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家国命运的见证 | 万里边疆教育行

    發布時間:2019-09-30 作者:劉亦凡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摘 要: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本刊所属的中国教育报刊社于今年6月初启动“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万里边疆教育行”(以下简称“边疆行”) 大型融媒体报道活动,分9路出发,深入全国9个陆上边疆省份: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甘肃、新疆、西藏、云南、广西。报道组走进一所所国门学校,与长期扎根边疆的教师面对面交流,体验他们在边疆的生活,感受边疆教育发展的巨大成就。 本刊特邀报道组成员,倾情讲述他们的边疆行故事。有别于传统报道的宏大叙事,这是真心与真情浸润的行走体验。于行走间,记者们的思想与心灵也因为走近、贴近、亲近,而得到了净化与升华。透过记者们的笔触,我们仿佛身处一幅祖国边疆教育的伟大画卷,也由衷地接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的洗礼。

    在中國人的文化裏,“70”是個很重要的數字。今年正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第一次以記者這個職業身份迎接國之大慶,我對能夠參與其中懷著很強烈的期待。

    邊疆行9個選點,我最感興趣的就是延邊。不得不承認,這份興趣裏含有獵奇的成分——這個與神秘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隔山河相望的少數民族自治州,究竟是個什麽模樣?

    懷著期待,我與同事們踏上了延邊的土地。

    有一種信仰叫教育

    延邊位于吉林省東北部,全稱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所轄人口中,36%是朝鮮族。

    來到延邊之前,我對朝鮮族的印象僅停留在幾個符號——短衣長裙、長鼓舞以及《阿裏郎》。而真正與延邊的朝鮮族,特別是朝鮮族教師、學生和家長交流時,我被他們對教育的堅持和信仰打動了。

    朝鮮族並非土生土長的少數民族。史料顯示,從18世紀開始,由于戰亂、逃荒等原因,原本居住在朝鮮半島上的朝鮮人,開始源源不斷地越過長白山、鴨綠江,向我國東北地區遷徙。

    “外來戶”生存的第一要義當然是食物。朝鮮人將從故鄉帶來的稻米播撒在黑土地上,東北自此開啓了水稻種植的曆史。

    “外來戶”生存的第二要義是什麽?房子嗎?答案令我意想不到——學校。

    受到儒家文化的影響,朝鮮人對教育非常看重,視教育爲改變命運的途徑。這種“改變命運”指的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出仕做官,更蘊含著掌握自己人生、做命運主人的價值觀。

    P52.jpg

    中国教育报刊社“边疆行”吉林报道组合影。刘亦凡 供图

    延邊大學民族教育研究所所長嚴秀英就在她的一篇學術論文中提到,作爲境外遷移來的一支,起初,朝鮮人在東北地區會有受到排擠的情況,但他們一直堅信,教育是融入當地社會的鑰匙。

    懷抱著這樣的期待,朝鮮人把對教育的看重落實在行動上:只要村子建起來,學校就同時建起來;只要孩子想讀書,賣掉家裏的耕牛也會供。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境內的朝鮮人組成了朝鮮族,成爲56個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而教育信仰早已像基因一樣,寫入了朝鮮族的民族肌理。

    “從高學曆人才比例來看,少數民族中朝鮮族是第一位的。”嚴秀英是土生土長的延邊朝鮮族人,一提起教育,她就特別自豪,“我們朝鮮族的家長互相比,比的是孩子在哪個學校畢業、要去哪兒深造,而不是比孩子掙了多少錢。”

    爲身爲中國人自豪

    延邊采訪期間,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朝鮮族人口的普通話水平,隨著年齡和群體的不同而不同。老年人基本不會說,民族學校的教師們有些說得不錯、有些帶著點兒口音,民族學校的孩子們則說著標准的普通話。看來,這些年在民族地區的國家通用語言推廣卓有成效。

    另一件引起我注意的事,是朝鮮族青壯年人口的外出務工比例。當地人告訴我們,朝鮮族學生在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學習過程中,通常會掌握漢語、朝鮮語、日語、英語中的三種。大學畢業後,很多人都會憑借語言優勢,去日本、韓國或日韓開設在中國沿海城市的企業打工。

    普通話水平參差不齊,出國務工,這些因素會影響朝鮮族對祖國的認同感嗎?

    事實證明我多慮了。朝鮮族的老年人中,許多親曆過抗日戰爭或深受抗日戰爭的影響,對中國共産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贏得抗戰勝利、建立新中國的成就有著天然的崇敬。同樣是被壓迫、奴役,攜手反抗並取得成功,這樣的經曆把朝鮮族、漢族及其他少數民族緊緊聯結在了一起。延邊大學86歲的老教授金昌南甚至自稱爲“黨延大”,以顯示黨的民族政策及延邊大學的求學機會給他命運帶來的影響。

    而對于年輕群體,教育在國家認同上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延邊大學,每學期進行開學教育時,“五老”們都會講起學校建立的曆史,講起家國情懷和民族團結。在圖們市第二小學,教師們借著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契機給孩子們舉辦演講比賽。有一個小女孩用朝鮮語演講,我聽不懂,看了校長翻譯的講稿才知道,她說自己爲中國的高鐵、移動支付自豪。

    “在國內我知道我是朝鮮族,是56個民族的一員;在韓國念博士的時候,我知道我是中國朝鮮族;去到美國的時候,我知道我是中國人。”要問朝鮮族人對自己身份的定義,我想嚴秀英的這段話诠釋得最准確。

    一條江,兩種命運

    中朝之間的國境線綿延、漫長,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所轄8個市縣,有5個位于中朝邊境之上。其中的圖們市,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鹹鏡北道穩城郡隔著圖們江相望,我們此行的最後一站就是這裏。通常在出差途中,我會利用采訪後的空余時間在當地的街頭巷尾轉一轉,想發現些和過往生活經驗不一樣的事物或現象。來到圖們放下行李後,雖然天色已晚,好奇心還是催促著我走向了圖們江邊。

    這幾乎是世界燈光影像圖的現實版本了。江北,堤岸上燈火通明,出來遛彎的大爺大媽牽著小寵物,孩子們流連在江邊小廣場上的淘氣堡;而在江南,山在夜幕裏影影綽綽,江邊相隔不遠處就有一排綠色的瞭望塔,窗戶部分是一個個黑色的方框,不知道裏面有沒有哨兵。

    更鮮明的對比,其實在人與人之間。

    比如,白天的圖們江上是有中國遊船的,遊船船頭插著國旗,載旅行團的遊客們近距離看一看朝鮮。其實江對面都是農田,沒有什麽怡人的景色,但偶爾碰見一兩個朝鮮農民,還是很令遊客興奮。我就見過遊船上一位大叔給江那邊耕種的朝鮮農民打招呼“,嗨……嗨”地叫了好幾聲,農民聽是聽到了,但沒有回應,只是轉過了身,背對著大叔這個方向。

    再比如,采訪時正值兒童節,圖們二小舉行運動會。小朋友們特別興奮,一心想往操場上沖,活潑可愛極了。但參觀朝鮮族非遺展覽館時,我們遇到從朝鮮來的小朋友可不是這樣。那些小朋友個頭不高,看著是上幼兒園的年紀,身上穿著金絲布料做成的民族服裝,一男一女拉著手,白白淨淨像年畫娃娃一樣,只是神態非常拘謹。仔細一看,無論是小男孩小女孩都精心化了妝,塗了藍色帶閃粉的眼影。集體留影時,一些參觀者和我一樣好奇,都湊上去拍照。其中一個小女孩可能覺得有點悶,蹲下玩自己的鞋子,帶隊老師大概覺得這樣被拍到不太好,糾正了小女孩好幾次。

    可能因爲這些對比,離開圖們後我想了很多。圖們江南北的很多人原本同宗同族,過著同樣的生活,卻因爲種種因緣際會,一些人渡過了江,另一些人留在了原地。僅僅一百年後,因爲國籍的不同,生活竟然會有這麽大的差別,可見國家的實力對個人命運的影響。

    感謝祖國,讓我生活得富足、自由和隨性。這次延邊之行,在重新認識、理解朝鮮族的過程中,我也無形中接受了一次愛國主義教育。

    (作者系中國教育報記者)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