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凝練教育扶貧的中國經驗

    發布時間:2019-01-15 作者:張曉京 來源:光明日報

    編者按

    過去的五年,中國有近6000萬人脫貧,相當于每3秒就有一人跨過貧困線。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先生曾經評價說,中國的減貧成就是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曆史事件之一。在中國扶貧開發攻堅戰中,教育扶貧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發揮了積極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扶貧必扶智”,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努力讓每一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等一系列重要論述指引了教育扶貧工作的有序開展。本文認爲,教育脫貧在創造備受矚目的“中國奇迹”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高校有必要從學術的角度梳理出教育脫貧的中國經驗,從而一方面促進高校研究紮根中國具體國情,另一方面促進探索形成符合中國實際的教育扶貧理論模式,並將其轉化爲切實可行的公共政策,讓具有中國文化傳統和制度特色的“中國故事”得到完整的诠釋和有效的傳播。

    1.教育扶貧爲何需要學術梳理

    在參與教育扶貧實際工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與成就巨大的脫貧攻堅實踐相比,對這一“中國奇迹”的學術關注尚需進一步加強,教育扶貧中國經驗的學術梳理尚需進一步凝練,教育扶貧相關研究成果的國際影響力尚需進一步提升。教育扶貧爲何需要學術上的梳理?

    首先,實現脫貧攻堅目標,需要更加強有力的學術支撐。由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平衡,貧困地區長期貧困的狀態,已經不再是經濟、文化等單一維度的問題,由貧困所派生的新的社會問題不僅成爲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障礙,也從局部影響著社會的和諧與穩定。教育,作爲解決貧困問題的手段與工具,其作用的發揮也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毫無疑問,針對貧困地區的貧困人口進行的財政上的教育投入與教育支持服務,對提高貧困地區人口的文化素質和勞動技能,轉變觀念,從而推動當地經濟社會的發展,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作用是不可忽視的。但教育扶貧作爲一種公共政策,如何保證其實施的針對性和有效性?面對中國巨大的區域差異,如何避免扶貧政策“一刀切”式的“簡單粗暴”,真正做到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要堅持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因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區別不同情況,做到對症下藥、精准滴灌、靶向治療,不搞大水漫灌、走馬觀花、大而化之”,教育扶貧的研究必須跟上。

    其次,我們的高校需要在這樣的研究中實現紮根中國大地辦大學。一方面,面向扶貧攻堅這一國家重大戰略需求,高校不僅應該肩負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深度參與教育扶貧的實際工作過程,還應該加強教育扶貧的政策研究、理論研究、應用研究,通過紮實深入的田野調查,持續跟蹤、多學科協作等方式,從點到面,從扶貧政策實施效果的量化分析,到某一地區教育扶貧模式的概括提煉,再到宏觀的教育扶貧政策與其他扶貧政策之間協調共進的理論分析,紮根中國具體國情探索形成符合中國實際的教育扶貧理論模式,並將其轉化爲切實可行的公共政策,所有這些工作都是紮根中國大地辦大學,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的題中應有之義。另一方面,在高校“雙一流”建設的背景之下,如何理解中國教育、中國學術的國際影響力是我們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簡單地以國際發文、國際排名這類指標作爲評價中國大學是否一流的傾向,偏離了中國大學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核心使命;而在國際主流學術圈圍繞中國問題的“失語”,又恰恰反映了學術界糾纏于所謂“國際慣例”,難以紮根中國實際、深刻關注中國問題、積極介入中國實踐,確立學術研究的“中國風格”與“中國範式”的尴尬境地。僅以扶貧研究爲例,目前教育扶貧研究的主要理論依據“貧困文化理論”“資源要素理論”“人力素質貧困理論”“系統貧困理論”均來自西方。國際反貧困研究學術圈中,主流研究機構、核心學者如諾貝爾獎獲得者阿瑪蒂亞·森、麻省理工學院反貧困實驗室創始人阿比吉特·班納吉、埃斯特·迪佛洛等,他們在世界各國開展跨國學術與實踐研究,形成了一個相對閉合的學術圈子。中國學者與其的機制性學術聯系尚不緊密,也因此導致中國聲音還非常稀缺,極具中國文化傳統和制度特色的“中國故事”還沒有得到完整的诠釋和有效的傳播。中國學術界在國際反貧困研究領域的概念供給、理論供給、模式供給明顯不足。

    最後,作爲一個擁有五千年文明史、14億人口的東方古國和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的扶貧實踐和政策選擇有其獨特的文化基因和體制特色,簡單地使用西方反貧困理論無法准確地解釋中國的貧困現象,因此也難于以此爲依據形成有效的政策設計。事實上,中國扶貧攻堅的生動實踐是極爲罕見的減貧案例,這一極具中國文化傳統和制度特色的“中國故事”由于學術界介入的不夠充分,特別是進入國際學術界主流的研究成果與理論框架構建還不充分,還沒有得到更好地诠釋和傳播。中國學術界基于中國扶貧實踐的系統理論梳理尚在路上,中國學者在反貧困研究領域的概念供給、理論供給、模式供給明顯不足是根本原因。

    2.用學術語言凝練中國經驗

    第一,高校應深入探尋中國教育扶貧成就的文化和制度因素,在深厚的文化傳承中尋找深植于中國人血脈中的文化基因,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深刻認識並從理論上诠釋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關于脫貧攻堅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述。

    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重要場合、多個重要時間節點和重要會議上反複強調脫貧攻堅對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大意義,強調“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強調“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脫貧攻堅已經到了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階段”,“所面對的多數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扶貧開發貴在精准,重在精准,成敗之舉在于精准”,“扶貧不是慈善救濟,而是要引導和支持所有有勞動能力的人,依靠自己的雙手開創美好明天”,“脫貧致富不僅僅是貧困地區的事,也是全社會的事”等等,都需要我們從理論上進行深入的理解和闡釋,從而進一步豐富中國共産黨作爲執政黨的、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社會治理理論體系。也只有在對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政策方略的系統總結和理論概括的基礎上,在對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論述的完整理解和理論解讀的基礎上,所謂基于中國脫貧攻堅實踐的理論供給、概念供給和模式供給才有源頭活水,彰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與文化自信才有實現的可能。

    第二,高校要面向中國脫貧攻堅的實踐,對脫貧攻堅的各項政策實踐,包括教育扶貧實踐經驗進行學理化的分析、闡釋與提煉,並努力構建帶有中國風格的、更爲成體系的扶貧理論體系是學術界回應國家重大戰略的一個方面。

    以教育扶貧研究爲例。教育扶貧作爲扶貧開發的一種方式,如何界定它的功能,怎樣在社會資源配置中發揮其效益,如何認識和處理在教育扶貧中産生的複雜的經濟社會現象?“扶貧先扶志”與“扶貧先扶智”如何在中國文化傳統中尋找其文化基因?另外,已有的研究主要從扶貧主體的視角出發,進行比較宏觀的政策研究,缺乏對扶貧客體的微觀關照,缺乏具體細致的實證研究。實證研究的缺乏,既對政策實施效果的評價出現偏差,也影響中國扶貧成就向外傳播的說服力和感染力。也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的研究團隊在開展教育扶貧研究時,選取比較具體的研究領域進行切入,其中一個研究課題是聚焦國家從2012年以來實施的面向農村和貧困地區招生的“國家專項”計劃,通過大量系統的調研,與相關貧困縣教育主管部門、各省市招辦、各有關高校、受益大學生群體協同,跟蹤政策實施的過程,從中梳理成績與問題,形成了比較完整的政策建議,提出了不使用“農村地區、貧困地區”這樣的區域概念,而代之以家庭年收入和所就讀學校教育水平爲衡量標准;鎖定資助對象的“精准人群定位”,加強報考指導和行政服務,給予有報考意向的受助者以相應的時間支持、行政支持和條件支持,打通政策精准執行的“最後一公裏”;高校應強化學生適應服務和各項指導工作,“招進來還要培養好”,做好受益人成長與發展的精准支持。

    第三,教育脫貧攻堅的精准實施,除了依靠一線管理者的“工作直覺”和工作經驗,學術界和教育專家還應該精准對接一線實際工作的迫切需求,設計、開發科學有效的操作工具,提供全方位的專業化指導,以保證政策實施有目標、有過程、有跟蹤、有評價,在實施—評價—調整—優化中形成科學的管理閉環。

    第四,鑒于脫貧攻堅工作的政策性強,敏感度高,涉及的各個領域,包括教育扶貧領域相關理論和應用研究,比如政策實施效果評價、操作模式總結等等,非高校和學者一己之力可以完成,因此需要在這一過程中構建政府—高校—社會組織—市場四維有效互動機制:政府有關部門可以甄選有研究基礎的高校與之合作,根據政策推進安排,提出研究清單,有序、分級開放相關數據,讓研究人員有米下鍋,按需做菜,對症下藥,在政策推進的過程中邊實踐、邊研究、邊評估、邊監測、邊校正,形成從實踐到理論,由理論反哺實踐的良性循環;高校在這一研究領域,更應開門做研究,踐行“腳底板下的學問”,面向脫貧攻堅一線,尤其是可以聚焦教育扶貧領域,面向各利益相關方,充分整合研究資源,發現真問題,開展真研究,形成有用、好用的對策性研究成果。

    第五,高校應充分利用“雙一流”建設的良好契機,積極開展圍繞減貧的國際合作研究,主動構建國際學術交流的平台,在與國際學術界充分交流、對話、合作的基礎上,凝練中國經驗的學術表達,充分展現中國學者與中國脫貧攻堅實踐相關的研究成果,逐步形成脫貧攻堅“中國智慧”在國際學術界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作者:張曉京,系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党总支书记兼副院长、研究员)

    链接  

    教育對中國脫貧奇迹的貢獻

    贫困是人类社会一直存在的共性问题之一。當前,全球仍有7亿多人生活在极端贫困当中,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为解决贫困问题都制定了相应的扶贫政策。从美国的《让每个孩子都成功法案》到巴西的《一切为了教育计划》,教育扶贫都成为对抗贫困的公共政策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扶貧開發走過了不平凡的曆程。1978年我國尚有2.5億貧困人口,經過40年的不懈努力,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被擺到治國理政突出位置,取得了巨大成就。根據聯合國發布的《2015年千年發展目標報告》,中國極端貧困人口2014年下降到4.2%,成爲世界上減貧人口最多、率先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國家。過去的五年,世界極端貧困人口從40%下降到10%,大多數貢獻來自中國。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中國作爲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一直是世界減貧事業的積極倡導者和有力推動者。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人民積極探索、頑強奮鬥,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在這一過程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形成了內涵豐富、思想深刻、體系完整的脫貧攻堅重要論述。

    中国扶贫开发攻坚战中,教育扶贫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发挥了积极作用。例如,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建档立卡工作,基本摸清贫困人口分布、致贫原因、帮扶需求等信息,并针对建档立卡户的具体情况,精准确定教育帮扶措施;再如,加大政府投入,保证贫困地区儿童接受學前教育和小学教育,截止2016年,在自然村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农户分别达到79.7%、84.9%;从2012年开始国家实施农村和贫困地区专项招生计划,包括国家专项、高校专项和地方专项计划三项,由部属高校和省属重点高校向贫困地区、农村地区学生投放专门的招生指标,以此提高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就读重点高校的比例,增加他们获得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机会。据统计,通过“专项计划”进入“双一流”高校的人数约为3.7万人,约占所有“双一流”高校招生总人数的10%。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