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黠戛斯人:葉尼塞河流域文明的開創者

    發布時間:2019-12-03 作者:趙善慶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這是一個在山巅上賽跑的民族,

    這是一個在冰河中沐浴的民族,

    這是一個用堅冰割斷臍帶的民族,

    這是一個用強弓射虎獵豹的民族。

    用婉轉的歌聲交換感情——

    這是一個有著奇妙之口的民族;

    用流淌的琴弦傳遞心聲——

    這是一個有著藝術天賦的民族;

    用勤勞的雙手創造未來——

    這是一個充滿智慧的民族;

    用激昂的詩句承傳曆史——

    這是一個創造英雄史詩的民族。

    這是一位詩人對柯爾克孜族先民黠戛斯人的熱情讴歌。在祖國北方遼闊的大地上,風霜雨雪造就了這個勤勞、堅強而又智慧、勇敢的民族。他們同其他民族攜手並肩,爲葉尼塞河流域的文明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黠戛斯民族源流

    黠戛斯的古譯名是“堅昆”。《新唐書》載:“黠戛斯,古堅昆國也……或曰居勿,曰結骨。”

    堅昆在漢代也被稱爲鬲昆,又有結骨、契骨等別稱。這一稱謂初見于《漢書?匈奴傳》:西漢宣帝時期,匈奴五單于爭國,郅支單于“自度不能定匈奴,乃益西近烏孫……勒兵逢烏孫,因北擊烏揭,烏揭降,發其兵西破堅昆,北降丁零,並三國,數遣兵擊匈奴,常勝之。堅昆去單于庭七千裏,南去車師五千裏,郅支留都之”。北朝時,堅昆又轉譯爲纥骨氏、契骨,生活在阿輔水與劍水(即葉尼塞河上遊)一帶。

    黠戛斯之稱則始于唐代,源于回鹘。《新唐書?黠戛斯傳》載:“乾元中,爲回纥所破,自是不能通中國。後狄語訛爲黠戛斯,蓋回鹘謂之。”又據立于759年的突厥文《磨延啜碑》顯示,有“黠戛斯汗在曲漫山”。黠戛斯之稱來自突厥,唐人轉譯于回鹘。對于黠戛斯的含義,則是衆說紛纭,有學者認爲是雄偉山川的意思,也有學者認爲是山中遊牧人的意思,等等。

    根據唐人記載,黠戛斯“人皆長大,赤發、皙面、綠瞳,以黑發爲不祥,黑瞳者必曰(李)陵苗裔也”,“若曰黃赤面雲,又訛爲戛戛斯”。由此可推測黠戛斯的族源有三種可能,一是歐羅巴人,二是雜丁零,三是李陵苗裔。長大、赤發、皙面、綠瞳是歐羅巴人的特征,黑發、面黃則是蒙古利亞人種,黠戛斯可能是由白、黃兩系人種通婚融合形成。

    堅昆的黃色人種被稱爲李陵苗裔或都尉苗裔。李陵是漢代名將李廣之孫,于漢武帝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兵敗降匈奴。天漢四年(公元前97年),單于將女兒嫁與其爲妻,加封其爲右賢王,主劍河所出的葉尼塞河流域。這個傳說一直流傳到唐朝,這也是唐朝引黠戛斯可汗爲同宗的主要依據。

    不過,現在史學界一般認同雜丁零之說,認爲黠戛斯是鐵勒族系的突厥語部落之一。丁零在兩漢時期與匈奴和堅昆相鄰,同樣也具有歐羅巴人種的特征,6世紀上半葉丁零與堅昆曾結成聯盟。另外,文獻和考古發現都表明,黠戛斯語言屬突厥語。

    黠戛斯族源中包含一部分漢人及丁零血統。在人口變遷的曆史過程中,黠戛斯的語言發生了重大變異,原屬印歐系的塞語被丁零人所操的西支阿爾泰語所取代,黠戛斯便成爲了操突厥語的民族之一。

    據《漢書》記載,堅昆(即黠戛斯)的生活地區在丁零(今俄羅斯貝爾加湖一帶)以西,呼揭(今新疆阿爾泰齋桑泊一帶)以北,烏孫(今新疆伊犁)以東。大致在葉尼塞河上遊,薩彥嶺以北的南西伯利亞地區。漢以後,黠戛斯人的活動區域逐漸向東遷移。

    堅昆都督府

    堅昆雖在漢代曾見于史籍,但此後卻不爲中原史家所聞,直到公元6世紀中葉才因突厥興起而再現,但已經改譯爲契骨。《北史?突厥傳》載:突厥木杆可汗(公元553—572年)“東滅契丹,北並契骨,威服塞外諸國”。“契骨”即指黠戛斯,可知當時的堅昆已經臣服于強盛的突厥,但“堅昆本強國也,地與突厥等,突厥以女妻其酋豪”,因而突厥也與堅昆和親,對其實行懷柔與征服的雙重政策。

    堅昆並不甘于臣服突厥之下,遭受其壓迫,史稱“契骨之徒,切齒磨牙”,常和其他部族聯合起來,對突厥進行反擊。隋開皇二年(公元582年)突厥南下侵隋,黠戛斯乘虛攻擊。史載,“利稽察大爲高麗、靺鞨所破,沙毗設又爲纥支可汗所殺”。這位“纥支可汗”即黠戛斯可汗。突厥衰落後,漠北薛延陀汗國興起,黠戛斯轉而臣服于薛延陀,同時與西突厥保持著密切的聯系。

    公元7世纪中期,在唐朝的打击下,突厥和薛延陀相继衰亡。黠戛斯遣使入唐,“(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坚昆遣使贡貂裘及貂皮”。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黠戛斯国君失钵屈阿栈亲自入朝,受到唐太宗的盛情相待,随后唐朝设堅昆都督府。《新唐书?黠戛斯传》:“……即遣使者献方物,其酋长俟利发(编者注:唐初,诸外国酋长多称“颉利发”或“俟利发”)失钵屈阿栈身自入朝,太宗劳享之……帝以其地为坚昆府,拜俟利发左屯卫大将军,即为都督,录燕然都护。”《新唐书?地理志》载:“(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二月以结骨部置堅昆都督府,隶燕然都护。”公元663年,堅昆都督府转隶属于瀚海都护府。公元669年,隶属安北大都护府。其与唐朝的关系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加强,经济联系也开始密切。公元693年,安北大都护府由漠北迁至漠南塞上,堅昆都督府才终结其建置,前后存在45年。

    昙花一現的大黠戛斯汗國

    突厥汗國滅亡以後,回鹘汗國興起。黠戛斯在與回鹘的爭戰中多次被擊敗,與唐朝的聯系一度中斷,“乾元中,爲回纥所破,自是不能通中國”。但隨著回纥勢力的衰落,黠戛斯開始轉敗爲勝。據《資治通鑒》載“:回鹘既衰,阿熱始自稱可汗。回鹘遣相國將兵擊之,連兵二十年,數爲黠戛斯所敗。”唐開成四年(公元839年),回鹘遇到了嚴重的天災,內部動亂不斷。黠戛斯趁機勾結回鹘內部的勢力發動對回鹘的攻擊“,回鹘別將句錄莫賀引黠戛斯十萬騎攻回鹘,大破之,殺匮馺及掘羅勿,焚其牙帳蕩盡,回鹘諸部逃散”。黠戛斯滅回鹘汗國是聯合五部一起行動。史載:“今又知堅昆等五族,深入淩虐,可汗被害,公主及新可汗播越他所。”五部聯盟指的可能是黠戛斯、鞑靼、契丹、奚、室韋。到了公元842年,主宰漠北的新政治實體出現了,那就是——大黠戛斯汗國。

    唐武宗會昌五年(公元845年),唐正式遣使冊封黠戛斯首領阿熱爲宗英雄武明誠可汗,承認其主宰漠北,此時是黠戛斯勢力最盛的時期,但時間並不長,僅維持十幾年便如昙花一般凋謝了。

    回鹘汗國滅亡後,龐勒特勤率領部分部衆西遷至安西、北庭,勢力有所複張,稱安西回鹘,其首領後被唐冊爲懷建可汗。而原來一起聯合攻擊回鹘的五族聯盟也開始破裂,黠戛斯的漠北霸主地位隨之動搖。黠戛斯先後對五族中的奚和室韋發動攻擊,原因是奚和室韋收留了回鹘的可汗及名王貴臣。此後,黠戛斯的勢力日漸衰落,契丹興起後,不得不臣服于契丹之下。

    獨特的習俗和民間信仰

    服飾與娛樂。黠戛斯人服飾是富貴之人穿貂皮、戴帽子,君長阿熱是冬天戴貂帽,夏天戴金扣帽,阿熱以下的貴族們則戴白氈帽。《新唐書?黠戛斯傳》載:“其君曰‘阿熱’……服貴貂、豽,阿熱冬帽貂,夏帽金扣,銳頂而卷末,諸下皆帽白氈,喜佩刀砺,賤者衣皮不帽。”婦女除衣皮衣外,也穿錦、绫,是從其他地方販賣得來“。女衣毼、錦、罽、绫,蓋安西、北庭、大食所貿售也。”黠戛斯人平時的娛樂生活非常豐富,“樂有笛、鼓、笙、觱篥、盤鈴,戲有弄駝、師子、馬伎、繩伎”。

    社會經濟。黠戛斯的社會經濟以畜牧爲主,農業爲輔。畜養的動物主要是馬、牛、羊。《新唐書?黠戛斯傳》載:“畜,馬至狀大,以善鬥者爲頭馬,有橐它(駱駝)、牛、羊,牛爲多,富室有二三千頭者。”考古發現的黠戛斯遺存有大量的馬、牛、羊骨,也說明這些富者生前擁有的牛羊之多。狩獵在黠戛斯人生活中占一定比重,“若獵獸,皆乘木馬,升降山磴,追赴若飛”。狩獵的野獸有“野馬、骨咄、黃羊、羱羝、鹿、黑尾,黑尾者似麎獐,尾大而黑”。

    黠戛斯人耕作的農作物主要有禾、粟、大小麥、青稞等,常以三月耕種,八、九月收獲。“稼有禾、粟、大小麥、青稞,步硙以爲面糜。一般三月種,九月獲,以飯,以釀酒,而無果蔬。”麥磨爲面食用,穄煮爲飯食用後,也用以釀酒。部衆的飲食一般以肉食和馬酪爲主,君長阿熱則食用餅餌。“諸部食肉及馬酪,惟阿熱設餅餌。”在黠戛斯人生活的地方出土的各種各樣的鐵制農具,也表明其廣泛從事著農業耕作。

    黠戛斯的鍛冶技術勝過以冶鐵聞名的突厥,以善冶隕石爲鋼,“有金、鐵、錫,每雨,俗必得鐵,號迦沙,爲兵絕犀利,常以輸突厥”。雨鐵即隕石。顔師古《王會圖》載:“其國有天雨鐵,收之以爲刀劍,異于鐵。”

    文字與動物紀年法。8世紀左右,黠戛斯開始使用突厥魯尼字母拼寫的文字,這些字大都刻在墓碑、岩壁、金屬器和錢幣上,其中以碑銘爲多,目前發現的7到12世紀的黠戛斯碑文有七十多處,主要有《蘇吉碑》(也稱《黠戛斯之子碑》)《烏尤克?塔爾拉克碑》《烏尤克?土蘭碑》。

    動物紀年的方法最初起源于我國古代西北部從事遊牧的少數民族中,黠戛斯也同樣實行動物紀年法。“謂歲首爲茂師京,以三哀爲一時,以十二物紀年,如歲在寅則曰虎年。”歲首稱爲“茂師”,月稱爲“哀”,每三哀爲一個季度(時),以十二生肖紀年。除了動物紀年法,黠戛斯也采用中原的曆法,曾向唐朝請求曆書。

    從黠戛斯人到柯爾克孜族

    有唐一代,黠戛斯始終與中央王朝保持密切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系。10世紀初期,契丹逐漸興起,黠戛斯臣服于契丹。契丹建遼後在黠戛斯地設“轄戛斯國王府”,隸上京道,以黠戛斯首領爲王府大王,同時派遼國官員監控。遼國兵制中有黠戛斯軍,遼對其“有事則遣使征兵,或下诏專征,不從者討之”。此時,大部分黠戛斯人仍居住在葉尼塞河上遊地區,另有一部分人居住在天山伊塞克湖及與其相毗連的今新疆烏什、阿克蘇和喀什噶爾地區,爲西州回鹘政權所統轄。公元1125年女真建金後,稱黠戛斯爲“纥裏迄斯”。蒙元時期,黠戛斯人在我國史籍上被稱爲“乞兒吉思”“乞兒吉斯”或“吉利吉斯”等,元朝在葉尼塞河設萬戶府對其進行管理。公元1270年,又設乞兒吉斯五部斷事官。

    明清時期是黠戛斯後裔的大動蕩、大遷徙時期。明代仍稱其爲“乞兒吉斯”,隸屬于瓦剌蒙古。16世紀到17世紀,隨著喀爾喀蒙古和准噶爾蒙古的先後崛起,葉尼塞河上遊地區的乞兒吉斯人也隨之成爲他們的屬部。

    17世紀,沙俄擴張勢力侵入葉尼塞河和額爾齊斯河上遊地區,乞兒吉斯人雖奮起反抗,終因寡不敵衆,于18世紀初大部分遷移至額爾齊斯河東南草原,後來又遷到伊塞克湖地區。再後來,因不堪厄魯特准噶爾部的壓迫,一部分人從伊塞克湖遷到帕米爾高原、興都庫什山和喀喇昆侖山一帶,一部分人遷到中亞塔什幹、費爾幹納盆地及其附近山區。在18世紀的遷徙中,乞兒吉斯人離開了自古以來一直生活的葉尼塞河,也促使了柯爾克孜族的最終形成。

    清代稱乞兒吉斯作“布魯特”,意爲“高山牧人”,是沿用准噶爾蒙古對黠戛斯後裔的稱呼。在18世紀清朝統一新疆前後,布魯特人積極配合清軍的行動,維護了祖國的統一。

    千百年來,黠戛斯人及其後裔在曆史長河的細流中生存,在刀光劍影中拼搏,在平和甯靜中生息,在和諧歡樂中發展,共同鑄就了光輝燦爛的葉尼塞河文明。

    作者 | 赵善庆

    作者单位 | 云南民族大学人文学院

    《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19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