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孩子玩手機是利是弊?家長介入方式是關鍵

    《新媒體時代家庭媒介素養認知現狀調查報告》發布

    發布時間:2019-05-07 作者:彭詩韻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5月5日上午,由北京師範大學和中國倫理學會網絡倫理專業委員會主辦的第三屆網絡倫理論壇在北京師範大學舉行,論壇發布了《新媒體時代家庭媒介素養認知現狀調查報告》。

    爲了解當下家庭媒介環境和青少年媒介素養家庭教育的現狀,北京師範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研究院委托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選取北京市八所初級中學,針對初一、初二和初三的學生及其家長進行配對的問卷調查。研究院院長、中國倫理學會副會長于丹從新媒體使用的代際差異、家庭媒介環境對青少年新媒體素養的影響以及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青少年新媒體素養的影響等方面,介紹了《報告》所獲得的新發現。

    QQ图片20190507092011.png

    北京師範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研究院院長、中國倫理學會副會長于丹

    父母使用手机时间比孩子更长 子女上网主要解决学业问题

    調查顯示,7.2%的父母每天使用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網超過6小時,而每天上網超過6小時的子女比例僅占1.6%。超過半數家長每天上網超過1小時,比子女高出約40%。在使用時長上,數字化生存成爲父母常態,而子女的媒介使用時間在可控範圍內。

    QQ图片20190507092026.png

    在使用頻率上,61.8%的父母經常使用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網,經常使用筆記本或台式電腦上網的比例占34.7%,基本習慣以“豎”爲主、以“橫”爲輔的多屏生活。與父母相比,子女更擁抱“豎屏小時代”。58.5%的子女經常使用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網,比使用筆記本或台式電腦上網的比例高出37%。

    QQ图片20190507092040.png

    在使用動機上,在父母使用新媒體的主要目的中,位列前三的是:搜索信息、讀取新聞以及社會交往,而在子女使用新媒體的主要目的中,學校要求作業布置、娛樂和在線學習排在前三位。可見,父母上網主要是獲取信息和社交需求,而子女上網的主要目的是解決學業問題的同時尋求娛樂。

    QQ图片20190507092051.png

    在信息選擇偏好上,父母信息消費較爲均衡,社會新聞、時事政治、社教文化和綜藝娛樂都是父母偏好的浏覽內容,而子女更偏愛娛樂消遣性內容,綜藝娛樂所占比例遠超出其他方面的內容。

    QQ图片20190507092101.png

    關于媒介功能認知,父母的風險感知(對新媒體消極功能的認知)能力比子女更強,而子女更側重于對新媒體積極功能的認知。

    QQ图片20190507092114.png

    父母的积极性介入程度越高 子女的新媒体素养越高

    《報告》把家庭溝通類型分爲多元型、保護型、放任型和一致型家庭,分別對應不同的溝通模式。把父母的介入方式分爲積極性介入、限制性介入和共同使用三大類。研究發現,家庭媒介環境能夠對青少年新媒體素養産生影響。在鼓勵子女發表新構想、形成自己的立場,不必屈從權威的多元型家庭溝通模式和既注重父母與子女之間的和諧關系,又重視子女觀念的養成的一致型家庭溝通模式下,父母在子女新媒體使用上的介入程度更高。

    QQ图片20190507092127.png

    QQ图片20190507092139.png

    子女的信息反哺意願較強,但主動性有待提高。信息反哺簡單說就是子女幫助父母使用新媒體。父母的反哺接受行爲與父母的積極介入行爲呈顯著的正相關,即父母越願意接受子女的信息反哺,越願意在子女使用新媒體的過程中提供積極的使用指導。

    QQ图片20190507092149.png

    父母在子女新媒體使用過程中,限制性介入方式最多,共同使用方式最少。父母的積極性介入程度越高、與子女的互動越密切,子女的新媒體素養越高;父母的限制性介入程度越高,子女的新媒體素養越低。

    QQ图片20190507092201.png

    陪伴不等于溝通,新媒體時代需更注重親子交流

    關于家庭收入和居住地對父母新媒體功能認知的影響,《報告》提出,高收入家庭更強調對新媒體的風險(消極功能)認知,低收入家庭更平衡地看待新媒體“雙刃劍”功能;城鎮家庭相較于郊區家庭,更強調對新媒體的風險認知。

    QQ图片20190507092215.png

    父母與子女的互動時長對子女的新媒體使用時長及媒介信息處理能力有正向影響。于丹教授強調,家庭溝通環境中要注意“親子交流”和“親子陪伴”兩個概念的差異。親子交流涵蓋了跨時空的溝通與互動,雙方雖處于不同時空下,但交流可以在虛擬場域中進行;親子陪伴強調同一時空的互動,注重雙方的物理在場,但有可能産生無效陪伴。

    此外,青少年的年齡與新媒體使用時長負相關,即高年齡段的青少年在新媒體使用時長上自控力更強。青少年的新媒體使用頻率和使用時長與新媒體信息處理能力負相關,也就是說,青少年的新媒體使用應控制在合理的時間範圍內,否則“過猶不及”。

    QQ图片20190507092227.png

    《報告》針對當下家庭媒介環境現狀和提升青少年媒介素養面臨的問題給出了有效的解決途徑。“首先要明確家庭新媒體素養教育的側重點,以信息理解能力、預防網絡詐騙和信息獲取能力的教育爲重點;其次,要切實提升家長自身的新媒體素養,打通家校共育的新通道”;于丹表示,要引導孩子拓展新媒體信息渠道,防止過早陷入“信息窄化”;另外還要增加親子有效互動時間,共同營造親子共享新媒體的良好氛圍。

    QQ图片20190507092318.png

    嘉賓合影

    论坛围绕“赋权与赋能:新媒体时代青少年媒介素养反思”的主题进行了主旨演讲。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郝芳华,北京社会科学联合会党组书记、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主任张淼,中国伦理学会常务副会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李建华出席论坛并致辞,北京師範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研究院院長、中國倫理學會副會長于丹教授主持本次论坛。(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彭诗韵)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