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儿童优先 筑基未来

    ——首屆中國兒童發展論壇舉行

    發布時間:2019-06-02 作者:張春銘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6 月1日,首届中国儿童发展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论坛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国儿童中心、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主办。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儿童优先 筑基未来”,分别就城市儿童、农村儿童、流动儿童、中职学生和特殊儿童等展开讨论。

    爲了每一個孩子的陽光起點

    70 年来,中国儿童生存和发展环境不断改善,中国儿童的教育、医疗、养育环境和发展机遇不断提升。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儿童优先”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使命与担当。

    “保障兒童發展,意味著進行人力資本的長期投資,這是一項回報率高、影響久遠的百年大計,必須優先考慮讓在農村的、處境不利的兒童充分享受到國家政策和社會幫助,爲他們創造公平的發展條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馬建堂說。

    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黃曉薇表示,婦聯組織將統籌協調各方力量支持服務家庭教育,促進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緊密結合、良性互動,合力幫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理事長李偉指出,中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進“脫貧攻堅”,並按照“兒童優先”原則,以健康和教育爲重點,大力開展貧困地區兒童成長早期幹預,取得顯著成就。

    “中國的兒童正生活在好的時期,但仍面臨快速城市化、老齡化和新技術快速發展的三重挑戰。多年來,基金會開展反貧困與兒童發展領域的試驗和研究使試驗地區兒童直接受益,部分建議已變成國家政策。未來,基金會願意繼續配合各相關部門,切實落實兒童優先原則,盡早邁向一個沒有貧困的未來。”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盧邁說。

    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兼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講話時指出,今天的兒童就是明天的中國,今天孩子們的模樣,就是明天共和國的模樣。爲兒童發展創造友好的發展環境,需要全社會共同關注,需要學校、家庭、社區攜手努力,更需要黨和政府在政策方面的頂層設計。

    校內校外攜手培養全面發展的新時代兒童

    李尚榮是《詩詞大會》第一季的選手,也是“別人家的孩子”,熟讀古詩文,5歲就已經認識了4000多個字。不僅熟讀《論語》、《孟子》等古代經典,而且還能學以致用,表達自己的觀點,被稱爲“國學小才女”。

    “現在尚榮自己學習很主動,有的時候我們得勸她多休息會兒。”葉愛文介紹了自己從女兒3歲起,引導女兒讀國學的曆程,葉愛文說,幼兒教育比較合適的方式是跟遊戲結合到一起,用有趣的方式陪伴孩子。

    北京四中原校長劉長銘說,適合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好的教育首先應該符合孩子的天性,符合人成長和發育的規律,說一個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肢體的發育、動作的發育很可能早于語言系統的發育,這就是天性。所以孩子在幼年的時候,特別是低齡的時候,我們學校的教育首先要符合這樣一個特點,就是讓小孩充分地動,讓他肢體獲得一個很好的發展。

    1.jpg

    劉長銘認爲,素質教育應該是學校教育促進人在四個方面的和諧發展。第一是生物性的構建,就是人作爲一種生物,他要運動,他的肢體要發育,他的動作要敏捷,他的各種感覺器官要非常敏銳,這都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我們應該創造各種的機會,讓小孩去動,包括動手。第二就是人格性的構建,人格性的構建就是讓他有一個主體的構建,認識到他與其他動物的區別,這是人安身立命在社會上立足的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當然也包括他的健康個性。第三是社會性的構建,他要學會表達、學會溝通,學會與人相處。第四,非常重要的就是工具性的構建,今天我們培養學生各種能力、掌握人類的知識等等。學校教育兼顧了,或者是全面地考慮到了,促進了人這四個方面的發展,這就是很好的教育。

    2.jpg

    除了校內教育,校外教育也是兒童培養中不可忽視的一部分。中國兒童心黨委書記叢中笑認爲,校外的活動在孩子的成長中可以發揮四點作用。第一是要制造快樂,我們說校外就是孩子玩的地方,孩子寓教于樂之中,首先他是高高興興的,不能來了還是一種愁眉苦臉。第二應該有一個恢複功能,因爲在學校裏邊有很多的學習壓力很重,他有一些情緒,他有一些不快樂,所以在校外要恢複它一些功能,而恢複孩子的這樣一種能量的過程,實際上最好的方式就是體育、藝術,這樣開闊的文化,這些方面都非常有作用。第三要交友,在課堂上可能有紀律更多的要求,他更加系統規範,而校外是一種非規則、非正式的這樣一種教育方式,所以孩子是互相交友,就可以交很多的好朋友。最後,它應該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兒童在校外應該是不同于學校的,他參加一些比賽或者參加一些劇目的表演,他去攀登,他甚至去走長征路,這些方面就給他一種全新的體驗。所以校外是更強調通過活動來教育孩子,通過實踐來育人。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保障民生‘七個有所’的明確要求,其中,‘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和‘病有所醫’是直接關乎中國兒童發展的三個關鍵點,都做出了帶有前瞻性的重大部署,如何把這些重大部署落到實處,需要花很大力氣。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秘書長,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張力說。

    山村幼兒園守護農村貧困兒童的公平起點

    在成为山村幼儿园教师志愿者之前,王玉兰曾想过,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没想到这一坚持,就是10年。王玉兰,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芦花乡希望山村幼儿园的老师。10年来,从最初的巡回早教点,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到现在标准化的乡村幼儿园,王玉兰见证了乡村學前教育的发展。

    讓王玉蘭堅持做山村幼兒園教師的動力,是王玉蘭在和孩子、家長相處的過程中,有了感情,舍不得孩子們。王玉蘭也看到了山村幼兒園帶給孩子們的變化。

    王玉蘭帶的第一屆,有個小倩的孩子,是爺爺奶奶帶大的,每天上學不知道洗臉,到了學校,一不如意就會躺在地上打滾。王玉蘭慢慢教給小倩一些生活規範。引導小倩畫畫、遊戲。十年來,王玉蘭也一直關注著小倩的成長,還和小倩父母、小學和中學的老師聯系,詢問小倩的情況。令她欣慰的是,現在已經上初二的小倩,在學校表現很優秀。

    “像小倩一樣,山村幼兒園改變了很多貧困地區孩子的命運。”王玉蘭說,如果小倩當時不上幼兒園,直接上小學,沒有在幼兒階段培養各種習慣,肯定和其他小學生有差距。有可能長大後找個人嫁了就是小倩一生的命運,但是現在小倩有了很多種可能。

    “上了山村幼兒園之後,小倩一家也感到山村幼兒園可能改變他們一家的命運。”王玉蘭說。

    3.jpg

    部分山村幼兒園的孩子們來到北京過“六一”

    “山村幼儿园计划”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于2009年发起的一项社会试验项目,目的是探索符合中西部山区特点的學前教育普及方式,服务最底层20%儿童的學前教育。项目主要做法是:在试点地区招募符合条件的幼教志愿者,将村里闲置房舍资源布置为活动场地,志愿者经过培训后以“送教入村”方式为幼儿就近提供早期启蒙教育。

    2012年起,基金會將樂都的山村幼兒園模式推廣到貴州松桃縣、織金縣、劍河縣、湖南古丈縣、新疆吉木乃縣、山西興縣、甘肅華池縣、雲南南澗縣及河北大名縣等9省(區)19縣(市),每年受益兒童6萬多人。

    4.jpg

    山村幼兒園的老師和孩子們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在山村幼兒園的發展過程中,也有一些跟蹤統計數據。山村幼兒園的孩子,是村裏最貧困的家庭的孩子。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2017年的追蹤調查數據顯示,在青海省樂都區,60%以上的山村幼兒園受益兒童,在小學一、三、五年級的考試成績高于全區平均分,接近縣城公辦幼兒園畢業兒童超過平均分的比例,遠高于其它幼兒園和未上幼兒園的兒童超過平均分的比例。最突出的數據是在五年級,這批孩子的跟蹤數據顯示受過山村幼兒園教育的學齡前的這些孩子們,在青海樂都8000多名兒童當中,有80%的比例進入到了前25%。最貧困的孩子和縣城的孩子家庭環境和教育環境不一樣,但是因爲有了這個免費的村門口可以上的幼兒園,貧困家庭的孩子也可以跟縣城家庭的孩子拼一把了。

    5.jpg

    謝慧萍和幼兒園孩子在一起

    2012年3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实施。松桃苗族自治县山村幼儿园的谢慧萍老师,毕业于贵州铜仁师范学院學前教育专业,她在这个山村幼儿园已经工作了7年。从日计划到月计划,再到育儿知识、安全常识,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山村幼儿园已经构建了非常完善、规范的學前教育体系。谢慧萍也在和孩子们朝夕相处中,越来越喜欢自己的工作。现在,铜仁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91.7%。

    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秘书长陈鸣明2013年至2018年任职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期间,一直分管教育。他介绍,贵州坚决把教育作为脱贫攻坚重大举措,打好教育医疗住房“三保障”脱贫攻坚硬仗,构建“校农结合”“产教融合”的職業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入实施学生精准资助、办学条件改善、农村和贫困地区招生倾斜等“1+N”计划。优化教育结构和布局,前瞻规划布局城镇学校建设,运用大数据手段使农村获得更多优质教育资源,加快解决“乡村弱、城镇挤”问题。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學前教育营养改善计划,实施三年免费中等職業教育,对贫困家庭学生上高中、上大学免除学杂费,组织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全员培训,开办698个免费職業教育精准脱贫班,2018年实现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提前两年完成目标,率先在西部地区实现县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

    “贵州省坚持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持续压缩党政机关行政经费的6%用于教育事业发展,确保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减,确保按在校生人数平均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减,全省教育事业实现大踏步前进。” 陈鸣明说。

    促進流動兒童的社會融合

    這個六一,北京市朝陽區金盞鄉皮村同心實驗學校的孩子們,在釣魚台國賓館的舞台,表演了自己的節目《父母在哪,家在哪》。同心實驗學校是一所面向外來務工人員子女的學校,“父母在哪,家在哪”是流動兒童的心聲。隨著中國城鎮化的進程的加速,也同時催生了城鎮和鄉村之間兒童的流動。

    “2.8億農民工裏有51%的人是新生代農民工,80後、90後、00後,這51%裏其中大概50%是80後,43%是90後,剩下的是00後。如果我們把80後這些人,包括90後,他們都該有孩子了。什麽情況?我們曾經面臨的問題是第二代農民工,現在面臨的還有第三代的問題。在座的這些流動兒童是第三代,他們在城市還能回得去嗎?回不去了。”國家發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理事會長、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說。

    李鐵介紹:更新的變化是什麽?做2014年、2015年調查的時候,農民工舉家遷徙的人數是20%、30%。而現在,新生代農民工60%舉家遷徙。“實際上我們在城市生存的兒童,包括義務教育的和非義務教育階段的兒童數量非常大。義務教育階段的隨遷子女,教育部2018年統計是1400萬。”李鐵說,隨著人口增長、人口向發達地區流入,發達地區的公共服務的供給出現了嚴重的負擔。這裏涉及兩方面的問題,一個是否可以通過社會化解決,另一個是通過政府投資解決。

    “按照人口比例來算,蘇州是第二大移民城市,戶籍人口已經低于流動人口,在義務教育階段,53%的各方面教育資源是集中在流動兒童方面。與之對應的,在建學校方面,教師招聘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到2020年,蘇州計劃新建的托兒所、幼兒園,還有打工子弟學校的升級改造,都是圍繞著流動人口服務。”蘇州市副市長聶飙說。

    “流動兒童關系著城市的未來。很多人試圖站在關愛的角度談問題,但是事實上,應該從城市的角度出發,這些農民工的二三代是城市的未來。因爲他們在城市人口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高,他們是城市最穩定的、最富有活力的勞動者。北京戶籍人口老齡化率(60歲及以上)是24.8%,如果有外來人口就降到16.5%,上海戶籍人口老齡化率(60歲及以上)33.1%,加上流動人口的話會大幅度降低至22.3%。所以二代農民工已經大大降低了老齡化率,三代農民工就是城市最有活力的新鮮血液,如果這批人沒有受到很好的教育,特別是學齡前兒童。如果他們沒有受到很好的義務教育,他們在城市未來會成爲沒有受過教育的貧民,對城市只有帶來壓力和不穩定,所以我們要站在這個角度來看待流動兒童的教育問題,這一點對城市來說尤爲重要。應該把流動兒童的問題站在城市治理的角度、城市未來的角度去認識。”李鐵說,從中央政策的角度來講,只有提升了中國城鎮化水平,才能解決農村發展問題,才能解決城市的競爭力問題,才能解決創新載體問題。所有這一切都需要流動兒童要接受很好的教育,他們才能承擔未來的中國科技的創新,承擔著發展的創新。

    沈金花是同心實驗學校的校長,2005年從中華女子學院畢業,學社工出身的她選擇了做公益。2006年起,她開始擔任同心實驗學校的校長。在沈金花看來:現在,隨父母流動到城市的兒童年齡已經發生了變化,這些年齡特征的變化是適齡的義務教育兒童的人數已經在迅速地減少,而學齡前的兒童對于社區友好照護的需求、15歲以上兒童的社會化發展的需求開始明顯化。

    “5G、AI时代的到来对流动儿童产生的影响是什么?我们现在的这些探究和探索,回应到这些孩子们教育的当下,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一生的教育,我们能够起到什么样的影响?未来的时代已经到来了,我们可以做一些什么呢?我们觉得目前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孩子的视野不断扩大,让他们拥有更远大的理想,能够给孩子创设更友好的环境,培育我能行的力量感,创造一些家庭的连接和幸福,带给儿童更多的力量,增强自身内在抵抗力,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在流动儿童教育的路上,我们依然需要社会各界的力量,共同去努力。”沈金花说。(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张春铭)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