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北京“高精尖”産業發展的現狀與對策研究

    發布時間:2019-06-11 作者:吳愛芝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疏解非首都功能、提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大力發展“高精尖”産業是促進北京建設全球城市的重要抓手。北京堅持“10+3”高精尖産業發展政策落地,基礎研究、關鍵核心技術領域取得突破進展,科技創新推動高精尖産業發展的貢獻率不斷提高,高技術新産業推動北京經濟快速發展,但科技創新産業集群有待進一步培育。爲此,應努力實現創新鏈與産業鏈有機協同,促進京津冀産業協同發展,科技創新支撐首都“高精尖”經濟結構,明確新一代信息技術等十大“高精尖”産業發展思路。

    關鍵詞:科技創新;“高精尖”産業;發展策略

    2017年12月,北京市根據黨的十九大發展要求,以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提升發展水平爲根本要求,以創新驅動爲導向,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選取新一代信息技術、集成電路、醫藥健康、智能裝備、節能環保、新能源智能汽車、新材料、人工智能、軟件和信息服務以及科技服務業十個産業作爲重點發展高精尖産業並分別編制指導意見。本研究立足于北京“高精尖”産業發展成就及存在問題,給出北京“高精尖”産業發展的相關策略。

    北京“高精尖”産業發展現狀

    北京始終堅持創新驅動經濟社會發展,堅持服務國家戰略需求,立足首都功能定位和非首都功能疏解,堅持“10+3”高精尖産業發展政策落地,推動“高精尖”産業快速發展。

    1.基礎研究、關鍵核心技術領域取得突破進展。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中,北京市2016年的“大亞灣反應堆中微子實驗發現的中微子振蕩新模式”、2017年的“水稻高産優質性狀形成的分子機理及品種設計”,以及2018年的“量子反常霍爾效應的實驗發現”,連續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同時,高校在醫藥健康産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産業、新材料産業、智能裝備制造業等重點發展領域不斷産生代表性獲獎成果,推動高精尖産業加速發展。例如:梅宏院士的“雲—端融合系統的資源反射機制及高效互操作技術”項目,消除系統源碼、數據庫表、後台權限、原開發團隊等“白盒”依賴,提出顛覆式互操作技術途徑—“黑盒”思路,發明了人機協同的互操作接口自動化生成方法。重大基礎研究成果不斷提升北京科技創新能力,推動北京建設全國科技創新中心的地位不斷上升。

    2.科技創新推動高精尖産業發展的貢獻率不斷提高。索羅(Solow,1957年)把科技進步作爲外生變量從生産函數中分離出來,認爲總産出是由勞動量投入、資本投入和技術進步三大方面組成[1],之後衆多學者也意識到技術進步對于經濟增長産生的影響,並開始不斷深入研究科技創新對經濟發展轉型升級的影響。過去二十年,北京地區經濟增長最大的推動力從資本轉向全要素生産率,全要素生産率的貢獻率已經超過50%,科技創新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越來越重要[2]。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院長喬傑院士在《臨床醫學科技創新與轉化》的主題演講報告中提出,科技創新給醫療事業帶來新的機遇,3D打印、移動健康、人工智能、機器人、大數據、物聯網、互聯網等行業不僅改善患者就醫服務體驗,而且還大幅降低醫院運行成本和市民健康成本,社會整體效益也不斷提高。

    3.高技術新産業推動北京經濟快速發展。以“高精尖”産業爲代表的高技術新産業快速發展,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新經濟實現産業增加值4,707.2億元,占全市GDP的比重在1/3左右,且增速高于GDP增速。規模以上互聯網信息服務業、互聯網數據服務業、軟件開發服務業企業收入分別增長32.8%、83.6%和22.4%;智能産品、高技術産品生産增長較快,智能電視和集成電路産量分別增長3倍和26.5%[3]。與此同時,北京市依托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將高技術産業的成果和專利在北京16區實現就地轉化,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已經成爲“高精尖”産業主陣地,投資聚焦高精尖項目,77.6%的內外資項目投資投向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智能裝備、汽車産業等開發區主導産業[4]。

    4.科技創新産業集群有待培育。盡管北京的科技創新産業初步形成了産業規模,但在創新鏈、産業鏈、功能鏈等方面的合作融合仍不夠充分,科技創新資源對地區技術轉移及支撐産業發展能力不足,輻射能力依然有限。由于北京所處的京津冀區域內部有創新能力的産業鏈條及産業集群不多,在現代服務業、智能制造業等“高精尖”産業的産業鏈延伸方面還比較欠缺。雖然部分“高精尖”産業已經嵌入國際産業供應鏈,但尚未形成具有自主創新能力的以本地企業爲核心建立起來的區域完整産業鏈及創新鏈以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規模化創新産業集群。

    未來北京市“高精尖”産業發展的策略研究

    1.創新鏈與産業鏈有機協同,增強“高精尖”産業自主研發能力。北京建設國家科技創新中心,同時肩負著引領創新型國家建設的重任,首都北京理應成爲我國自主創新的策源地和示範區,知識創新與技術創新的發動機,爲實現創新型國家建設和《中國制造2025》的目標提供有力支撐。創新鏈與産業鏈有機協同的“雙鏈”融合已成爲上海高技術産業化的關鍵戰略[5]。創新鏈與産業鏈融合分爲兩種模式:一種是創新鏈推動産業鏈融合,邏輯在于技術創新催生産業發展,然後兩者相互促進;另一種是産業鏈拉動創新鏈融合,邏輯在于當産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後加入技術創新,然後實現相互促進和融合。目前,我國的基礎研究與原始創新能力仍有很大提升空間,創新鏈關鍵環節與核心領域大多數還掌握在發達國家的手裏,“高精尖”産業要實現快速而健康的發展,有賴于衆多創新要素的相互協作與相互促進,不僅要將一系列創新資源高效配置到“高精尖”産業的核心問題和關鍵領域的研發環節,而且還應提高産業企業對新知識、新技術的吸收和再轉化能力,不斷提高“高精尖”産業的自主研發能力。

    2.依托區域資源與産業優勢,促進京津冀産業協同發展。紐約、東京、倫敦等國際大都市的發展經驗表明:大都市的産業體系建設發展應在其周邊比較大的空間尺度進行産業分工與統籌規劃,借助一定規模範圍的地域空間位載體,不斷實現現代高端産業的培育、成長和發展。依據發展曆程,國際科技創新城市的發展有四種類型:“綜合型+集中型”“綜合型+分散型”“專業型+集中型”“專業型+分散型”。其中,“綜合型+分散型”的代表性城市是倫敦、東京。北京與倫敦、東京均爲首都和國家科技創新中心,其發展離不開周邊的首都區域。因此,“綜合型+分散型”的發展模式也是北京未來科技中心建設的目標與方向。北京“高精尖”産業的快速發展需要在京津冀地區尋求合理的功能布局,促進和帶動京津冀地區的協同發展與結構升級[6]。

    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到國家戰略,在構建産業合作機制、引導重大項目布局、共建産業園區等方面取得顯著成就。伴隨著北京進入後工業化階段,京津冀區域産業結構不斷優化升級,現代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已經成爲區域産業協同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7],北京“高精尖”産業的發展必然離不開周邊天津與河北地區的強有力支撐。同時,北京建設全國科技創新中心的戰略定位,涉及到包括科技成果應用在內的各個方面和各個環節,在産業模式上不僅僅有基礎研究,而且還承擔原始創新、高技術研發以及建設企業研發總部基地的重任。從“高精尖”産業的空間布局上而言,建設北京科技創新中心除了要在“三城一區”的科技創新主平台進行發展與建造,還應依托區域資源與産業優勢,在整個京津冀區域進行創新産業集群的發展與統籌。

    3.科技創新支撐首都“高精尖”經濟結構。北京要建設“高精尖”經濟結構,應明確科技創新的基礎和重要支撐作用。針對“高精尖”産業鏈中的發現、發明以及發展三個環節的具體任務,進一步集聚和高效利用科技創新資源,拓展技術發展深度,打造高技術産業鏈,發揮區域優勢,促進科技成果對産業的支撐和帶動作用,重點發展以新一代信息技術、醫藥健康、新材料等爲代表的戰略性新興産業,推動科技服務業和金融服務業的再提升,從而形成利用現代科技創新手段,促進北京科技與“高精尖”産業發展緊密融合,提升現代産業核心競爭力和高端化城市品質,落實科技創新鏈條在不同空間尺度的落地、形成“高精尖”産業集聚,最終實現經濟轉型升級與綠色低碳發展的雙贏,建設首都“高精尖”經濟結構。

    4.宏觀布局和微觀落實“高精尖”産業發展。目前,北京市已經就十大“高精尖”産業的區域布局、發展方向和理念等方面進行了詳細解讀,從土地、財政和人才等方面給出政策支持,未來應該從宏觀上進行全面科學的頂層設計和區域布局,依托中關村科學城、未來科學城和懷柔科學城,建立一批創新型産業集群和示範區,壯大發展科技服務業,鞏固提升新一代信息技術、集成電路和人工智能産業發展,著力推動智能裝備快速發展,夯實壯大醫藥健康産業,重點培育新材料與新能源産業,積極培育節能環保産業。

    一是引領全球行業發展的行業:人工智能和集成電路産業。應借助先發優勢和發展動能,占據全球發展的前沿領域。建設世界一流的國家級集成電路創新平台,鼓勵企業和高校科研團體積極參與國家科技計劃和重大項目,在核心技術和關鍵領域取得突破;建立集成電路設計産業服務體系,完善中關村集成電路設計園等公共服務平台功能。鼓勵國外人工智能企業和科研機構在京設立基礎研究院和研發中心,建立一批專業化、開放化的人工智能新型研發機構,以及跨區域人工智能創新資源服務平台。

    二是夯實行業發展基礎地位的行業:軟件和信息服務産業、醫藥健康産業和新能源智能汽車産業。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解决“缺芯少魂”问题,北京要建设软件“强基”工程;推动基础软件先进制造创新中心建设,大力发展面向新型智能硬件的基础软件平台。支持国际顶尖研发机构、跨国医药企业研发中心在北京设立总部,资助高校科研机构、企业甚至是国外研究中心联合建设国际领先水平的开放实验室和创新中心;支持医药创业孵化器、实验动物服务平台、医学工程转化中心等建设;面向重大关键技术问题,创建一批医疗产业创新中心、高精尖设计中心等创新载体。依托亦庄、 顺义和房山三大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推动传统汽车与新能源汽车共平台开发及新能源汽车全新平台产品开发,推动传统自主品牌汽车向智能网联化、电动化方向转型升级。

    三是內部産業結構不斷調整的行業:智能裝備産業、新材料産業、科技服務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産業和節能環保産業。北京在这几个行业中已经具有较好的发展基础和研发优势,既包括传统行业的高端部分,也包括新兴产业的高端部分,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引擎,应借助當前政策和资源优势,紧紧围绕高端环节,积极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加强关键技术研发及核心装备研制,提升核心技术和关键环节的产业化能力,推动自主品牌同国际先进水平接轨。加强各行业发展的智能化、低碳化,建立北京“高精尖”产业集群。(作者:吳愛芝,单位:北京大学图书馆)

    本文系北京市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基于創新鏈與産業鏈融合的北京‘高精尖’産業發展策略研究”(項目編號:17LJC009)資助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1]Solow R M.Technical Change and the Aggregate Production Function[J].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1957(3):312-320.

    [2]北京科學學研究中心.北京經濟增長及結構特點分析[EB/OL].(2015-06-22)[2019-03-25].http://kw.beijing.gov.cn/art/2015/6/22/art_982_43501.html.

    [3]斯峒.高技術新産業引領北京新經濟[N].中國科學報,2018-08-16(8).

    [4]孙奇茹.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累计吸引投资近千亿美元 亦庄成北京高精尖主阵地[N].北京日报,2018-07-24(3). 

    [5]朱瑞博.“十二五”時期上海高技術産業發展:創新鏈與産業鏈融合戰略研究[J].上海經濟研究,2010(7):94-106.

    [6]吳愛芝,李國平.北京:打造國家中心城市多中心、網絡化空間結構[J].北京規劃建設,2017(1):11-15.

    [7]李國平.2019京津冀協同發展報告[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9:99-121.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