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家庭癌症”,還要痛多久?

    發布時間:2019-11-26 作者:新华社记者 魏圣曜 周颖 孙晓辉 來源:新華社

    今年11月25日是聯合國確定“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第20周年,我國出台反家庭暴力法也已近4年。有關社區從業者、法律人士和專家認爲,家庭是社會的細胞,而家庭暴力被視作“家庭癌症”,亟須各地強化法律保障、出台反家庭暴力法實施細則,以法治之力消解家暴之痛。

    “家庭癌症”折磨“社會細胞”

    家庭暴力,對每一位家庭成員都是不可言說的傷害。面對家暴,很多家庭成員選擇“隱忍”,有的導致家庭關系破裂,有的造成惡性案件。家暴,成爲折磨家庭這一“社會細胞”的“癌症”。

    山東省婦聯權益部部長王麗臻說,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爲。據全國婦聯統計,全國2.7億個家庭中,有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並且有70%的施暴者不僅打妻子,還打孩子。

    廣東省東莞市鵬星社會工作服務社社工杜惠欣告訴記者,有些婦女之所以忍受家暴,主要是考慮離婚後經濟壓力大、對孩子成長的影響、部分農村地區輿論壓力大等原因。

    “也有些婦女對家暴概念不清楚,以爲只是簡單的夫妻吵架,她們沒意識到自己正遭受家暴。”杜惠欣說,事態嚴重後,才發現家庭關系已經破裂。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審判庭法官黃文勁說,因爲家暴導致死亡的極端個案仍時有發生。他一直記得審理過一個案子:案發當天,女方曾自己跑出去說“他要殺我”;但最後還是被人勸回家。其實女方意識到人身安全遭威脅時,就不應該再回家,“那時她的家,已經不是避風港。”

    “隱蔽性”滋生家庭暴力

    業內人士指出,一方面,多數家暴行爲仍受傳統觀念的強烈影響,沒有及時得以介入、制止;另一方面,家暴行爲中的精神暴力、經濟控制突顯,高知家庭、公衆人物群體的家暴行爲也更具隱蔽性。

    山東女子學院社會與法學院教授張雅維認爲,相比普通家庭,公衆人物、高知群體的家暴行爲更難爲外人所知,而一旦被披露,社會影響更爲廣泛。

    數據顯示,“高知群體”並非能夠更好地保護自己,也存在被家暴的風險。廣州市婦聯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從年齡分布看,當地家暴案件當事人年齡一般在18周歲以上,26歲至59歲比例相對較多,而被施暴方文化水平既有文盲、小學、初高中也有大學生、研究生,其中初中生比例較高,但本科和研究生占比也達11%。

    張雅維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家醜不外揚”等思想在一些家庭中還很有市場,這與家庭成員本身的文化水平高低並不一定成正比。一方面,很多家庭成員並不了解反家庭暴力法,暴力發生時沒有及時有效的保護證據,導致舉證困難;另一方面,一些家庭成員在舉報、報案中態度反複變化,也滋生了家暴行爲的進一步惡化。

    有關專家認爲,特別是家庭成員間的精神暴力,其本身具有極強的主觀色彩,形式多樣、缺少證據,在警方的後期調查中也出現了較大的認知偏差,導致難以得到及時救助保護。

    法治之力還可以更給力

    家庭暴力,早已不是家務事,而是有法可依的違法行爲。發布人身安全保護令、建立家暴事件首接負責制……2016年3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今年1月1日,我國第一部關于預防、處置家庭暴力的綜合性地方性法規《山東省反家庭暴力條例》也開始實施。

    據王麗臻介紹,在治理家庭暴力過程中,婦聯、公益組織等群體被形容爲“娘家人”,多以心理咨詢、婚姻輔導、法律咨詢援助等介入服務爲主;而公安機關、法院法律保障等則被稱形容爲“舅家人”,可以及時出警、當場訓誡,並在受理申請後及時發布“人身安全保護令”。

    “保護令是阻隔家暴的一道隔離牆。簽發保護令只需有家暴危險存在,並不以家暴行爲發生爲必要條件。”王麗臻說,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報告顯示,在過去一年裏全國各級法院共發布“人身安全保護令”1589份。

    杜惠欣說,目前“人身安全保護令”最長6個月保護期限,已經起到很大震懾作用,在6個月內,社區工作者能與求助者積極協商保護舉措。比如,如家暴後仍有跟蹤行爲,建議當事人立即報警;如果兩人“相愛相殺”,依然決定回歸家庭,也會給出自我保護建議。

    山東省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張明敏說,山東開創性提出了家暴“首辦負責制”。只要發生家暴或發現疑似家暴,家庭成員都可以到村委會、居委會、相關職能部門尋求幫助。“誰第一個接到舉報和投訴,誰就要負責到底,以避免部門間扯皮。”張明敏說。

    黄文劲、杜惠欣等人建议,消解家庭暴力,法治之力還可以更給力。目前,人身保护令要有警察出警回执、验伤报告等,申请流程较长,而6个月保护时期相较于长期存在的家暴行为,依然较短;同时保护令内容聚焦“人身”,没有涉及“财产”,导致不少受害方迫于经济、生活压力回到家庭暴力中,致使保护裁定的效果大打折扣。他们建议,应适当延长保护期,在地方条例中加入财产保护的相关内容。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