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教育懲戒權一直就在教師的手中

    發布時間:2019-10-18 作者:吳賓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人民教育》雜志

    只要一貫堅持賞罰分明的教育原則,就會有一種良好的班風,教師的懲戒權是正確的價值觀和良好的風氣賦予的,它不會失去。

    最近,網絡上流傳比較熱門的一個話題就是把教育懲戒權還給教師。很多文章都說,現在的老師沒有懲戒孩子的權利了,孩子變得越來越不遵守紀律,家長管不了,老師又不敢管。唯有把教育的懲戒權還給老師,才能改變這一狀況。

    我個人的感受並不是這樣的。我是一線老師,從事高中一線教學工作17年,這17年裏,對學生的教育懲戒權一直都在我的手中,從來沒有被人拿走過。例如,當有學生無故不完成作業時,第一次提醒,第二次批評,第三次寫檢討,再接下來就是要與班主任、家長一起協調批評和處罰學生,在我執教的17年中一直沒有改變過。

    我個人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我不能再批評學生了,老師已經失去了批評學生的權利了。現實中,我經常表揚學生,也經常批評學生,表揚和批評學生都是我的正常工作。學生課堂上違反紀律,做作業偷工減料,學習時注意力不集中等,我都是直接批評。在教育教學中,只有賞罰分明才能讓一個班級的風氣正,才能讓學生明確行爲的邊界在哪裏,才能知道哪裏是底線。

    就我所知,在絕大多數學校裏,老師的權威還是不容置疑的,學生天然上還是服從老師的,並且會接受老師的批評和懲罰。從教17年來,我批評學生無數次,只有爲數不多的幾次,學生頂撞我,頂撞我之後,我也會反思,如果我沒有錯誤,我會更堅持自己,甚至會和班主任、學校領導、家長一起判定是非,決定批評或懲戒的手段,最終學生都會承認錯誤、改正錯誤。

    那麽,爲什麽會有很多人覺得現在教師不敢批評學生了,還要提“把教育的懲戒權還給教師”呢?

    前些年,當“賞識”教育火遍大江南北的時候,一些家長和一些同行委婉地告訴我,現在最好不要再批評學生了,而是要多表揚學生,多鼓勵學生,從正面引導爲主,如果學生有錯,也要讓學生體會到老師的良苦用心,進而幡然醒悟,改正錯誤……我想,很多教師是自己交出了本應該就有的懲戒權,這正是教師失去懲戒權的原因之一。

    我沒有那樣做,當學生犯了錯誤的時候,我不會拐彎抹角地用正面引導的方式讓他們意識到錯誤。在我的概念裏,只要是明確的錯誤,就要受到批評。這一點從我接手一個班級起就從不含糊,也正是因爲這樣,我才從來沒有喪失過教育的懲戒權。長期堅持錯了就該批評,對了就該表揚,在這樣的風氣下,很多犯了錯誤的學生自己就會沒有底氣,只要沒有特殊的理由,他們一般都不會挑戰教師的懲戒權,教師的懲戒權在這樣一個班級裏是正確的價值觀和良好風氣所賦予的,是非常權威的,無法失去。

    這或許也跟我直來直去的教學風格相關吧,學生犯的日常性錯誤,我一般都會力求盡早指出,盡快作出批評或懲戒決定。除非是一些學生在思想、行爲、習慣上的大錯誤,這時我會去設定一個情境,與學生促膝長談,找到原因,改變學生長期形成的不良行爲習慣或三觀上的錯誤認識。

    我們教師可以運用的懲戒手段從來也都是充分的。我是高中老師,高中已經不是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有權開除學生,但這是一種最嚴厲的懲戒,一定要慎用。除了勒令退學或開除學籍這樣很嚴厲的處分外,警告、嚴重警告、留校察看等也是比較嚴厲的處分。在受到這些處分之後,學生沒有改正錯誤,這些處分會留在學生的檔案袋裏,成爲伴隨學生一生的汙點,學生明白其中的道理,往往都會認清自己錯誤的本質,積極改正錯誤,爭取畢業前撤銷處分。

    有些人可能會說高中階段的孩子已經明事理了,在小學、初中階段,老師的懲戒權會比較難行使。其實,越是低年級的老師在學生心目中的權威地位越高,只是小學階段的批評與懲戒要更講求用孩子能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孩子越小內心可能越脆弱,需要考慮他們的承受能力,尤其要注意的是,有的孩子會從缺乏批評的家庭環境中走出來,這時教師需要摸清孩子的情況,循序漸進地進行批評,並要與家長進行有效溝通和配合。但無論如何,賞罰分明的教育原則還是要堅持的,這樣可以形成良好的班風,只要班風很正,孩子們身在其中都會變得很自覺。

    當然我也希望有更詳細的懲戒規則出台,像法律條文一樣,把對應于警告、嚴重警告、留校察看等懲戒手段的不良行爲做一個規範,事先就告知教師和學生,既起到了事先警示的作用,又能明確教師的權利界限。今天有很多關于教育懲戒的家校矛盾,其中有一小部分家長,他們見不得自己的孩子被批評、被懲戒,他們從來不會認同一個客觀的是非標准,但這種家長只是極少數,更多的家校矛盾還是因爲教師的懲戒不規範造成的。比如前段時間某位教師用書本拍了他的學生,這時性質就變了,這就是一種變相的體罰了,不再是教育懲戒。

    我剛畢業參加工作時,某個孩子違反了紀律,我選擇的懲戒手段是讓孩子在課外活動時圍著操場跑四圈。其實,平時每天課間操時,學生都要圍著操場跑四圈,但課後的這四圈就成了變相的體罰,于是家長就打電話把我告到了教育局,我只能承認錯誤,並向家長道歉。回想當年,對于一位剛剛參加工作的年輕教師,意識到孩子犯了錯誤是相對容易的,如何去懲戒是一件非常難的事,如果當時就有相應的懲戒規範,什麽樣的錯誤用什麽樣的方式去懲戒,我就不會落入這樣的懲戒陷阱,也就不會産生這一次家校矛盾。

    在对与错、是与非都非常明确的情况下,教师没有作出相应的反应,应该是一种失职的表现。而一直坚持赏罚分明的原则,你就不会失去应有的惩戒权。(作者:吳賓,单位:山东省威海市威海三中)

    《人民教育》雜志2019年第18期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