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回鹘:回旋輕捷如鹘

    發布時間:2018-12-07 作者:歐燕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摘 要:高昌故城位于新疆吐鲁番市以东约40公里处,是西域最大的古城遗址。九世纪中叶以后,漠北草原回骼汗国衰亡,西迁的一支在此建立了回鹘高昌国。1209年,回鹘高昌国臣服蒙古,并于十三世纪中叶以后遭到天山以北广大地区的蒙古游牧贵族多次进犯。这一时期,形成了以回纥为首的九姓回纥部落联盟,而回纥内部也由九个氏族组成,故有回纥外九部和内九族之说。然而, “维吾尔族是回鹘后裔”这一说法并没得到学术界的一致认同,多数学者倾向于认为回鹘是维吾尔族历史上的一段,即公元9世纪,回鹘迁到新疆后,融合当地的其他民族,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现在,西部裕固语中较多地保留了古代回鹘语的特征,东部则较多保留古蒙古语的特征。

    高昌故城位于新疆吐魯番市以東約40公裏處,是西域最大的古城遺址。九世紀中葉以後,漠北草原回骼汗國衰亡,西遷的一支在此建立了回鹘高昌國。1209年,回鹘高昌國臣服蒙古,並于十三世紀中葉以後遭到天山以北廣大地區的蒙古遊牧貴族多次進犯。戰爭持續達40年之久,高昌終于在戰亂中被毀。

    公元8世紀,蒙古草原上活躍著一個重要的民族,他們曾兩度幫助唐王朝平定叛亂,也和其他稱雄漠北草原的民族一樣,光輝閃耀一時。當時,這個民族被唐王朝稱爲“回纥”,後來又改爲“回鹘”。

    族源追溯

    據文獻記載,回纥是5世紀活動在北方的鐵勒部族的一部,鐵勒也稱敕勒或高車。南北朝時“北方以爲鐵勒,諸夏以爲高車、丁零”,隋稱爲“鐵勒”。

    “回纥”之稱見于唐代,但其作爲一個部族則始見于北魏,當時被稱爲“袁纥”。《魏書·太祖紀》載,登國五年(公元390年),太祖“襲高車袁纥部,大破之”。回纥是漢文譯名,史籍中有多種音似字異的寫法。北朝時稱“袁纥”“烏護”或“烏纥”,隋稱“韋纥”,唐稱“回纥”。

    根據近代發現的突厥文碑,一般認爲,“回纥”的意思是“聯合”。現存甘肅武威博物館的《高昌王世勳碑》講述了回纥對本民族起源的傳說:一天晚上,在禿忽剌河(土拉河)和薛靈哥河(今蒙古國色楞格河)之間突然出現了一棵樹,樹上長著一樹瘿,類似婦女懷身孕一樣,還經常發光。九個月又十天後,瘿破裂,從裏面出來五個嬰兒,其中最小的稱“兀單蔔古可罕”,長大後成爲回纥人的首領。五個嬰兒實際應該是五個部落首領,並從中選出一個作爲部落聯盟首長。

    回鹘汗國

    汗国初兴。公元6世纪末,作为铁勒部落联盟中两大部族之一,回纥居住在娑陵水(今蒙古国色楞格河)一带,首领为健俟斤,有强兵5万,人口10 万,逐水草而居,过着游牧生活。健俟斤死后,部众推举其儿子菩萨为首领,史称菩萨“劲勇,有胆气,善筹策,每对敌临阵,必身先士卒,以少制众”。当时,回纥对外有英勇善战、有谋略的菩萨进行征战,对内则有菩萨之母乌罗浑主持内部事务、处理各种纠纷。史书说乌罗浑“主知争讼之事,平反严明,部内齐肃”。在母子二人的经营下,回纥开始强大起来。

    貞觀元年(公元627年),菩薩率領回纥騎兵大敗東突厥軍,脫離突厥,菩薩稱“活颉得發”,在獨樂水(今蒙古國土拉河)一帶建立牙帳。公元629年,回纥向唐朝納貢,與薛延陀成爲這時期唐朝北方最強盛的部族。

    菩薩死後,吐迷度成爲回纥首領。貞觀二十年(公元646年),回纥聯合唐軍滅薛延陀國,吐迷度自稱可汗,並遣使入貢唐朝。唐以回纥爲瀚海府,拜吐迷度爲懷化大將軍兼瀚海都督。武則天時期,後突厥重新強大,盡取鐵勒故地,回纥不得不南遷至甘涼地區。

    興盛與衰亡。公元741年,回纥首領骨力裴羅趁後突厥內亂,聯合其他部落和唐軍出擊後突厥,占有突厥故地,建立牙帳。其地大概在烏德鞬山(今蒙古國杭愛山脈)和嗢昆河(今蒙古國鄂爾渾河)之間,控制範圍西達金山(今阿爾泰山),東接室韋,南跨大漠。公元744年,骨力裴羅稱“骨咄祿毗伽阙”可汗,唐朝封他爲奉義王、懷仁可汗。此後,回纥每年都向唐朝遣使納貢。這一時期,形成了以回纥爲首的九姓回纥部落聯盟,而回纥內部也由九個氏族組成,故有回纥外九部和內九族之說。貞元四年(公元788年),回纥合骨咄祿可汗上表唐朝,請求改回纥爲“回鹘”,取“迴旋輕捷如鹘”之意。

    8世纪末以后,回鹘内部纷乱不断。公元839年,回鹘宰相掘罗勿引沙陀兵攻击彰信可汗,可汗兵败自杀,国人又立馺特勤为可汗。此时,回鹘境内已连年遭遇天灾,疫病流行,牲畜大量死亡。公元840年,回鹘大将句录莫贺联合黠戛斯,以10万骑兵进攻回鹘,杀死可汗。征战中,回鹘各部向西、向南等方向逃散,回鹘汗國解体。

    與中原王朝的關系。與其他北方遊牧民族不同,回纥與中原的唐王朝關系一直不錯。自唐初以來,回纥都接受唐朝冊封,並出兵幫助唐朝滅突厥、征高麗、抗吐蕃。唐朝還開辟了一條從漠北到中原的參天至尊道,爲來往的使臣和官員提供方便。

    安史之亂中,骨力裴羅派兒子葉護率4000名騎兵幫助唐朝收複東京洛陽和西京長安,唐朝封葉護爲忠義王。此後,洛陽重陷叛軍手中,回纥再次出兵助唐將之收回,爲唐朝平定叛亂立下大功。此後,回纥與唐的關系更爲密切。

    回纥因助唐朝平亂,與唐王室世代聯姻。公元756年,回纥可汗認可敦妹爲女兒,並將其嫁給唐敦煌王李承寀。唐朝封可敦妹爲毗伽公主,又封爲王妃,回纥則封李承寀爲葉護。公元758年,唐肅宗將最小的女兒甯國公主,嫁給回纥葛勒可汗。這是中國和親史上中原皇帝第一次將親生女兒嫁給少數民族首領。公元788年,唐德宗第八女鹹安公主嫁骨咄錄毗伽可汗。公元821年,唐穆宗又將妹妹太和公主嫁給回鹘崇德可汗。回鹘解體後,太和公主被迎歸長安。由于與唐和親,回纥一直稱“世以中國爲舅”,與中原王朝保持良好關系。後來,回鹘在中亞建立喀喇汗王朝,仍自稱“桃花石汗”(中國天子之汗)。

    回纥與中原王朝的良好關系還表現在許多回纥人在唐朝擔任重要官職,爲唐王朝建功立業。回纥外九族之一契苾部的契苾何力,在唐貞觀六年(公元632年)和他的母親一起歸降唐朝,官至左衛大將軍,封涼國公,他的子孫也一直在唐朝任職。仆固部的仆固懷恩參與討伐平定安史之亂,官至尚書左仆射兼中書令、河北副元帥。渾部酋長渾釋之官至甯朔郡王,他的兒子則官至檢校司徒兼中書令、節度使、行營副元帥。

    民風民俗

    生活習俗。回鹘是遊牧民族,畜牧業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他們“居無恒所,隨水草流移”,牧養的動物主要是馬和羊,因此飲食以肉類和奶酪爲主,史載“肉飯酪漿”。

    後來,回鹘受漢族中原地區影響,食品中也出現了米、麥等。這些米、麥有些來自中原,有些則是回鹘自己種植。據《鐵爾痕碑》記載,回鹘也有一定的農業生産,“八(條河流)之間,那裏有我的牲畜和耕地”。回纥早期沒有酒,喝的是酪漿,即馬奶,但也有酒味,喝多了也會醉。進入中原的回纥人則經常喝酒。茶傳入回纥後,也很受回纥人的喜愛,在與唐互市中,經常用馬來和唐交換茶葉,史載“時回纥入朝,始驅馬市茶”。

    回鹘居住方式最初也是氈帳,後來在中原文化的影響下,出現了固定的建築,《磨延啜碑》裏說“我讓粟特人和中國人在色楞格建造了富貴城”。唐朝公主嫁到回纥,所居地爲可敦城,宋遼史籍載“河董城,本回鹘可敦城,語訛爲河董城”。

    回鹘人非常擅長騎射,故史載稱他們“善騎射”。首領菩薩便“嗜獵射”“,常以戰陣射獵爲務”。

    圖騰崇拜。回纥人最初的圖騰崇拜是狼。《烏古斯可汗傳說》講述了一個與此相關的故事:烏古斯可汗征戰出發前向戰士宣告“讓蒼狼作爲我們的戰鬥口號”,征戰時真的得到一只蒼狼指引。“烏古斯可汗起營上路了,只見隊伍前頭,走著一只蒼毛蒼鬃的大公狼。”烏古斯的子孫由此以飛鳥爲圖騰,他的幾個兒子又分別以白鷹、鹫、隼、青鷹、獵兔之鷹爲圖騰。合骨咄祿可汗改“回纥”爲“回鹘”“,義取迴旋輕捷如鹘也”,便是以飛鳥爲圖騰的一種反映。

    後裔何在

    汗国灭亡后回鹘的去向。据《旧唐书·回纥传》记载,回鹘汗國灭亡后,除有一部分部众投降黠戛斯后仍在原地游牧,其余各个部落四处流散。流散的方向主要有两个,一是南下,二是西迁。

    唐會昌元年(公元841年)“,有近可汗牙十三部,以特勒勤烏介爲可汗,南來歸漢”。十三部南下後,來到錯子山,烏介自立爲可汗。南下過程中,烏介從黠戛斯手裏奪得太和公主,向唐請求冊命。唐朝一邊冊立烏介爲可汗,准許他居住在大同川(今內蒙古烏拉特前旗北)一帶,一邊派使招撫回纥各部。烏介可汗後因向唐借兵遭拒轉而進攻唐邊郡,爲唐軍所破,烏介被其宰相所殺,余部依附于室韋,後被室韋七姓瓜分——“室韋分回鹘余衆爲七分,七姓室韋各占一分”。

    南下的另一部分回鹘以王子嗢沒斯等人爲首,歸降唐朝。歸降部衆組成歸義軍,嗢沒斯被封爲懷化郡王,任歸義軍使。唐朝幫助這部分回纥部衆建築房屋,並爲他們提供糧食。這部分回鹘部衆少部分隨軍征戰,大部分則被安置于中原各地。史載回纥“相次降于幽州,诏配諸道”,有部分還安排到了江淮地區,最終融入漢族。

    西遷的十五部以龐特勤爲首,“有回鹘相馺職者,擁外甥龐特勤及男鹿並遏粉等兄弟五人、一十五部西奔葛邏祿,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

    投吐蕃的一支經過今內蒙古額濟納旗的居延海,來到被吐蕃控制的河西走廊(今甘肅境內),和原居住此地的回鹘人彙合。後來,沙州的張義潮奪得河湟地區,回鹘依附于張義潮。10世紀初,河西的回鹘人建立了以甘州爲中心的河西回鹘政權,後爲遼所滅。

    安西指安西都護府,轄現在的新疆庫車縣。史載,另一支回纥部衆到達安西後,龐特勤“居焉耆城稱葉護,余衆保金沙嶺(天山博格達山或阿爾泰山),余衆二十萬”。公元857年,唐朝派使者前往,冊封龐特勤爲懷建可汗。公元866年,回纥首領仆固俊擊敗吐蕃,取得西州(今新疆吐魯番)、輪台(新疆烏魯木齊附近),建立以高昌爲中心的西州政權,即“西州回鹘”。《宋史》裏所稱的“高昌國”,就是西州回鹘。蒙古興起後,西州回鹘于1209年投降蒙古。

    古回鹘後裔今何在。有曆史學家認爲,回鹘後裔主要有兩支。一是維吾爾族。維吾爾是維吾爾族自稱“Uyghur”的音譯。《回纥毗伽可汗碑》載,回纥也是“Uyghur”。由此,可推斷兩者的淵源關系。西州回鹘投降蒙古後,元明時期被稱爲畏兀、畏兀兒、畏吾、委兀、委吾、輝和兒,等等,都是回鹘的音譯,屬于不同時期的不同寫法。然而,“維吾爾族是回鹘後裔”這一說法並沒得到學術界的一致認同,多數學者傾向于認爲回鹘是維吾爾族曆史上的一段,即公元9世紀,回鹘遷到新疆後,融合當地的其他民族,逐漸形成了一個新的民族。現在,關于維吾爾族源與回鹘的關系,仍然是學界爭論的焦點之一。

    二是裕固族。回鹘是甘肃裕固族的两大族源中的一支,另一支则是蒙古族。公元11世纪初,河西甘州回鹘汗國被西夏所灭,甘州回鹘各部分流散。史载,回鹘汗室氏族“药罗葛”“夜落纥”率部逃到沙州(今敦煌)以南、柴达木盆地以北一带游牧。《宋史·于阗传》曾记载,宋神宗年间,于阗使者说“去国四年,道涂居其半,历黄头回纥、清唐”。这里的“黄头回纥”指的便是上述回鹘部众。《金史·太宗纪》又称其为“沙州回鹘”。公元1226年,蒙古大将速不台攻下撒里畏吾特勤赤悯等部。“撒里”是突厥语地名,即汉文史料中的古沙州。蒙古将突厥语地名“撒里”和民族称呼“畏吾”连在一起便组成了“撒里畏吾”。元朝,撒里畏吾归服,属于甘肃行省。元朝中叶,宗王出伯长期镇守撒里畏吾地区,出伯所统领的蒙古部族与撒里畏吾人长期共居一地,彼此互相融合,开始形成新的民族特征。明朝时,这个民族被称为“撒里畏兀儿”,清时则称为“锡喇伟古尔”。现在,西部裕固语中较多地保留了古代回鹘语的特征,东部则较多保留古蒙古语的特征。

    (作者 欧燕 系云南民族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