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淺述我國高校海外傳播建設

    發布時間:2019-06-11 作者:罗玲 杨佳艺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高校的海外傳播作爲國家對外傳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推動中國教育走向世界、創造良好的海外輿論環境、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通過比較中國高校的海外傳播建設和國外高校的海外傳播狀況,可以了解目前中國高校海外傳播存在的問題,從而提出相應的建議。

    關鍵詞:高校;海外傳播;文化軟實力;國際輿論

    隨著國家建設“雙一流”戰略的實施,中國的高等教育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在我國百余年的高等教育曆史中,高校的建設無一不與世界形勢緊密相關。從教育救國、教育興國到教育強國,高等教育的發展爲我國參與全球競爭源源不斷地注入了活力。面對新一輪的全球化,增強我國高校的世界影響力變得尤其重要,而影響力的提升離不開交流與傳播。因此,大力推進我國高校的海外傳播建設是一項必要而緊迫的任務。

    高校海外傳播之定義

    何爲高校海外傳播?根據相關學者的研究,廣義上的高校海外傳播是指高校利用大衆傳播和人際傳播等手段進行的,有利于塑造自身形象、提升國際影響力、加強與海外交流和溝通的一切傳播活動。這一傳播活動的主體是高校,所關注的焦點是海外信息傳播對國內高校辦學和發展的重要影響。[1]簡言之,通過有效的海外傳播活動,高校能夠提升自身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高校海外傳播之重要性

    1.高校海外傳播是中國對外傳播的重要組成部分。众所周知,高校建设从来不是一个闭门造车的过程,与国外保持良好的交流与合作是高校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因此,高校的海外传播构成了中国对外传播的一个侧面。同时,根据传播学的学科划分,对外传播属于国际传播学的研究范畴,而国际传播的基本主体是国家,因此对外传播是与国家战略密切相关的。[2] 2018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新形势下宣传思想工作15字使命任务: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在海外传播工作方面,要求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向世界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因此,新形势下的高校海外传播在国家对外传播的战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对讲好中国故事、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具有重要意义。

    2.高校海外傳播是中國教育走向世界的助推器。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教育事業取得了曆史性的成就、發生了曆史性變化,總體發展水平已進入世界中上行列,在開創新時代高等教育新局面、開辟新時代高等教育新境界的曆史使命中寫下有力的“奮進之筆”。在此契機下,加大高校的海外傳播力度能夠爲樹立中國高校品牌、建設中國高等教育的國際形象,進而爲中國教育走向世界舞台營造良好的國際輿論氛圍。與此同時,通過海外傳播,中國高校也能夠憑借自己的經驗爲世界教育提供“中國方案”與“中國智慧”。

    3.高校海外傳播也是中國引領全球化實踐的有機組成部分。面對危機頻發的西方主導的全球化,中國以負責任大國的姿態積極引導新一輪的全球化。“一帶一路”倡議、建立亞投行、中非合作論壇等一系列舉措顯示了中國期望與世界合作共贏的信念。而與他國的交往必然離不開民心相通的基礎,高校作爲高知人群的聚集地對于中國與各國之間高層次人才的交流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高校是每個國家孕育未來精英人才和社會中流砥柱的搖籃,加強高校之間的人文交流將有助于未來各國積極參與新一輪全球化。因此,大力推進高校海外傳播建設,尤其是發揮新媒體的傳播力量,是推動各國高校與中國高校進一步合作交流進而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必要手段。

    中國高校海外傳播之現狀

    1.從傳播者的角度來看,國內高校的海外傳播意識較國外一些高校來說明顯較弱,對于海外傳播的認識明顯不足。一方面,大多數高校沒有認識到海外傳播的重要性,在將大量精力投入科研教學並且取得系列成果的同時,沒有做好對外傳播工作,以至于辦學成果與國際影響力的提升相割裂。另一方面,一些高校即使考慮到了海外傳播的必要性,也仍然把重心放在國內傳播上,以至于出現“國內傳播熱火朝天、海外傳播無人問津”的現象。[3]

    2.從傳播渠道的角度來看,國內高校沒有搭建起海外傳播的有效渠道。一方面,主观认识不足;另一方面,客观条件有限。事实上,當前的世界信息传播格局依然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主导的。在大众传媒方面,我国的主流媒体并不是世界的主流媒体,如何利用我国主流媒体和世界主流媒体提升高校的海外影响力仍然需要探索。在新媒体方面,以Facebook、Twitter、Instagram为代表的美国社交媒体依然占世界主流,而大多数国内高校没有充分利用这些网络新媒体进行海外交流,与日、韩高校相比传播力明显较低。

    3.從傳播內容的角度來說,總體上國內高校還沒有摸索出一套成熟的海外傳播機制。根據相關學者的研究,許多高校都開通了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賬號,但大多數沒有得到官方認證,內容的年均發布量也極少,且內容沒有引起國外網友的興趣。[4]這反映出我國高校在海外傳播內容方面還缺乏足夠的實踐和認知。

    4.從受衆的角度來說,我國高校在海外傳播過程中仍缺乏對受衆的分析研究。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受衆不再是過去的單向傳播的被動接受者,而是傳受一體化的主體行動者。受衆可以通過網絡媒體發出自己的聲音並參與輿論的生産,因此把握受衆使用媒體的心理對于傳播來說至關重要。而目前國內大多數高校僅僅將海外傳播當成國內傳播的海外版,而較少考慮國外受衆的特點和跨文化的情境、較少仔細分析海外受衆的心理和興趣,因而海外傳播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

    5.從傳播效果的角度來看,很顯然目前我國高校的海外傳播效果甚微。正因爲傳播中前四個環節的缺位,導致了傳播效果的不佳。理論上,傳播效果依照發生的邏輯順序或表現階段可以分爲三個階段,分別是:認知層面、心理或態度層面、行動層面。如果沒有外部信息的輸入導致認知層面的變化,就不會産生情感或觀念的改變,也就不會引起實際行動上的變化。同樣,在高校海外傳播的過程中,不投入相應的人力、物力、財力,不重視信息的生産和傳播,就無法對國外人群産生直觀的影響力。

    總的來說,我國高校的海外傳播建設處于起步階段,在傳播主體、傳播渠道、傳播內容、受衆分析和傳播效果等方面都不夠完善,因而有著非常大的進步空間。

    國外高校海外傳播之概況

    了解了國內高校的海外傳播狀況,讓我們再把目光轉向國外高校。美國作爲久負盛名的教育大國,其海外傳播建設也是遙遙領先。

    1.美國高校的海外傳播依托于美國公共外交和戰略傳播的總體框架。自冷戰結束以來特別是“9·11”事件之後,美國致力于文化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輸出,形成了以美國國務院分管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務的國務次卿爲具體職能領導的龐大機構。其下屬部門之一—教育與文化事務局主要負責國際交流交換項目,目的是通過學術、體育、文化等交流形式,促進各國人民對美國的認同。該局下設7個辦公室。其中,學術交流項目辦公室提供博士水平和其他專業水平的國際學習和研究,代表項目有富布賴特項目,通過扶持和引導學術交流活動爲美國高校的海外傳播提供了便利。此外,全球教育項目辦公室負責管理並支持教師、學生和非學曆專業人才的交流,也通過各種方式促進了世界各地高校與美國高校的合作,從而推動了美國高校的海外傳播。[5]

    2.美國高校的海外傳播也依靠自身的整體性傳播策略。一方面,美國高校通過線下活動擴大在海外的影響力;另一方面,美國高校也積極開展線上傳播,即利用新媒體塑造自身形象。

    线下活动方面,美国高校通常通过成立海外中心或合作办学等“实体”方式扩大海外交流与传播。例如:美国著名高校芝加哥大学目前已在巴黎、德里、北京、香港成立海外中心。在接受人民网的专访时,芝加哥大学校长罗伯特·吉米尔(Robert J.Zimmer)也提到,芝加哥大学的教育项目遍布全球每一个大洲。而北京中心的成立则是该校为提升自身国际影响力而迈出的雄心勃勃的一步。其他学校的海外中心,如哈佛大学上海中心、耶鲁北京中心、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等的成立不仅有效地促进了中美之间的高层次学术交流,而且也提升了美国高校在中国的影响力。像昆山杜克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合作办学的范例更是美国高校扩大影响力、输出美国文化的有效手段。

    線上傳播方面,美國高校能夠利用得天獨厚的信息傳播優勢向世界傳遞其文化理念。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從20世紀的世界信息與傳播舊格局到當今的網絡空間新秩序,盡管發展中國家在其中的地位有所提升,但以美國爲首的西方發達國家依然占據著主導話語權。不管是在信息傳輸設施層面,還是在信息軟件運行層面,抑或是數字內容服務層面,美國都占據著絕對的優勢地位。[6]以網絡空間中的數字信息內容服務系統爲例,世界第一大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的用戶量在2018年初已經超過了21億人,用戶遍及世界各地,而其他主流社交媒體,如Instagram的月活躍用戶數截至2018年6月也達到了10億人。如此龐大的受衆群再加上在全球如此廣泛的分布,給美國高校利用社交媒體進行海外傳播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以哈佛大學的線上傳播爲例:截至2018年11月,哈佛大學在Facebook上的粉絲數爲526萬,總點贊數達到了530萬,在Instagram上的粉絲數爲96.7萬,而在Twitter上的粉絲數爲89.9萬,遠遠超過其他美國高校;這些社交媒體平台每天都會進行內容的更新,推送的主題一般圍繞能夠激起人們興趣、引發討論的學術成果、校園生活或重大活動。不僅如此,哈佛大學還注意到了傳播的本土化,如它在中國開設了微信公衆號來進行宣傳推廣,盡管該嘗試並不算成功。可以說,哈佛大學在美國高校的線上傳播中扮演著領頭羊的角色,是高校海外傳播的典範。其他學校的例子也表明:美國高校充分利用了“本國即世界”的網絡傳播平台,同時憑借自身教育資源的優勢地位,塑造了擁有嚴謹學風和自由校風的學校形象,進而向世界傳達了美國的價值觀。

    除了美國,我們也應當關注與我國教育水平相當的一些國家,如鄰國韓國和日本等。根據北京師範大學相關研究機構發布的《2017中國大學海外網絡傳播力》報告,與日韓和我國港澳台地區高校相比,我國內地高校整體傳播力得分較低,主要體現在社交平台上,傳播力低的主要原因是活躍度低、粉絲量少。[7]

    3.國外一些高校之所以在海外傳播工作方面頗有成效,是因爲它們也沒有忽略細節的重要性。它們往往很重視學校官網的建設,尤其是英語網站的建設,因爲官網是學校的一扇窗口,一個精美而實用的網站頁面會令國外受衆的好感度倍增。許多高校爲了提升國際影響力,會采取一系列措施提高學校在排名中的位次。除此之外,高校每年的海外招生活動也是塑造本校文化、擴大海外影響力的有效渠道。

    中國高校海外傳播開展之對策

    在分析了中國和國外高校的海外傳播現狀以後,我們將從以下幾個方面對中國高校海外傳播的未來發展提出建議:

    1.就傳播者而言,中國內地高校需要進一步加強海外傳播意識,將提升海外傳播力作爲國際化發展戰略的重點。根據相關研究,我國內地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京大學、複旦大學等傳統綜合性高校和語言類大學的對外網絡傳播力相對較高,因而其他高校亟須加入到海外傳播建設的行列中來。[8]而要加強高校的海外傳播意識:一方面,內地高校需要向在此方面做得好的海外高校“取經”;另一方面,各高校要深刻認識到高校的海外傳播與國家的戰略傳播之間的密切關系。做好高校的海外傳播不僅是提升自身國際影響力的必要手段,而且也是配合國家塑造國際形象的必然要求。

    2.就傳播渠道而言,中國高校應當從人際傳播、大衆傳播和新媒體傳播方面入手,做到點面結合、渠道暢通。從人際傳播的角度看,留學生是海外傳播的重要載體,因而高校應充分重視留學生這一特殊群體的力量,通過加強師生間的交流、關注他們生活或學習中的問題、開展國際文化節等一系列交流活動來促進留學生對于學校和當地文化的理解與認同,從而使留學生更好地成爲聯結中外的橋梁。在大衆傳播方面,高校可以積極聯系國內和國外的傳統主流媒體,如報紙、期刊、廣播、電視等,通過與主流大衆媒體的合作來增加學校的曝光度,進而爲提升國際影響力打下堅實的基礎。在新媒體傳播方面,中國各高校應充分利用互聯網來實現與世界各地的交流,包括對Facebook、Twitter、Instagram、YouTube等社交媒體平台或網站的使用,以及對維基百科英文詞條的創設編輯等。事實上,這三種傳播的類型並不是截然分開的,如果能做到相互配合乃至融合,將大大提升高校的海外傳播力。

    3.就傳播內容而言,各高校應該設立專門的海外傳播機構來推進傳播內容的建設。事實上,傳播內容的質量在很大程度上又取決于傳播人才的質量,因此需要高校采取有效措施,大力培養既了解高校情況,又熟悉海外受衆、精通外語與傳播的複合型、專門化的海外傳播人才,並通過建立培養、選拔、管理和激勵機制,加強高校海外傳播隊伍的建設。[9]目前,清華大學設有海外宣傳辦公室,北京大學正在試運行海外傳播中心,這些都是有益嘗試。而要全面提升中國內地高校的海外影響力,就需要更多的高校認識到這一點並積極參與進來,以專業的態度創造優質的傳播內容。

    4.就傳播的受衆而言,高校海外傳播應充分考慮國外受衆的信息接收習慣。以他們能夠理解的方式及時傳遞學校的信息,並與國外受衆展開有效的交流。事實上,了解受衆也是生産優質傳播內容、做好海外傳播工作的前提之一。

    5.就傳播效果而言,我們應明確:海外傳播不是一項短期的工作。看待高校的海外影響力不能只看短期的、即時的效果,而要以長遠的、發展的眼光去組織海外傳播工作。建立起內地高校在全球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使我國成爲名副其實的教育大國。

    总之,高校的海外传播是配合国家战略并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开展的。增强高校海外传播力不仅是高校自身的需求,更是讲好中国故事、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的必然要求。因此,大力推进我国高校的海外传播建设是一项必要而紧迫的任务,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作者:罗玲 杨佳艺,单位:罗玲,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杨佳艺,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參考文獻:

    [1][3][9]鐵铮,夏宇鵬.著力增強高校海外傳播力[J].中國高等教育,2017(2):50-52. 

    [2]程曼丽,王维佳.对外传播及其效果研究[M].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3.

    [4]張洪忠,方增泉,祁雪晶,等.“雙一流”戰略背景下中國高校海外網絡傳播力分析[J].情報工程,2017(5):21-32. 

    [5]王維佳,翟秀鳳.美國政府是怎樣輸出價值觀的[J].紅旗文稿,2016(2):33-36.

    [6]崔保國,孫平.從世界信息與傳播舊格局到網絡空間新秩序[J].當代傳播,2015(6):7-10.

    [7][8]《2017中国大学海外网络传播力》报告发布 清华北大南大领先内地高校[J].新经济导刊,2018(Z1):23.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