化密碼

    發布時間:2019-12-06 作者:楊傑宏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微信图片_20191206101323.jpg

    中國傳統文化重血緣傳承及宗法制度,由此也附生了相應的姓氏文化,從曆代修家譜到立碑建墓就能印證這一點。

    姓氏稱謂包含著豐富的曆史文化信息,從一個姓氏中可以窺探到一個家庭、家族、宗族的曆史,甚至一個地方的曆史,一個民族的傳統。納西族源于西北的古羌人,有著深厚的民族文化傳統,“敬天法祖”一直是其秉持的文化價值觀念,其姓氏文化反映了豐富的曆史發展脈絡及文化變遷狀況。

    納西族姓氏源流考

    一般認爲,納西族姓氏中以和、木二姓居多。有些學者認爲,納西族漢姓最早的是木姓,始于明朝開國時期。明太祖朱元璋賜納西族首領阿得姓“木”是史實,但不能僅憑此史料而斷定木氏爲納西族最早姓氏。

    納西族的姓氏最早實行父子連名制,東巴經《創世紀》中人類祖先草羨裏爲爲(即崇仁利恩)的父子連名世系爲“……海失海羨,海羨刺羨、刺羨天羨、天羨初初、初初初余、初余從交、從交交羨、交羨比羨、比羨草羨、草羨裏爲”。元朝一代,納西族首領共有五代世襲土司,他們的名字分別爲:阿琮阿良,阿良阿胡,阿胡阿烈,阿烈阿甲,阿甲阿得。

    明朝初期,納西族首領阿得因從征有功,朱元璋“嘉其偉績”,授于其诰命一道,允其任麗江府世襲土知府,官銜爲中順大夫,並賜予“誠心報國”的金翎腰帶。並昭告天下:“爾麗江阿得,率衆先歸,爲夷風望,足見摅誠,且朕念前遣使奉表,智略可表。今命爾木姓……”有了木姓以後,木氏土司視爲特權專利,不准平民姓木,只能姓和,即使是木氏嫡親,若非嫡長,必遷出古城而駐各關口要隘,三代以後必須降爲“阿”,“阿”姓五代以後複降爲“和”姓。這種做法一則避免了家族群體過于龐大而帶來的利益紛爭及經濟負擔;二則派直系親屬坐鎮要害之地,加強了專制統治。故《徐霞客遊記》中說:“蓋麗江土著,官姓爲木,民姓爲和,更無別姓。”

    大多學者依此認爲麗江姓氏始于明代,以木氏爲早,和氏次之。民間也流傳著和姓的來曆:爲什麽平民百姓只能姓“和”?民間有不同說法。“和”字由一“木”字頭上加一撇,旁邊帶一“口”字而來,意即頭戴草帽、身背籮筐,是木氏土司的世代奴仆。另一意:“木”字一撇,意喻是木氏土司給了一方生存之天,旁邊一“口”則意喻給了一口飯吃。

    實際上,納西族的漢姓可考曆史還可推溯到早于明朝1000多年的漢朝。據史載,東漢明帝永平年間(公元58~78年)白狼王唐蕞“慕化歸義,作詩三章”,獻給漢明帝。史稱“白狼歌”。據方國瑜先生考證,此詩與納西語最接近,可認爲是納西族先民之作。對此也有些學者有不同意見,但不外乎都限定在古羌人分化出來的民族範圍內,彼此都有民族淵源關系。白狼的名稱一直到元代仍有記錄,元時麗江茶罕章阿良管轄的範圍就有白狼之地,具體地址在今四川甘孜州巴塘縣一帶。據考,上世紀50年代仍有五千多戶納西族。

    如果把唐蕞算爲納西族先民,可能是最早有漢名的納西族先民了。其後在唐代的文獻中也出現了納西族先民的名字,但這只是民族傳統姓名而非漢名,只是史官爲了方便書寫而取,並非自己所取姓氏。

    唐朝時所記載的納西先民沒有提到姓氏。據白居易的《蠻子朝》一詩記載:“笑令中使迎蠻子,蠻子導從者誰何?摩挲俗羽雙偎伽……”這說明這個充當導從的納西族先民地位身份並不顯赫,不足以賜以漢姓。

    姓氏與曆史的深刻糾纏

    有意思的是,《元一統志》《元史》二書出現的納西族姓名出現了同一人不同姓名的情況。二書都提到了蒙古軍進入麗江後的情況:在納西族地區,忽必烈和兀良合台接受永甯和字、麗江麥良、中甸唆火脫因、塔裏馬等部落首領的投降。中路軍在打郭寨攻打了“堅壁拒守”的部落首領;西路軍在金沙江沿線受到猛烈阻擊,特別是半空和寨,地勢險要,難以攻破,兀良合台派人偵察,先斷其水源,親自率兵攻打了七晝夜,“剿殺無噍類”,是爲最激烈殘酷的一戰。雖然殺了和牒(阿塔剌)、和失(阿叔),但任命和牒兒子阿乾爲巨津州首領。

    《元一統志》中提到的納西族首領姓和,如和牒、和失、和字都名列其中,奇怪的是其後修的《元史》中卻不以和氏稱之,仍保留了納西族傳統姓名制度,如阿塔剌、阿叔、阿乾等。《元史·兀良合台傳》記載爲:“癸醜(公元1253年)秋,大軍自旦當嶺入雲南境,摩些二部酋長唆火脫因、塔裏馬來迎降,遂至金沙江,兀良合台分兵入察罕章,蓋白蠻也。所在寨柵,以次攻之,獨阿塔剌所居半空和寨,依山枕江,牢不可拔,使人觇之,言當先絕其汲道,兀良合台率精銳立炮攻之,阿塔剌遣人來拒,兀良合台遣其子阿術迎擊之,寨兵退走,遂並其弟阿叔城俱拔之,進師取龍首關,翊世祖入大理國城。”

    爲何在同一事件中的人物姓名有了出入?在筆者看來,這與兩部書具體的編修時間及曆史背景有關。《元一統志》系元朝蒙古人統治時期編修,具體編修時間爲元至元二十二年六月至三十一年十月。這一時期麗江正式成爲中央統治管轄的地方行政單位,對官吏的任免、獎懲都有嚴格的規定,名正言順是曆代朝廷史官所注重的,姓名也不能隨便亂取,尤其是對雄控一方的地方土尊,他們一旦納入“朝廷命官”的行列,都要鄭重其事,造冊登記,並上報朝廷,以示恩寵。名從其稱,根據氏族的名稱來取首領的姓。當時書中爲何取姓爲和?東巴經記載,納西族先祖哥來秋,生四子,分別是束、葉、買、禾四支,金沙江一帶納西族部落爲禾部族。東巴經中也說“梅禾不分離,遷到江邊地”。阿塔剌即和牒,阿叔即和失。從中可以看出,《元一統志》的史官以部族名“和”(與禾同音)作爲姓氏,然後以聯名中一字作爲其名,如阿叔成爲和失;阿塔剌成爲和牒。《元一統志》中的和姓的來源大抵如此。

    《元史》中卻把這一和姓取消了,只是名爲阿叔,阿塔剌,爲何?《元史》非元朝時編修,乃明朝初期所修。二十四史皆隔代編修而成。明朝時麗江正式有了木、和二姓。木姓爲明太祖朱元璋所賜,而和姓可能沿襲于元朝時源于禾氏族的和氏。因木氏祖先源于尤氏族,爲有別于禾氏族,采取了壟斷姓氏的做法,以致于有明一代麗江僅和、木二姓。因禾部族早于木氏土司有了漢姓,不符合木氏的正統地位,故明朝史官根據實情予以了變通,把原來的“和”姓降爲“阿”姓,與木氏土司未有漢姓前的姓名一致。

    對沒有被朝廷任命官職的部族首領仍以原名呼之,如《元一統志》中提到的金沙江流域摩些酋長“蒙醋醋”,其家族在忽必烈征大理時統治此地已曆39代。從1253年上推39代,以每代25年計,約在3世紀中後期。對于這樣一個顯赫的家族的祖先仍以原名稱之,而非以“和”姓稱之。說明“和”姓只是元朝史官所賜,其原因是爲了以正統計,其次以有別于一般百姓,這與木氏土司壟斷姓氏政策是如出一轍的。有明一代,木氏土司對土司以外的居民嚴格規定只能姓和,可能是借鑒了元朝史書所載的和姓;另,尤部族首領取代禾部族首領成爲納西族地區的首領,所以和姓裏也有了“勝者爲王,敗者爲寇”的味道,因爲和姓只能是下層百姓。

    根據以上所述,納西族漢姓源于明朝之說是不客觀的,木氏爲最早漢姓之觀點也是站不住腳的。但問題的關鍵是能否以漢文獻中出現了納西族首領的漢姓,就以此認爲納西族已經普遍實行漢姓了呢?

    其實這種孤證是需要慎察的:一是元時,納西族各部落仍“依江附險,酋寨星立,互不統攝”。(元李京《雲南志略》),尤部落首領阿良雖授予了土官之職,但“阿良和他的子孫們,都還不曾把分散在各地的摩些部落統一起來……(各部落)並沒有統屬關系”。蒙古軍隊進入麗江時期,納西族各自爲政,漢文化仍未滲透進來,納西族部落首領都放棄原來傳承了數千年的父子聯名制,突然換爲漢姓,這在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都未具備條件。就如一個遠離英語文化圈的部落社會中,幾個人冠上英文名,純屬多此一舉。就如洛克的論著中出現了大量的納西族人物的英文名,其實此名非彼名,不過音譯而已。同樣道理,《元史》中出現的“和牒””和失”等名,非自取之姓,乃史官所取。直到改土歸流後,一些遠離統治中心的偏僻山區仍實行傳統的父子聯名制,只有受漢文化影響較深的地區才實現了漢姓的普及。

    故有明一代,麗江只有和、木二姓,是實情。當然,有明一代是麗江大量吸納漢文化的時期,也有不少被木氏土司邀請而來唱酬詩詞的漢族文人墨客,這些人仍有保留原姓的可能;但他們只是過客,而非常住居民,故不能因此確定當時麗江有其他雜姓。這些文人如果要落籍麗江,還是要降姓爲和的。這與當時木氏土司的統治政策是一脈相承的。

    有些學者認爲,麗江在明時已經有了大量的流寓入籍者,這些多爲漢人,故漢姓必然帶進來。這是忽略了當時麗江的政治實情。乾隆《麗江府志略》中稱:“明洪武初,賜土官姓木後,惟承襲及同堂舍人,木姓三世以降姓阿,五世以降姓和。即流寓入籍者必改姓和。故今裏民和姓居多,自設流以後,漸複本姓。”麗江的原漢族移民家譜中都有類似的記載,歸流前入籍後改爲和姓,歸流後漸複本姓。但有些因年代久遠,沿襲成俗,不再改姓。故同一家族分支也有兩種姓氏的情況。如筆者家族家譜中就有和、楊同爲一家族之記載。

    改土歸流前也有部分漢族移民遷入麗江,但懾于木氏之威而改姓爲和;歸流後紛紛恢複本姓,雜姓由此培增。再則政策的寬松,經濟的發展,也促進了移民的增多。清朝至民國時期,漢族移民仍不斷地遷移到麗江。據唐有爲先生考察,清乾隆八年(1743年)纂修的麗江府志略中所提到的姓氏有44個,曆經140年後的《光緒麗江府志稿》中提及的姓氏,在此基礎上又增加了81個姓。解放後仍呈增長趨勢,如到1994年7月,僅大研鎮就有不同姓氏227個。

    納西族姓氏的幾個問題

    麗江納西族所居住的鄉村中姓氏以和爲甚。但不能以此斷定凡爲和姓者皆爲納西族,麗江本地及周邊的迪慶、怒江、鶴慶、劍川等地的傈僳族、藏族、白族、彜族中就有不少姓和的。據傳這些周邊民族中的和姓大多始于明初木氏土司統治這些區域時期;另有部分是在改土歸流至民國時期所改,這些民族接受漢文化時,不少納西族知識分子成爲啓蒙老師,大多漢姓也是依照麗江姓氏取之。也有少部分是在解放後需要登記漢名時,參考村中及周邊納西族姓氏而定。居住于甯蒗、鹽源等地的納西族分支納日人的姓氏較爲複雜,永甯、蒗渠土司姓阿,鹽源土司姓喇,百姓的姓氏大多始于解放後,有楊、曹、石、和等姓,但平時仍以納日名稱呼;有些名字則來自藏族名稱。

    另外,納西族中姓和的家族不一定皆源自納西族先民,有些是漢族移民演變而來的。這與改土歸流前“官姓木,民姓和”的政策有關。改土歸流之前寓籍麗江的漢族移民被迫改爲和姓後,因年代久遠,有些家譜散落,無從考證原來姓氏而保留和姓。也有不同情況,歸流後即使可以恢複本姓,也知道原姓,但因沿襲成習,且祖上有名望者以和姓名之,因尊崇先祖而保留和姓,歸流有兩支恢複爲原姓,另一支仍奉和姓。但三支皆以同一部族譜爲宗譜。宗譜名爲“清道光恩科魁元和公勳之族譜”,和公勳,字克五,清嘉慶舉人,嘉慶十三年壬辰科中第五名,經魁。這樣就出現了同一宗族有不同姓氏的情況。

    和姓、木姓雖爲麗江有代表性的姓氏,但不能說此二姓爲麗江所獨有。有些導遊以訛傳訛,動辄以木姓爲貴族之姓,和姓爲賤民之姓來制造噱頭,渲染和木二姓是僅麗江一地所有,有的甚至把中央電視台的和晶與麗江生拉硬扯。這是常識性的錯誤。《尚書.堯典》說:“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受人時。”羲和氏有四子:羲仲、和仲、羲叔、和叔。掌管天地的職位叫“和”,“和”姓是以官命名的姓氏。春秋以後羲和氏的子孫後代就以羲和爲姓。“和”字原爲地名,春秋時的晉邑。成語“完璧歸趙”中的璧就是和氏璧,《辭源》有載:“和璧:春秋時楚人和氏所得的寶玉,叫和氏之璧”。五代時期著名的詞人和凝,滿清巨貪和珅皆爲和姓。河北定州和姓者也很多。至于木姓,也絕非麗江獨有,單雲南一省中的傣族、回族中就有不少木姓者,全國就不計其數。孔子大弟子子貢曾官至魯國宰相,其死後,其後人因避仇而改姓爲木。據楊林軍先生調查,與木家院不遠的蛇山下有一姓木家,據主人說與麗江木姓不是一宗,原籍江蘇,明時就遷入麗江。

    姓名者,關乎一個家族、宗族的家脈、族脈,甚至是一個地方的曆史文化,不可不慎察。

    作者:楊傑宏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19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